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4月30日星期日

历史是会说话的

求学时,我成绩最标青的是语文,也就是华文,其它科目都不及格的。

喔,对了,还有一科也不差的,经常都及格,就是——历史。

我想这大概跟我的性格喜怀旧爱回忆有关。不过,学校教导的历史,应该还没有记录我的过去才对,因此我怀疑是自己的潜意识里还有对前世强烈依恋的温存欲望,想在历史里寻找轮回的蛛丝马迹。

而我当时念的是独立中学,历史被分类了好几项:世界史观、大马史观、中国史观。

世界史我略懂一点,可以扮扮仙家。最强的是中国史,如果不是后来生活的残酷现实阻断我在这方面的发展,我应该可以成为深入了解祖国娘家历史的专家。

理解最差的是大马史,你要是问我大马在过去湮远的年代里曾经出现过几个朝代?有哪些苏丹?马来族从哪里来?

他们从几时开始信奉伊斯兰教?马来文是怎样形成的?为何后来他们又放弃使用,改为使用罗马拼音?

关于这些大马的历史问题,我回答不上来,只懂近代马来西亚联邦的成立历史而已。

我发现一个有趣的问题,就是有些国家的国民,对自己国家的历史也不是很了解。比如?

比如:香港、台湾,整天要搞港独、台独,就是因为不知道自己居住的地方,历史上乃是祖国自古以来的领土。如果我们东马人搞独立运动,那还说得过去,因为东马并不是这个邦联国家的固有领土,是后来参加组建大马的,所以照看历史,独立有理。

当然了,以上说的都是歪理,甚至是强词夺理,历史的价值不是这样理解的。

这里有两个小故事,谈谈在我自身发生过的历史相关笑谈。

大约25年前,当时还是青年的我,追随海外淘金的专列,去到宝岛台湾当起了外劳。虽然这个被人唤做外劳的名字不好听,不过管它的,只要收入可观就行了,所以我并不介意被称为外劳,在宝岛打拼了两年才回国做内劳

好吧,闲话少说,话说有一次下班后,晚上我们聚在公司宿舍二楼的大厅收看台湾X视的电视连续剧《包青天》,当时有一些家住台北比较偏远地区的台籍同事懒得回家,也住在宿舍,收看电视时就一起看,外劳和本地人和谐得很。

一位年龄约20出头的台籍同事突然研究起青天包大人的历史来,他说:包青天是汉朝的人。

我听了差点从坐着的沙发上掉下来,马上义正词严的纠正他:不是不是,包大人是宋朝人才对!

他听了却不认输,说:是汉朝人,汉朝人!

我那时血气方刚,自然跟他抗辩到底了,我说:是宋朝人,宋朝人!

我越是坚持自己对,他就越是纠结自己才对。记得我拜阅过名叫《人性的弱点》之奇书,作者戴尔·卡内基宣称:人性是反对说自己对别人错的。但是我明明就有把握辩赢他的,没有理由接受他的错,放弃自己的对呀!

我于是坚决的向他表达我是对的,他错。并准备在他不肯放弃他汉朝人的坚持时,提出跟他打赌一局。

可能是后来他见到我自信满满的神情,最后竟自动放弃了自己的坚持,认同我包大人是宋朝人了。

这事件第一次让我发现自己的中国历史知识还算不赖的,反而生在大中华文化圈里的他还会搞错了包大人的生活年代。

另一件是在最近发生的。

某位来自中国的朋友跟我聊天,聊起了中国的历史来,我们侃侃而谈了好些中国古代史,后来谈到中国唯一的女皇帝武则天。他说武则天是清朝时代的,我立刻反对,我说:武则天是唐朝人。他脸上浮现惊讶的表情,然后陷入了沉思,良久才说:哎哟,我搞错了,我每次都将武则天跟慈禧混淆了。

我说:慈禧不能算是女皇帝,她是儿子即位,自己垂帘听政。而武则天是真正意义上的继承皇帝的大位。

这无形中,等同我给他纠正了对自己国家历史的误解,也算是我这个身居海外的胶叔为祖国娘家付出的贡献吧。

功德无量啊!

