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0月29日星期六

《华人的困境》

大约40多年前,那个在位最久的不要脸老不死——独裁者、卖国贼兼叛国者,曾经出版过一本撕裂国家族群关系的书,书名叫《马来人的困境》。

书中描述的华人形象,犹如专干抢劫的索马里海盗般,将本来属于某族的利益掠夺掉,导致他们从此一蹶不振,信心大失,抬不起头来,遂造成了整个民族的困境,颓废不已,需要靠拐杖才能够站起来。作者追咎责任,主观地认为罪魁祸首是华人,因为没有华人就没有他们的困境,於是叱责华人之声不断。

究其因,是作者本身非纯种的马来人(其父是印度人,其母是马来人),故害怕人口占了绝对多数的马来人排斥他,阻碍他在党内的地位升迁,才燃起了写下这部离经叛道的书来讨好马来人,索求他们认同的邪念。所谓顺得哥情失嫂意,讨好一边,自是得罪了另一边,於是就等于挑动了民族间的敏感神经。

由于此书是具有明显的煽动某族制造仇恨的意图,被当时的首相敦胡先翁下令列为禁书,奸雄还因为思想极端而一度遭该党驱逐出去。敦胡先翁退位后,奸雄也修得正果而上位,第一件要做的事是立刻解禁自己的著作。记得他当初是以英文来写该书的,所以原来的版本是英文版。后来为了要让英巫文皆不佳,只谙中文的胶叔们也能吸收到他的排外精华,为以后叫华人回唐山做好预谋的准备,就请人把英文版的《马》翻译为中文,企图以此来气一气胶叔们,诱使他们心脏病爆发死掉。回溯当年,他的策略是成功的,成功促使华人把他当作不共戴天的杀父仇人,并以此向马来人剖心明其志。马来人於是争相的把他捧上了天,视一个杂种为他们民族的救星。

山城客当年还只是个年轻英俊的小胶孩,正经历着血气方刚精虫上脑欲火焚身冲动叛逆的青春时期煎熬,由于看书太仔细太较真太入神了,阅读过《马来人的困境》后,气得怒发冲冠咬牙切齿,立刻鄙视地向封面吐了一口唾沫,再把该书撕做两半,封面的作者奸照则拿去上厕所大号时抹菊花洞洞,请他吃黄蓉糕。正因如此,导致今天我的书架里少了这部存书,想在中年性情比较温和稳重大度坐怀不乱胸襟已开、阅读不太仔细不太认真不太用神的今天再温故知新,看看自己当年是不是对他的用词有所误会,错怪了他?想跟他补席再交重新做朋友,一起推翻宰相,却也已经不能够了——因为书不在。

此老鬼做的坏事多,没有神保佑,导致今天晚节不保,想死也没有神要收留,只好呆在世上活受罪,换他体会一下他当领导时的独裁作风,人民当时的感受是如何的?为了推翻当朝的宰相,他抛开原则不顾羞耻,一反常态企图讨好华人。可是,因为过往的记录实在太糟,想要帮他篡改美化历史也行不得。加上胶叔们太小气,记恨太久太深,不能够敞开心胸来包容他、原谅他,反而讥笑他、揶揄他,令他今天好像猪八戒照镜子——里外都不是人,两难!

山城客看他可怜兮兮,不吝点醒他,免费给他提一提意见。因为自己也是如假包换的胶叔,所以胶叔的心态我最明白。如果他真想讨好华人,就趁现在手还没有患关节炎脑还没长肿瘤的时候,快手快脚写一本叫《华人的困境》的遗书吧!就说当朝宰相的政策怎样怎样像索马里的海盗,抢劫华人的产业和利益,歧视与华人相关的一切!重点是,不要忘记否定你在上个世纪70年代写的《马来人的困境》,就说马来人没有所谓的困境,一切只是自己的错误推测而已。这样,你才能达到前言不对后语的精彩无耻境界,华人胶叔才会欣赏你原谅你,愿意支持你,跟你一块推翻当朝的贪污宰相!

2016年10月14日星期五

在家迷路了

结交了30多年的老朋友,在夜里11点突然来电找我。

你能来救救我吗?手机那端传来他带着焦虑和无奈的声音。

你怎么了?发生什么事呀?我觉得他在作弄我,所以语气轻松的问他。

糟糕!我好像迷路了,现在出不来,不懂这里是什么鬼地方!

迷路!?你是说认真的?刚才你去了哪里?是在森林里迷路了吗?听见他急促的呼吸声,我开始感到他不像跟我开玩笑!

……我在这里找了一个半钟头,始终没法找到出去的路,你能替我召救援人员来吗?

可以,你告诉我你在什么地方迷路了?我马上找人一块去救你!

其实……我也不知道自己现在身处何方……”

哎呀,怎么会这样?难道你自己不知道自己刚才去了哪里吗?

