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目前显示的是 四月, 2017的博文

历史是会说话的

求学时,我成绩最标青的是“语文”,也就是“华文”,其它科目都不及格的。
喔,对了,还有一科也不差的,经常都及格,就是——历史。
我想这大概跟我的性格喜怀旧爱回忆有关。不过,学校教导的历史,应该还没有记录我的过去才对,因此我怀疑是自己的潜意识里还有对前世强烈依恋的温存欲望,想在历史里寻找轮回的蛛丝马迹。
而我当时念的是独立中学,历史被分类了好几项:世界史观、大马史观、中国史观。
世界史我略懂一点,可以扮扮“仙家”。最强的是中国史,如果不是后来生活的残酷现实阻断我在这方面的发展,我应该可以成为深入了解祖国娘家历史的专家。
理解最差的是大马史,你要是问我大马在过去湮远的年代里曾经出现过几个朝代?有哪些苏丹?马来族从哪里来?
他们从几时开始信奉伊斯兰教?马来文是怎样形成的?为何后来他们又放弃使用,改为使用罗马拼音?
关于这些大马的历史问题,我回答不上来,只懂近代马来西亚联邦的成立历史而已。
我发现一个有趣的问题,就是有些国家的国民,对自己国家的历史也不是很了解。比如?
比如:香港、台湾,整天要搞港独、台独,就是因为不知道自己居住的地方,历史上乃是祖国自古以来的领土。如果我们东马人搞独立运动,那还说得过去,因为东马并不是这个邦联国家的固有领土,是后来参加组建大马的,所以照看历史,独立有理。
当然了,以上说的都是歪理,甚至是强词夺理,历史的价值不是这样理解的。
这里有两个小故事,谈谈在我自身发生过的历史相关笑谈。
大约25年前,当时还是青年的我,追随海外淘金的专列,去到宝岛台湾当起了外劳。虽然这个被人唤做“外劳”的名字不好听,不过管它的,只要收入可观就行了,所以我并不介意被称为“外劳”,在宝岛打拼了两年才回国做“内劳”。
好吧,闲话少说,话说有一次下班后,晚上我们聚在公司宿舍二楼的大厅收看台湾X视的电视连续剧《包青天》,当时有一些家

数学黑知识的故事

我在学校念书时,成绩最不好的科目是数学,当时也不怎么在乎数学好不好,没有急起直追的念头。辍学进入社会大学后,才发现数学在我们的生活里占的比重很大。而自己此时已经与学校切割,再也不能够回校继续修炼。何况那年代时光机器也还没有被发明出来(现在也还没有被发明出来好不好),返回过去只是个梦。怎么办?人在社会身不由己呀,于是只好假投降,暂时向现实低头,恶补一些社会大学常使用的旁门左道黑知识——“简易算术”。
上世纪80年代,我们并不像现代人那么的幸福,拥有随身的计算器(Calculator)可以使用,随时掏出计算器点算一下,立刻就知道物件的整体价格;因此,我们在外头买东西时,必须学习心算。心算里有一个把非整数价格的相同物件添加成为整数,相加之后再扣除整数里零头数目,最后得出正确整体价格的计算方式。
这种添加后再删减的方式叫什么名字来着?社会大学没有教,我也不知道,它具体的运用方式是:假设某件物品的价格为7.60元,我买12件,用7.60来直接计算比较不好算,所以就将7.60添加0.40,成为整数8.00。那么,12 X 8 = 96。我们知道,刚才已经为每件物品价格零头后面各添加了0.40,使它变成了整数,所以现在要从 96.00里面把各自的0.40扣除出来,也就是0.40 X 12 = 4.80,再从96.00的货品价格整数里面将添加进去的4.80扣除掉,96.00 – 4.80 = 91.20,所以12件物品的整体价格就是91.20元了。
这个计算方式的好处是比用7.60来计算相同物品的整体价

