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目前显示的是 五月, 2018的博文

多年以后

昨晚,我独个儿坐在房间的书桌,浏览行动电脑屏幕上关于马杀鸡的后续讯息。
浏览的时间一长,就感到有点疲累了,尤其是一双眼睛,几乎睁不开来。这时我听见身后的沙发传来一阵奇怪的声音,于是我好奇的把头转过去看。
不看犹可,一看之下马上把我吓呆了!我看见沙发上隐约坐着一个人,但是他全身一片朦胧,像被一团白雾裹着似的。不久,从他的足部开始慢慢的清晰起来,然后那包裹着他的白雾仿佛被掀开,全身清清楚楚实实在在的呈现在我面前。
他是个年约20余岁的年轻人,发型理了个平头,穿着灰白色的长袖衬衫,配一条浅蓝色的牛仔裤,正面带微笑的看着我。
我已经被吓得浑身发抖了,然而就在这时沙发的旁边居然又冒出一个人来,也是从朦胧到清晰,接着另一个也在房间的角落无中生有的出现,两个穿的服装跟第一个很类似。三个人看来都是年轻的男性,而且容貌都长得一脸俊俏,最后出现的那个头发比较长跟乱。
由于太惊悚了,导致我牙关也硬掉,无法发出声音来,只好在书桌上用笔写字在纸上给他们看。我写了“时空旅行者?”,然后给他们看。
他们看后大笑,点头承认,我这才相信原来真的有“时空旅者”这回事!我渐渐对他们不感到恐惧了,因为跟“鬼”比较起来,他们只是未来的人类罢了,没有这么令我感到害怕。
那第一个出现在我面前的人,将他的手机递过来给我看,我接过手机往屏幕上瞧,是一则录像新闻讯息,内容是首相安华出席过了前故首相敦马哈迪的葬礼后,刚刚在国家清真寺祈祷出来,在走廊上回答各报记者的问题。这时,录像也拍摄副首相林伯从清真寺里出来,他头上戴着一顶黑色的“宋谷”帽,腰部缠着一条“沙笼”,也不知道他是几时皈依了伊斯兰教的。
新闻记者也提及已经入狱两年的前首相纳吉,在每次被狱卒提出来放风的时候,都会向天空高喊“烈火莫熄”,显然有仿冒安华浴火重生的再版意图,不过能有多少人支持他的“烈火莫熄”让他东山再起回到布城当首相,则不得而知了。该主播认为,如果华哥的政府没有行差踏错招惹民怨的话,纳吉的“烈火莫熄”是不容易燃烧起来的,他出狱后最多只能在布城做个裁缝的布匠罢了,首相宝座是再也轮不到他了。
采访的记者没有提及纳吉夫人罗丝玛的近况如何,是入狱了?是改嫁了?还是……每天往监狱里给纳吉送饭?我向这三个时空旅者探询,他们也摇摇头表示不知道,我虽然有知的权利,但是没有人能告诉我,所以有权利也没用。
后来我因为膀胱鼓胀感到尿急而醒过来了。

变天,成就了谁之盛宴?

被形容为大马有史以来竞争最为激烈的第14届全国大选,在经历了5月9日的9个小时混战分出胜负之后,已然尘埃落定。
诚然,政治评论者现在对选举结果所作的一切论述,都将被视为事后诸葛或马后炮,是不具有什么意义的。但是作为国民,谁不希望能深究造成选举结果的因素为何?所以本文旨在试图分析促成各政党胜败的因素和对新政权的探索罢了,以便作为前车之鉴的历史教训。
在大马执政了半个世纪的巫统,是全世界唯一没有下过台的执政政府。巫统的执政经历是从国家独立(1957年)开始的,一直到今年的5月9日正式终结。巫统由在朝执政转为在野党,促使国家实现了民主政治程序的另一个高度——政党轮替。
选前大多数政治观察家分析都看好国阵会胜出继续掌政,选后结果却显示国阵下台,大马变天。巫统被原任首相纳吉亲自结束了在大马政坛长达半个世纪的统治,他变成了国阵与巫统的末代首相。这种结果与政治观察家的预测大相径庭,导致很多政治观察家对本届大选国阵的惨败下台结局纷纷掉眼镜。
任何政党在一个国家执政太久,都难免会自我堕落,因为政权乃由人操纵,过度的权力会使人腐败,人的因素决定了一个历史悠久政党的命运。巫统的一众领导向来认为只要获得27万余军警、161万公务员、垦殖民和马来族群的支持,政权就可以稳固如磐石了。没想到这种思维竟成为巫统的隐患,令巫统麻木,并使马来海啸悄然形成,而这些巫统领军者浑然不知危机已至,仍陶醉在巫统必胜的自我催眠境界中。
今天纳吉政府不顾民瘼,悍然推行一系列向人民剥削的吸金政策,导致人们的生活日渐艰苦,已到了捉襟见肘的地步,迫使人民产生推翻政府的强烈欲望。尽管曾经在位22年的首相马哈迪就是纳吉的师父,也曾经干过无数败坏国家的事情,包括贪污滥权独裁霸道,令人不齿;但是人民饥不择食,你对他说这是毒药,他也会毫不犹豫的喝下,因为倒政府之心坚决,已经顾不了这些了。
纳吉的损民政策,以征收消费税(GST)为最。其次是过路费的不断调涨、取消汽油津贴,这些都是严重影响民生的大问题。以消费税来说,纳吉政府在实施之前安慰人民说,货物不一定会随之涨价,反之会降价。但是,实行之后的情况并非如此,货物没有因此而降价,人民觉得自己在购物时,还是免不了要多付额外的GST钱,这与货物本身涨价有何差别吗?!
除了消费税不得民心,纳吉政府疑涉及数起与最高当局有关联的命案,如:蒙古女郎命案(2006年)、赵明福坠楼命案(2009年)、副检察官凯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