记不起来了……我曾经很努力的想,可是……就是想不起来我去过哪里……”

……该不是患了失忆症吧?怎么一会儿功夫就不记得自己到过什么地方?

真的记不得呀……我感觉自己好像在家里睡觉,然后……醒来就迷路了!

哈哈,怎么可能在家里发生迷路?

是真的,我身上还穿着睡衣,不是在家里睡觉是什么?

那么,你现在看到面前的是什么环境?

周围有很多杂乱的东西,就像在垃圾场里。前面有仅容一人走的小路,小路的前方又有很多分岔的小路,我不敢走过去,怕会越陷越深入里面,你快点来呀,我的手机将要没电了!

好吧,我过去看看情况。

我换过了外出的衣服,准备下楼开车直驱向他家里。他一个人独居在一所大屋里,距离我家大约半个小时的车程。我打算先去他家看看他的那辆本田思域座驾在不在,因为如果座驾不在,他八成不在家里。正要上路时,他又打来给我:

你来着吗?是不是来我家?我说是的。

你能不能先去商店帮我买一个……————”还没说完,手机就断线了。

————”我试图回拨给他,却听见一连串的嘟嘟声音,整整十分钟都没办法跟他联络上,看来,是他手机的电源耗尽了,我只好跳上车加速前进。

半个小时后,我抵达他家,看见那部本田思域好端端的停在他家车房里,可两层楼屋子的好几个窗户却没有半丝的光线,车虽在,人好像不在喔!

既然来到了,不妨先想办法进去屋里看看有没有他去了什么地方的迹象吧。我先在大门口大力的敲了几下门,同时高声喊了五次他的名字:“XXXXXXXXXX

(由于我这老朋友的名字有点怪,在这里不宜公开,以免被他知道了不高兴,以后吧,以后有机会一起喝酒时,我再偷偷告诉你!)

我说到哪了?噢,我不是连喊了他的名字五次吗?喊完了我就立刻竖起耳朵注意听屋里的动静,起初的3分钟没有什么动静,3分钟过后,我听见屋里传来一声微弱的:救命啊!。接着又传来第二声:救命啊!,然后就回复寂静了。

凭直觉,我听得出这是老朋友的声音,于是我再大力的敲打大门,嘭!嘭!嘭!。可是等了10分钟,还是没有人来开门。我试着学电影里把门撞开的姿势撞向大门,却一点用也没有,可见电影都是骗小孩的把戏。我决定找其它的窗户看看有没有可能弄开来爬进去的。

终于,被我找到一扇没有锁紧的窗户。虽然没有锁紧,不过我还是费了一番功夫才得以打开。我双手撑在窗沿,趁势一跃而上,跨过护窗槛,往屋里跃下去硬着陆。

屋里一片漆黑,我用自己配在车锁匙串上的小型LED灯照向周围,发现这是个储物室,到处都是纸箱与垃圾,还有一股不知打哪来的难闻味道。我将手上的小型LED灯向墙体探照,寻找电灯的开关。后来在门边找到开关,打开后头顶天花上的灯并没有亮起来,也许灯泡已经坏了吧。

无奈之下,我只好依靠着小型LED灯进去里面寻找我的朋友了。

从储物室出来,在灯光的照耀下,屋里竟然凌乱不堪,四周都是堆得高高的东西,也不晓得这是什么。真的只有仅容一人走的小路,想要再多一点空间也没有了。

这时,远处又传出一声微弱到几乎听不见的声音在呼救,我立刻抖擞精神向声音的来源处走去。

转来转去,弯来拐去,不久我自己也觉得好像迷路了!果然,回头一瞧,刚才的来路已经不知道哪里去了!现在我真的相信在家里也会迷路的,可是后悔已来不及了!团团转了整个小时,我还是无法找到出路,更别说找到老朋友了,而老朋友也没再发出过声音,估计已经晕倒了还是死了什么的。

最后,我也不敢再向里面挺进了,因为害怕越陷越进去里面啊!我决定取出手机,找找通讯录看看有没有认识了20年的朋友,求他来救我;也唯有硬着头皮找老朋友了,因为交往少过20年的朋友,他未必会出手救我。

我摸摸左袋子,没有手机!再摸摸右袋子,也没有手机!快快摸摸后袋子,更没有手机!全身摸了多遍,就是没有手机!

呀!我知道了,刚才匆匆忙忙出门时,把手机遗漏在家里了! 

认识了这个30多年的朋友,真有够倒霉的!现在怎么办啊?一想到自己长这么大,还没有为祖国做过什么贡献,以后不晓得还有没有报效的机会,想着心就慌了。

心一慌,人就惊醒过来了!我望着天花板上熟悉的吊扇在急速的转,就知道身在井然有序的自家里,不是在那个相交了30年老朋友的恐怖凌乱家里,于是开心的笑了!

大家晚安!

2016年10月3日星期一

青蛙又起跳啦!