清明油诗30首

明天就是一年一度的传统节日清明节,今年的清明节落在4日,比以往固定的5日早了一日。还记得念小学的时候,学过唐朝诗人杜牧的七绝诗《清明》:“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花村。”喜欢舞文弄墨的我,今天当然不满足于原诗,而是改造了许多有该原诗韵味的自创搞笑诗,作为节庆博君一灿的娱乐。
其实,有阅读笔者过去之博文的眼尖网友都知道,以下这些自造诗曾经于7年前发表过,是耗损了本人许多脑细胞的小品,虽不能够与诗人杜牧攀比,但是也无伤大雅。
第1首至第13首写于2010年3月26日,至今7年;当年清明节将至时,适逢大旱,天气炎热,故内容都是围绕着天气炎热为主旨而写的。
第14首至第22首写于2011年3月30日,至今6年;当年降雨正常,描写的也就是雨纷纷之场景。
第23首至第29首写于2012年3月20日,至今5年;是年的清明节风和日丽,晴空万里,风很大,虽没下雨,但不炎热。
最后一首为本年近作,因家父灵骨已从山城请迁来火城福禄寿灵骨塔安厝,清明时再无需舟车劳累返乡赶程来回,在火城祭拜就可以了,故记此诗。
1. 清明时节热到昏,义山泥地见裂缝; 借问雨水何时下?菲童叫我问雨神!

猴戏撕裂反阵联盟的关系

叫嚣了很久,改由政府提呈的医死懒叫355修正法案胎死腹中,纳吉现在又将它还原为伊党主席哈迪的私人法案,并把这死猫扔给了下议院议长,让他决定要不要在国会进行投票表决。纳吉解释说是基于国阵成员党对该法案没有整体的共识,有人支持,有人反对,所以为了尊重成员党之间的协商精神,免伤了和气,就不提呈法案了。
逗转了一个圈,最后以国阵成员党反对为由,搁下了法案。我寻思国阵主席纳吉曾经在哪件事上尊重过成员党的例子吗?结果一次也没有,都是他自己我行我素一意孤行的,现在怎么突然尊重起成员党的感受来了?
医死懒叫355修正法案最后关头被巫统抛弃的不提呈原因,据说是由于东马成员党的反对,由此而救了国家,尤其是人民,又特别是西马人。
某些平时自视高人一等的骄傲西马人,经常戏谑东马人是住在树上的,却没想到他们自己住在被极端种族宗教主义包围的树下,随时被叫嚣滚回去中国,要比住在树上,种族宗教相对和谐的东马人还可怜得多。
今天的355修正法案,要不是有东马在反对,恐怕已在国会通过了。当然,西马人可以说东马人也是为了自身的利益才反对,不是真的要救西马人。这样的争辩其实也没有错啦,东马人的确没有兴趣救西马人,真的是担心355修正法案最终会影响了我们。但是不要忘记的重点是:如果国家没有东马这一块,西马那块早已沦陷很久了,所以,说到底还是东马救了西马,没有错也!
什么懒叫355修正法提案,其实只是巫统为了弱化伊党与其它反对党结盟而刻意向伊党释出善意的猴戏罢了。巫统清楚伊党和他们一样同文同种,都是比较容易向马来人吸票的诉诸种族性和宗教性的党,如果不离间伊党与反对党的关系,那么来届大选时,与反对党结盟的伊党将可助反阵联盟胜出,实现改朝换代,所以必须分裂他们的势力,使伊党与反对党脱钩。伊党一旦离反对党联盟而去,反阵联盟便不容易获得大多数马来人的选票,这叫逐个击破。
巫统早已设定了355懒叫修正法案提呈国会辩论这个假局的游戏程式,最后再以成员党反对,为顾及国阵精神而取消提呈的冠冕堂皇理由,把这法案再抛回给伊党自己去抱。巫统看准了这个时候的伊党与其它反对党的关系已经决裂,无法重修旧好了,所以放心撤销提呈,这叫虚晃一枪。
我相信伊党主席哈迪也是冰雪聪明的人,知道巫统的分裂反阵联盟离间诡计,只不过伊党迫切希望可以通过355修正法案,所以装傻扮懵,希望借力巫统的提呈来达到目的。与夺取全国政权相比,伊党更希望是项法案可以在国会通过,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