魔术师VS巫师

上世纪80年代的1986年,美国著名魔术师大卫考柏菲在北京的万里长城上演了一幕肉身穿越长城城墙的魔术表演,轰动世界。笔者当时才20余岁,有幸看到透过电视机播出的表演,看后直呼不可思议,想不透他是怎样穿越城墙的,导致整晚失眠,数绵羊时总是不时穿插大卫穿越长城的精彩那幕。

光阴荏苒,31年过去了,今天有人破解他当年穿越长城的秘诀,终于知道了方法所在,但是青春已经不回来了。

魔术实际上就是一种以迷惑观众眼睛达到目的的表演艺术,魔术师凭着光影变化的作用,以及配合事先设计好的道具使用,创造出迷惑观众眼睛的违反物理现象或常识之外的事情,令观众感受到一种不可思议的惊叹冲击。

尽管魔术已被破解,但是作为娱众的一种表演,我们可以视之为艺术。能想出并成功迷惑观众的魔术,都是优秀魔术师们努力创新下的成果,是一种难能可贵的艺术劳动结晶。它不是包含恶意的欺骗观众的眼睛,而是善意且光明正大的欺骗观众的眼睛。被他成功欺骗的观众,也不会在事后骂他骗子或控告他,而是心满意足的接受被骗之事实,仅仅纠结于他那精湛的骗术是如何达到的。

刚才说了,魔术实际上就是一种以迷惑观众眼睛达到目的的表演艺术。观众付钱买入门票,然后魔术师才肯献出他的表演,这种言商性质强烈的交换条件乃普世之价值观。我们总不能骂魔术师爱钱吧?因为观众也极愿意花钱被骗啊!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这无可厚非的呀。观赏魔术表演实际是一种娱乐享受,所以谁会在乎被骗呢?我花钱买入门票的目的就是要你把我骗倒,如果骗不倒我,我还觉得不能值回票价呐!何况这种受骗的感受也无伤大雅,事后大家还会津津乐道魔术师的骗术高超!

魔术师是表演艺术者,那么巫师呢?巫师诳言自己是冥界的通灵者,打着能帮人转运除病的能力,实际什么也不是的神棍。大马的所谓“巫师王”,举凡国家发生重大事件,就会出来卖丑献陋,唯恐他国不知其笨!这种心态无他,只是想红而已!

从马航370失踪事件到金正男遭刺杀事件,都看见这个高龄70好几家伙的身影,总是拿着两颗椰子两条棍子,踏着不知名的舞步,胡言乱语谓之念咒作法保护大马。虽然他没收取观赏费——估计也没有人会付观赏费,所以他的“表演”一般都是免费的。

不同于魔术师的是,他不是以迷惑观众眼睛为目的,而是派定心丸给国人,企图让大家通过迷信,相信经过他作法后,就可以保护大家不再受到各种灾祸的伤害。虽然这个老人家的动作也不是什么恶意的行为啦,但是善意不足,自辱过之。如此可笑的表演迷信,是向世人揭示了大马人民的幼稚无知,对提升国誉没有任何帮助,故他的所谓帮助乃是越帮越忙,画蛇再添足。

现在,连大公有私的警察总长卡立也看不下去了,说是让巫裔蒙羞,并警告他见好就收,不要太放肆。卡立啊,巫师的原意并不是巫人大师,何必这么急于划分种族的界线?其实,因其行为蒙羞的又何止于巫裔罢了,所有国人皆受其牵连拖累。外国人耻笑的是整个国家的幼稚行为,他们不会分辨你是出于哪个种族的个别愚蠢。

不管多么成功的魔术表演,观众在现场所看见的有违常理景象都是假的,是被魔术师利用障眼法欺骗了的。同样的,巫师的设坛作法不管多么惟妙惟肖,也都是假的,是巫师绑架了众人的迷信心理,使大家在恐惧中产生对巫师的膜拜。魔术师与巫师,两个职业是不同层次的;魔术师VS巫师,魔术师迷惑观众的眼睛,巫师蛊惑世人迷信心理;若论高低,魔术师高,巫师低。若比贵贱,魔术师贵,巫师贱。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色•戒》观后感——恋上汤唯

控诉老贼马哈迪的7大罪状

失机不复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