2017年4月8日星期六

数学黑知识的故事

我在学校念书时,成绩最不好的科目是数学,当时也不怎么在乎数学好不好,没有急起直追的念头。辍学进入社会大学后,才发现数学在我们的生活里占的比重很大。而自己此时已经与学校切割,再也不能够回校继续修炼。何况那年代时光机器也还没有被发明出来(现在也还没有被发明出来好不好),返回过去只是个梦。怎么办?人在社会身不由己呀,于是只好假投降,暂时向现实低头,恶补一些社会大学常使用的旁门左道黑知识——“简易算术

上世纪80年代,我们并不像现代人那么的幸福,拥有随身的计算器(Calculator)可以使用,随时掏出计算器点算一下,立刻就知道物件的整体价格;因此,我们在外头买东西时,必须学习心算。心算里有一个把非整数价格的相同物件添加成为整数,相加之后再扣除整数里零头数目,最后得出正确整体价格的计算方式。

这种添加后再删减的方式叫什么名字来着?社会大学没有教,我也不知道,它具体的运用方式是:假设某件物品的价格为7.60元,我买12件,用7.60来直接计算比较不好算,所以就将7.60添加0.40,成为整数8.00。那么,12 X 8 = 96。我们知道,刚才已经为每件物品价格零头后面各添加了0.40,使它变成了整数,所以现在要从 96.00里面把各自的0.40扣除出来,也就是0.40 X 12 = 4.80,再从96.00的货品价格整数里面将添加进去的4.80扣除掉,96.00 – 4.80 = 91.20,所以12件物品的整体价格就是91.20元了。

这个计算方式的好处是比用7.60来计算相同物品的整体价格轻松,也很快捷,一直是我喜欢采用的计算方式。

还是关于数学的故事。

上世纪80年代我初出茅庐,投身社会大学干的行业就是操本业——牌业广告,也就是绘制商业店面招牌或路边大型的竖立式牌匾广告之类,俗称“广告看板(Advertising Signboard)”的工作。

绘制商业招牌时,内容一般都包含该商店的店名和经销物品之类的醒目字体,绘制员必须根据该客户所要求的招牌片长度来计算里面所能容纳的字体宽度若何,一般上我们是习惯用招牌片的长度来除以字数,这样就可以准确的知道每个字的宽度了。

当时,有位数学比我还差的同事,不懂得使用乘除法表,可是他在计算招牌里容纳字数的宽度上却没有困难,我很纳闷,有次想起了至圣先师孔子的教诲,就抱着不耻下问的精神去向他讨教。

他也挺大方的,并不忌讳“教会了徒弟打师父”这一套,立刻就向我揭示他的计算方法。当然,依旧是社会大学黑知识来的;不过,邓老说过只要实用,不管黑猫白猫,会抓到老鼠的都是好猫,所以是值得我学习的黑知识。

他的计算方式原来是这么简单的:假设一片招牌的长度为20英尺(那时我们都在使用英尺,还没有听过公尺的),要在里面容纳56个英文字(含词的间隔空位),那么,你可以用尺把56寸定为一个单位,依照招牌长度从头到尾以这单位测量一次,看看你(以56寸为一单位)的长度,能以多少次的量度次数在招牌的长度上完测。

测量的结果,你将会以4次完测20英尺招牌的长度,那就意味着,你写在招牌上面的56个英文字体,每个的宽度是在4英寸之间,超出了4英寸,就容纳不进去了。

当然,有实际经验的招牌绘制员都知道,在正式绘制字体时,必须把这4英寸的宽度下调为3.5英寸(俗称3英寸半),而不是直接用4英寸。这是因为组成英文词的每一个字并不是粘在一起的,而是有间隙隔开的,所以我们不能够忽略了这些字与字之间的间隔;如果用4英寸来作为字宽,就没有了间隔,所以要下调至3.5英寸,这些都是我作为过来人的经验了。

由于我请教他的时刻,是大家晚上在歌厅里饮酒寻欢作乐的地方,他惟有以口述的方式告诉我。老实说我当时听不明白,于是就再向他追问细节,岂知他很臭屁噢,讲了一次就不肯再重复了,对我说:你不懂啊?不懂就少知道一点啦。

还好,我天资并不愚昧的,当时听不明白,也许是酒精在作怪,次日酒醒之后我回忆起来,就茅塞豁然顿开了,马上会意他的测量方法,于是这不必使用乘除法的快速分配字体宽度方式最终也为我所采用,一直到我10多年后告别了牌业广告这块疆域为止。

  老前辈们常说,学到的东西是自己的,别人无法抢走。真的,虽不在牌业广告里打滚了,我今天还拥有这个实用的测量方式,在需要测量其它物件时,可以起到举一反三的作用,不可谓受益不大啊!

