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目前显示的是 七月, 2016的博文

需要宗教?宗教需要?

环顾世上这么多国家中,还是祖国对宗教信仰的清洗淡化最积极。

        前不久的斋戒月,悍然对在“心僵”的广大林牧师追随者颁布:政府官员不得履行宗教义务禁食,否则将遭到对付。于是,政府官员里的林牧师追随者,莫有敢抵触这命令者。因此,不会出现工作没精神、想睡的症状,也不会出现工作时间溜去祈祷的怪事。

        更早以前,法轮功也被祖国的智慧领导人鄙视之,列其为邪教对付,令法轮也无用功之处,四面共产歌,一时风声鹤唳,一时杯弓蛇影,几达将之赶尽杀绝的地步!搞到它的教主要学国民党当年的大撤退,可惜不再有宝岛第二可以栖身,只好投奔美帝,接受该国稀有动物政策的保护!一些法轮功的死剩种,企图利用网络的神通广大特点,发动反攻大陆,在网上到处散播祖国残暴的无中生有指责,煽动的图文随互联网而飞。连“信睡觉拜精神”的笔者我也无辜收到他们的网络军宣传攻势。为向祖国证明胶叔不是法轮功的同情者,表白俺对祖国的一片赤心,我立刻一拳把电脑屏幕给打烂!(信不信由你,反正我是说了)

        最近,祖国的智慧领导也对“西葬”一个极具喇嘛教色彩的山头——喇荣五明学院进行拆除工作,这学院也是“西葬”最大的佛学中心之一,依山建筑了密密麻麻的僧舍。祖国智慧领导似乎有意一步一步将宗教政策收紧,以达到人人只信仰共产党的大宗旨。

        共产党是和笔者一样的无神论者,不过可以同时信仰睡觉,拜拜精神也无不可,只是不要把它发扬光大,弄得全世界都跟你同样信仰,那就不好了!信仰的人一多,就会出现极端,极端就是无脑的人试图将教义诠释到最原始最不像宗教的意旨,从而达到无法无天的古代,所衍生出来的恐怖主义。

        回顾世上的祸乱,虽非百分百,却也有三分之二是由不同宗教冲突所引发的。你比如:鸡肚叫的十字军、医死懒叫的圣战,都是以美化宗教为借口而开战。恐怖分子则美宗教之名公然干坏事,将似是而非的论调加诸于经典上,用以迷惑愚昧者。因此,宗教并不高尚,它如同一口刀的善恶面,胥视你把它利用在什么地方而已。

        真正高尚的宗教,是不会“炼”出一帮恐怖分子来的,它具有造化世人做好人好事的力量。但是,这种真正高尚的宗教,直到今天也还没出现,可想而知,人类的思想才是决定一个宗教高尚与否的先决条件啊!

        这让我感到好笑又迷思:到底是人类选择了需要宗教,还是宗教选择了需要人类?

     …

庸人自扰,掳人发达

掳人勒索的生意是条财路,前景光明,祖国军警与菲南绑匪合作愉快。
   从曝光的砂州人质赎金1200万,最后落到绑匪的手里只有900万,其余300万下落不明来看,我们可以知道,祖国的军警人员也是绑匪之一,与外国绑匪合作串谋掳绑祖国人民敛财!
   因为好赚,沙东区的掳绑案件也由每个月掳绑一两个人提升至现在的每个月掳绑8个!(至今尚不满一个月,也许还有新掳绑的进账空间也说不定!)掳绑人质的种族先决权也由仅限华人变成不拘人种,多多益善,开放多元,所有种族他们都来者不拒,无任欢迎。君不见新近被掳绑的人质,连同文同种的苏禄人也照样入列了?这是他们最聪明的地方,中文成语叫做“鸡不择食”!
   菲南霍洛岛不但有阿布沙耶夫的神秘大寨可供游览,也有岛屿的旖旎风光,朝听飞瀑流水声,暮闻鸦啼虫鸣叫,傍晚的落日夕阳彩霞噢,连人质也看得如痴如醉,是现代城市人最佳又向往的解压放松胜地。据曾经在那里住过一段时期的人质透露,那种感觉真是度日如年,苦不堪言呀,棒极了!
   忘了提起,苏禄美女汁多水满,乳房适中,不会太大不会太小,简直就是为你量掌定制的,刚刚好!就如你在亚庇青楼享用过的,只是这些住在霍洛岛的,更纯,更真,更美,原汁原味,绝对不食人间烟火,真的。如果人质很听话,家属付费用的动作又快,据说在离开前的当晚,绑匪会给他提供一个苏禄处女享受。
   问过去的脱绑人质,可有兴趣旧地重游?他们皆猛摇差点被砍掉的头说:曾经拥有,此生一次已满足矣!最后换他们鼓励笔者有机会应该去体会体会这种不是每个人都能享受到的霍洛岛豪华游滋味,方不枉此生!笔者以工作太忙为由,严词婉拒之!
   早前遭掳绑的三条青瓜,被绑匪漫天索价1700万,作为在菲南大自然风景区的旅游住宿和伙食费。现在又添了5个人,旅游住宿和伙食份量都要翻倍,恐怕费用会提升至3000万大元了!