话说,南洋有一奇岛,古名叫婆罗洲,一岛被马、印、文三国占,故曰奇岛也。岛上被不同的政治意识形态划分成一个国家和三个地区,是为文莱国、加里曼丹(印尼)、沙巴(大马)和砂拉越(大马)。

现在单说说北婆罗洲沙巴,此区因为在大马的东部,又曰东马。在地图上,看到呈现狗头模样者便是也。

沙巴得天独厚,拥有东南亚最高峰京纳巴鲁山,又名神山。神山身高4095.2米,把身高3775.63米的日本富士山硬是比下去了。日本再厉害,毕竟也没能厉害到用高科技把他们的富士山增高的程度,所以小日本在我们的神山面前也抬不起头来,不得不俯首称臣。为满足大婆的心态,倭寇们经常组团来攀登神山一览众山小,慰籍蝗灵。

除了北婆罗洲这个外号,沙巴还有另一个外号叫风下之乡。从邻国菲律宾形成,吹向台日的台风,一般都不会冲向这个岛来,仅从侧边吹过境罢了。不过,最近的几个台风天,在吹向台日的当儿,其风尾也非法入境了,并带来狂风暴雨,导致市区一些建筑物延建的屋檐被强风刮得倒塌下来,一片狼藉!所以,随着环境遭人类不断的破坏后,沙巴的气候也发生改变了,风下之乡的美誉最终也只留下了回忆。

不要紧,沙巴还有其它特出名的东西,比如,这里是全国政治青蛙的热门出产地。拥有政治青蛙,也算是沙巴的特色了吧,何况早已驰名全马。

早期的团结党(PBS)时代,出现过歌星曹格的叔叔曹振棠蛙、梁志强蛙,以及其他土著蛙,他们可说是政治蛙诞生的功臣元老。之后的政客再大力给它发扬光大,故政治青蛙是沙巴的州宝。这有别于熊猫是中国的国宝,因为我们的蛙是只供自己欣赏,只让自己受害,不对外租借给其它州属或国家的。

最近,因贪腐的巫统内乱,被踢出党去的慕尤丁和慕克里兹,在西马连同过气的独裁者老鬼共组新党,美其名曰救国,实为觊觎宰相的宝座就真! 另一个选错边,也被一道踢出党的沙菲益,因为他来自东马,所以只好飞回东马老巢的势力范围,另起炉灶组织新党,也美其名曰救沙巴。

   每个被踢出来的政客,都把自己说到像救世主般,如果真有这样的能耐,也就不可能被踢出来了咯!

再来看东马,政治青蛙的繁殖期为配合救世主的降生,已经偷偷开始酝酿了,终于在几个月后破卵而出。一胎生四胞,华巫卡族皆有之,混血多元。4只青蛙大方亮相媒体,毫不知廉耻,还齐振蛙臂高呼拯救沙巴的违心之言!

支持本土政党,取回沙巴自身的利益并没有错。问题是,沙巴已经有多个现成的本土政党了,比如拿督杨德利领导的进步党,拿督杰菲利吉丁岸领导的立新党等等,为何不团结加入这些既有的政党,却要另起炉灶呢?多只香炉多只鬼,分裂出来这么多个本土政党,最终获益的又是谁呢?

沙巴的人口不多,政治市场不大,无法摒弃个人利益团结在一个反对党的名下,其实已经暴露出了这些蛙类的野心,它们只不过是看重自己的利益而已,哪来的拯救沙巴这样高尚和好听?你们以为选民永远都是傻的?

长久以来,在大马搞政治已经被这些政客歪曲为一条可以快捷致富的财路,从来没有政治目标与政治原则可言,故政治人物看在百姓的眼里,只不过是一班卑劣之徒,没有一点的高尚。在这种恶性循环之下,人民在选举日出来投票的意愿也大减,因为不管谁胜选了,对百姓皆无好处,当选的只在乎自己的利益罢了,谁顾民瘼?

一个蛙害严重的地区,选民的利益是没有保障的,今天选了他,是因为他在某个与自己追求的政治理念相同的党里,可是,明天他就带着官席蝉过别枝了,只留下无可奈何的选民对他干瞪眼!潘多拉的魔盒已开启,看来,即将诞生的青蛙还会陆续有来!

再见吧,选举日!我难道还要犯贱再度冒风吹日晒雨淋去投选你们这班卑劣的投机政客?还要受你们跳来跳去的气?不了,因为你们,上一届的选举日已经变成我最后一次出现投票站的历史回忆了!你们自己慢慢玩吧,我失陪了!

鬼炒汇!鬼蒙眼!——马哈迪和敦达因对炒汇亏损不知情!

上世纪90 年代的 1984~1990 年期间,大马发生国家银行涉及外汇交易亏损一千亿的炒汇事件。事隔30年后,时任首相的卖国老贼马哈迪与时任财政部长的敦达因,今天双双分别以第 24 名与第 23 名证人的身份出席皇委会调查庭上的听证会供证时表示,他们未接获国行外汇交易的汇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