2017年4月3日星期一

清明油诗30首

明天就是一年一度的传统节日清明节,今年的清明节落在4日,比以往固定的5日早了一日。还记得念小学的时候,学过唐朝诗人杜牧的七绝诗《清明》:“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花村。”喜欢舞文弄墨的我,今天当然不满足于原诗,而是改造了许多有该原诗韵味的自创搞笑诗,作为节庆博君一灿的娱乐。

其实,有阅读笔者过去之博文的眼尖网友都知道,以下这些自造诗曾经于7年前发表过,是耗损了本人许多脑细胞的小品,虽不能够与诗人杜牧攀比,但是也无伤大雅。

1首至第13首写于2010326日,至今7年;当年清明节将至时,适逢大旱,天气炎热,故内容都是围绕着天气炎热为主旨而写的。

14首至第22首写于2011330日,至今6年;当年降雨正常,描写的也就是雨纷纷之场景。

23首至第29首写于2012320日,至今5年;是年的清明节风和日丽,晴空万里,风很大,虽没下雨,但不炎热。

最后一首为本年近作,因家父灵骨已从山城请迁来火城福禄寿灵骨塔安厝,清明时再无需舟车劳累返乡赶程来回,在火城祭拜就可以了,故记此诗。

1.
清明时节热到昏,义山泥地见裂缝;
借问雨水何时下?菲童叫我问雨神! (注:菲童=沙州菲籍苏禄裔孩童)

2.
清明时节去走坟,漫山枯树哭黄昏;
车前马后扬沙尘,泥石占满发肤身!

3.
清明时节归乡人,烈日当空祭祖坟;
冥纸阴钞空中舞,赤火白烛冉冉升!

4.
清明时节义山坟,孝子贤孙沓来纷;
头上虽戴遮阳帽,犹遭烈日疯狂吻!

5.
清明时节汗纷纷,滴水不下气煞人;
坟前默祷嘱先人,见到雨神代责问!

6.
清明时节林火焚,烟霾蔽日路不分;
借问士多何处有?喝罐太哥好解闷。(注:太哥=Tiger牌子的啤酒也)

7.
清明时节梦雨神,久旱逢雨乐销魂;
一觉醒来无雨踪,外头依旧烈日盛!

8.
清明时节见牛粪,大堆小堆布雷阵;
留心路上莫失魂,踩中没水洗脚跟!

9.
清明时节阴沉沉,扫墓子孙撞先人;
惊问缘何出来早,俱言地下热太甚!

10.
清明时节日当午,先人上来迎孝子;
急问冷气买了不?地府装上好驱热!

11.
清明时节日炎炎,吃喝可免冷气先;
快快点火焚烧来,装后今晚睡安稳!

12.
清明时节缺水源,先人没水洗脏身;
摸得儿孙尽怪味,是人是鬼莫辨分!

13.
清明诗句遭恶搞,杜牧知道要跳脚;
谁叫雨水下不了,天热借诗发泄好!

14.
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躲雨奔,
借问此雨何时休?面面相觑哽咽久。

15.
清明时节有气氛,回乡祭祖梦重温,
奈何春雨未识君,几度淋头不饶人!

16.
清明亦是扫墓日,义山孝子贤孙至,
一年追思最是炽,先人忌雨拒不出!

17.
清明时节又逢春,漫山花开若锦绣,
座山高耸路不认,雨却作怪来添烦!

18.
清明又雨懒起早,阶前花草皆歪倒,
看看雨势仍不小,净手净脚再睡觉!

19.
清明总是雨纷纷,道是默契千古承,
但见新湖雨打萍,旧友难遇相见少!

20.
清明时节雨纷纷,外乡来人恋黄昏,
借问住宿何处有?姑婶遥指二里村。

21.
清明雨淋扫墓人,湿水蜡烛点不成,
都说雨是无情物,为赋新词说浪漫!

22.
清明时·节雨纷,路上行·步履沉,
青草绿·白雾茫,祭祖坟·漫山人。

23.
清明时节春意浓,陌上百花斗妍争;
山南山北路不分,孝子贤孙谒祖坟。

24.
清明上坟缅族根,山脉绵绵向北伸;
借问祖宗福地处,族亲遥指义山墩。

25.
清明见到燕归来,衔泥飞入两椽间;
春天筑巢夏生儿,秋来又偕儿南飞。

26.
清明回乡扫祖坟,山路好走心情沉;
一年一度尽孝意,故人能知亲至否?

27.
清明也有天晴时,义山扫墓顶烈日;
借问庇荫何处有?俺的脸上汗直流!

28.
清明时节陌上尘,浩浩荡荡去上坟;
儿童见碑不相认,笑问墓里住何人?