   人质有价,军警支持,双方合作无间,人民观望,恐怕也会受影响而改行,这种生意不怕长期做啊!

嗅到全国大选的硝烟了?

大马的政坛,在这个伊斯兰教徒神圣的6月封斋里,因前副揆慕尤丁及前吉打州务大臣慕克里兹遭巫统党中央开除党籍,以及联邦乡村发展部长兼巫统全国副主席拿督斯里沙菲益阿达遭冻结党籍而引发的大地震,余波荡漾。
也是沙巴州仙本那区国会议员的拿督斯里沙菲益阿达,今天在仙本那老家出席一项旨在给他加油打气的集会上,高调宣布退出巫统。现场支持者挥动沙巴州旗,并高喊口号,群情激昂。
因慕尤丁被革除副首相一职而引发的政治波涛,正在冲击着巫统的团结。东马对于中央政府而言,一向是国阵的定存州,而这定存今天也无可避免的受到动摇了。
东马的巫统,在沙菲益阿达退党之前,已经分裂为两派,即以州首席部长拿督慕沙阿曼为首的护主派,和以东海岸仙本那区的拿督斯里沙菲益阿达为首的反中央派。在沙菲益阿达宣布退出巫统后,分裂的传言遂成为事实,对于巫统在仙本那的势力,明显遭到很大的打击。至于这股退党之风,会不会继续扩大至其它巫统的势力地区,还有待进一步的观察。
而沙菲益阿达退党之后的后续行动是什么呢?基于他是不太可能会加入在野党的,所以其自组新党的传言甚嚣尘上。不过,组织新党要通过被政府掌控的注册局批准,这也有一定的难度。想当年,本州的沙巴巫人统一阵线(沙统)为了让路给西马的巫统东渡,而自动解散;后来,一些本州政坛不满巫统的政客企图重新申请注册新沙统,使之复活,却是扰扰攘攘的搞了十几年也不能成事,这显然与政府的从中作梗和百般阻扰有关。
今年的穆斯林封斋落在6月6日,后天(7月6日)才达到斋戒一个月的圆满期。而封斋在穆斯林而言,有宽恕、同情的意义。在这个月份里,不论是敌是友,都要以最大的宽怀之心,包容一切,不能够挑起任何仇恨。讽刺的是,巫统的领导者似乎无视斋戒月的传统意义,等不及开斋之后才操刀进行门户清理,而是急切的在封斋期间进行,这说明了什么?
最大的可能性就是开斋之后,首相突然宣布解散国会举行全国大选了!这是由于他看到砂州选举以及最近在西马的双补选皆对国阵有利,为了一劳永逸地解决数项纠缠着他们的课题,进行全国大选创造一个强势政府是非常有必要的。
同时,最近在槟州首席部长林冠英的贪污课题上,国阵尽量将它放大,高调逮捕和提控他,迅速提堂后,再择日审讯。而这预留的审讯空间,也就成为打击行动党的伏笔了。如果大选马上来到,林冠英依旧披甲上阵并凯旋了,他们到时就会把贪污案的审讯提上日程来,然后判他个十年八载的,使他丧失议员的资格,再进行一场…

