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目前显示的是 九月, 2015的博文

你打我一拳,还想我吻你?

自去年马航370失踪、MH17被乌克兰导弹击落、东马的恐怖分子掳绑人质、神山地震,到今天的种族关系紧张、马币与股市狂泻不止,国耻外扬羞于启齿,这一切的一切衰败国运,有人认为是因为惨遭杀害的蒙古女郎的冤魂向我国复仇讨债的结果。
纳吉政权的不断玩种族主义之火,严重灼伤了国家的经济命脉:旅游业跌到谷底,外资裹足不前。6%消费税的落实,则加剧国内的经济萎缩和通货膨胀,可以预见大马的严冬已经到来。能否度过这个严峻的考验?是要让国家继续沉沦抑或让国家继续进步?领导人的智慧决定了一切。
以目前的情况来看,纳吉为了转移人民对他在1MDB疑涉贪污案件的穷追猛打,不惜牺牲国内的种族和谐,将国内的华人置放于箭靶上当出气筒,作为转移的焦点,以为国人会就此忘记1MDB的涉贪疑云,乃是愚蠢至极的做法。
国之将亡,其制先败。一个健全的国家,其司法也必然是健全的,因为这保障了人民的安全,推动国家的进步发展。作为保护人民生命财产的警队,是国家维稳的一股重要力量。如果连这些独立的机关也不能明辨是非,而是仅仅为了保护一个疑涉贪的领导人,把国家的整体利益置于烤炉之上,则无非是一种叛国的行为。
常言有道是:破坏容易建设难。马来西亚自1963年组建立国以来,各族间的关系还算融洽。可是,走到今天的52年岁月,竟发生这种各族间的尖锐对立面!猛回首,我们蓦然惊觉52年来,国内的种族关系原来是这般的脆弱,甚至经不起轻轻的撩拨,更见不得泛起些微的涟漪。原来过去的所谓种族和谐面具下,乃是一种虚伪的表象,我们经常自诩的种族和谐,何曾有过最佳狀态?只不过是一种表面说辞,实际是经不起考验的!
因此,我的结论是领导人有阴谋论与隐议程,他们显然在干着偷鸡摸狗的事情!所以他们需要借助种族主义的幌子来迷惑人民,让他们相信外族在威胁他的本族,即使令国家因此而倒退数十年也在所不惜!他们借助统治的权杖来愚弄人民,把国家置于水深火热。
诚然,这样的领导人是不折不扣的误国者,进一步说就是叛国者。
马来西亚的资源丰富,在上个世纪70、80年代崛起为一个小康国家,比之当时的中国、印度尼西亚、泰国、台湾、韩国等国家的经济更活跃,生活水平高于这些国家。然而今天的马来西亚,只有殿后的份,大马是朝退步的方向“前进”的!领导人的素质的确有问题,这是不可否认的事实。他们的先天思维打着种族主义的幌子,是导致国家逐步落后于他国的根本原因!没有全球战略观点,导致了领导者的盲点。

李嘉诚真情表白——我不会跑,也不愿跑,更跑不了!

图片
上帝的归上帝,凯撒的归凯撒,商业的归商业,政治的归政治。 我是一个商人,希望大家不要给我戴上什么帽子,无论高的,还是矮的,我都不想有。因为我不是道德家、教育家,更不是什么阴谋家、政治家,我仅仅就是一个商人而已。了解这一点,你就很容易读懂我的自我辩护。

很多时候,我的选择,是因为我没有其他更好的选择,不是因为我想进行这样的艰难选择。 1928年我出生在中国广东潮州,出生时没有什么特殊的异象,预示我以后成为一个伟大的企业家,或者是一名出色的奸商。目前关于我的各种传记,绝大多数是基于文学演绎的穿凿附会,你们都不要信。如果我可以选择我的出生,我宁愿出生在富庶和平的国家。 和多数普通潮汕人一样,父亲安排我祭拜孔子儒学,进入观海寺小学念书,读的是一些传统爱国爱家的思想书籍。我成绩既不优秀,也不很差,我就是一个普通的孩子,放在街头,站在村口,和其他人没有什么异样。 如果没有战争,或者我就留在潮州,不会来香港,那么我可能度过平庸的一生,也或者过早死于战火,或者过早死于饥荒和疾病。当然,也可能侥幸度过这些劫难,在潮州的某一个街道或村庄,悠闲地踱着步伐,没有被批判,也没有鲜花和掌声。当然,很可能比现在贫穷很多,但不一定就不如现在幸福。 因为日本侵华,我逃到了香港。同时因为后来的中国内战,我留在了香港没有返回潮州,我的故事因此开启,人生被彻底改变。请注意这个关键点,这些并不是我想要的,不是我主动选择的,我也被时代的大潮裹挟到了香港,不是荣耀的移民,而是逃离的难民。我到世界其他地方可能是为了经商和学习,但是我回到潮州故里访亲,纯粹是寻找一份家的感觉。 有一些东西不是我想要的,也不是我主动能选择的,这一点很重要。这就是我的命运,我的人生。但是我在最艰难的被动选择里,选择了相对较好的结果,这是我的成功之处。如果人生可以重来,我宁愿不要这些艰难的选择。我希望我的孩子们、我的同事们、甚至每一个中国人,都能有主动选择的余地,从容安排他们的人生,不像我李嘉诚。

我从普通的学徒、店员、街头推销员一步一步做起来的,直到塑料花厂的总经理。在其中我积累了不少经验,那段时间虽然过得非常辛苦,但是非常充实而快乐。我早早失学,没有读过太多的书,但是社会就是最好的学堂,我一直在学习,没有停止过,直到现在。我充分理解失学的痛苦,所以后来援建了汕头大学。如果我能选择,我愿意坐在汕头大学的课堂,而不是香港的写字楼里。 我也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