29.
清明义山皆人群,红蜡白烛祀先人;
岂知春风不予便,吹熄蜡烛气煞人。

30.
清明上坟祭先人,宝塔甕中是祖魂;
莲池波光斜晖照,半山雁落隐林中。

2017年4月1日星期六

猴戏撕裂反阵联盟的关系

叫嚣了很久,改由政府提呈的医死懒叫355修正法案胎死腹中,纳吉现在又将它还原为伊党主席哈迪的私人法案,并把这死猫扔给了下议院议长,让他决定要不要在国会进行投票表决。纳吉解释说是基于国阵成员党对该法案没有整体的共识,有人支持,有人反对,所以为了尊重成员党之间的协商精神,免伤了和气,就不提呈法案了。

逗转了一个圈,最后以国阵成员党反对为由,搁下了法案。我寻思国阵主席纳吉曾经在哪件事上尊重过成员党的例子吗?结果一次也没有,都是他自己我行我素一意孤行的,现在怎么突然尊重起成员党的感受来了?

医死懒叫355修正法案最后关头被巫统抛弃的不提呈原因,据说是由于东马成员党的反对,由此而救了国家,尤其是人民,又特别是西马人。

某些平时自视高人一等的骄傲西马人,经常戏谑东马人是住在树上的,却没想到他们自己住在被极端种族宗教主义包围的树下,随时被叫嚣滚回去中国,要比住在树上,种族宗教相对和谐的东马人还可怜得多。

今天的355修正法案,要不是有东马在反对,恐怕已在国会通过了。当然,西马人可以说东马人也是为了自身的利益才反对,不是真的要救西马人。这样的争辩其实也没有错啦,东马人的确没有兴趣救西马人,真的是担心355修正法案最终会影响了我们。但是不要忘记的重点是:如果国家没有东马这一块,西马那块早已沦陷很久了,所以,说到底还是东马救了西马,没有错也!

什么懒叫355修正法提案,其实只是巫统为了弱化伊党与其它反对党结盟而刻意向伊党释出善意的猴戏罢了。巫统清楚伊党和他们一样同文同种,都是比较容易向马来人吸票的诉诸种族性和宗教性的党,如果不离间伊党与反对党的关系,那么来届大选时,与反对党结盟的伊党将可助反阵联盟胜出,实现改朝换代,所以必须分裂他们的势力,使伊党与反对党脱钩。伊党一旦离反对党联盟而去,反阵联盟便不容易获得大多数马来人的选票,这叫逐个击破。

巫统早已设定了355懒叫修正法案提呈国会辩论这个假局的游戏程式,最后再以成员党反对,为顾及国阵精神而取消提呈的冠冕堂皇理由,把这法案再抛回给伊党自己去抱。巫统看准了这个时候的伊党与其它反对党的关系已经决裂,无法重修旧好了,所以放心撤销提呈,这叫虚晃一枪。

我相信伊党主席哈迪也是冰雪聪明的人,知道巫统的分裂反阵联盟离间诡计,只不过伊党迫切希望可以通过355修正法案,所以装傻扮懵,希望借力巫统的提呈来达到目的。与夺取全国政权相比,伊党更希望是项法案可以在国会通过,于是将计就计的接受巫统代为提呈去国会的好意

作为人民,我们看到巫统做的戏也太烂了,伊党甘愿被它愚弄,则说明是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而反阵联盟若想依靠老鬼马哈迪与墓有钉招魂马来人的支持胜出,那无异于天方夜谭。特别是行动党拥抱两鬼后,对巫裔未必能造成吸票的作用,另一边厢又失去了华裔的铁票支持,可谓顺得哥情失嫂意,得不偿失!

   上台时高喊一个马来西亚的纳吉政府,没有成功的团结国民,却使种族关系变得更紧张,各族间的鸿沟加大,在一个马来西亚的虚伪幌子下,更加剧了种族冲突的发生率,这不仅对人民没有好处,对政府对国家则达到了空前的破坏。愚昧的国阵政府妄图不顾多元种族多元宗教的事实,将世俗国改为神权国,制造国民间的分裂,终于脱颖而出成为最烂的政府。

鬼炒汇!鬼蒙眼!——马哈迪和敦达因对炒汇亏损不知情!

上世纪90 年代的 1984~1990 年期间,大马发生国家银行涉及外汇交易亏损一千亿的炒汇事件。事隔30年后,时任首相的卖国老贼马哈迪与时任财政部长的敦达因,今天双双分别以第 24 名与第 23 名证人的身份出席皇委会调查庭上的听证会供证时表示,他们未接获国行外汇交易的汇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