韩流寒入心

我骨子里其实很讨厌韩国人的。
那是源自于33年前,一次与韩国人接触后产生的不愉快经历而起。
上世纪的80年代,正逢本州的经济蓬勃发展,四处大兴土木,市场一片兴旺。当时的我初入社会,在一家绘制商业招牌的广告公司工作。公司接下一单在丹容亚路海滨旁盖两栋12层楼高共管公寓(Waikiki Apartment)的周边广告牌,我们在公司内把广告牌绘制好了之后,再运载到现场做衔接的组装工作。
就在我们进行组装的时候,一个身材高大魁梧的韩国大汉,与一位来自吉隆坡的同事因某事发生冲突,用英语大吵起来,韩国佬粗鲁和不礼貌的样子第一次印入我的脑海。
后来,附近村落的土著告诉我们,这韩国佬下班后喜欢去餐室灌酒,醉后就到他们的村里闹事,非礼村里的姑娘,使得村人火冒三丈,最终动员全村的人围殴他。听到这样的故事,益发使我对他产生了鄙视,从此对韩国人没有好感。
我不使用韩国产品,尽管三星在电脑屏幕上的技术开发处于领先地位,但是我也不屑选择三星,手机也是。家里唯一属于韩国的电子产品,是LG洗衣机。其他如冷气、电视、电冰箱、电风扇……统统不是。
我总喜欢嘲笑韩国字是世界上最没有艺术能量、最缺乏品味的刻板字,是用HOLITDUKS等几个英文字母东拼西凑而组成的,一个字就像一座小迷宫,毫无生动活泼的美感,日本字比它好看多了。
极为叫好叫座的韩系电视连续剧:《冬季恋歌》、《流星花园》、《我的野蛮女友》、《来自星星的妳》、《太阳的后裔》……我一部也没有追看过,所以韩流不能寒我心。
不过,最近我购入的一台滤水器coway,却是出自韩国的产品!
那是因为我对韩国人的反感也随着时间而淡化,心头的那股仇恨之火因寒流的入侵而变得暖和,不再热辣辣的,于是渐渐可以接受他们了。

我也爱巴佬

行动电脑显示屏的LED灯不亮很久了,打开电脑就一片昏黑,始终没有拿去做。因为在家里使用的时候,我一般习惯衔接去宽大的独立显示屏使用,所以即便行动电脑本身的显示屏没有灯光,我还是可以在大显示屏看东西,这有所依赖造就了我不把它拿去做的懒性。
由于在即将来临的“哈利拉亚”假期里可能会出行,我有携带行动电脑同行的愿望;但是,行动电脑自身的显示屏坏了,总不成把那个大大的独立显示屏也一起带上吧?
 大大的独立显示屏听说我不带它去,就有点不高兴了!它在抗议:平时在家就需要我,现在出行就扔下我!

  所以,没办法了,我必须硬起心肝来,将行动电脑自身的显示屏给修好。这样我才能理直气壮的对家里那台大大的独立显示屏喊话:瞧!我没有你也可以的!
既借此把那台大大的独立显示屏对我的重要性拉低了,也可以在出行时使用行动电脑自身的显示屏,真是“一键双屌”的好计谋!
趁着今天周日,我吃过早餐后,就去电脑城找人帮我修理行动电脑显示屏坏掉的问题。
到达那里的时候还早,店家刚刚开门拉起防盗铁闸,问明了我早早光临的来意不含阴谋之后,那个华人男性店员转头去唤店内的一个友族过来帮我看看问题。
我把实情全盘招供,他最后却全盘翻供。因为我不要将行动电脑留在修理店里过夜,主要是怕自己晚上没有了它会寂寞。而且最重要的是我不想红,尤其是没有兴趣学陈冠希那样,被修理员偷偷把我电脑里储存的艳照搜出来,一一上传去网上供大众欣赏。
所以我对修理员说,我下午2点有活动,要使用到电脑,你能在2点前赶修好也罢,如果不能,我只好蝉过别枝找其他人了。
修理员看来年少气盛,他坚持不能够在一天内修理好,他说自己还不是很熟练,要等师父回来才能够修。我问他师父去了哪里?他说【师父喝茶去,只在此城中,楼深不知处。】
我一听,他妈的!怎么酱像唐诗里那位贾岛的诗作《寻隐者不遇》的诗句语气?!于是作为胶叔的我,立刻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