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8日星期二

沙巴的毒瘤——越境掳綁

沙巴海域掳綁案频传,虽然政府在一年前成立了沙巴东部特别行动保安指挥部,以应对越境掳綁的菲南武装分子,然而所获成效并不大,绑匪依然可以继续轻松地在海上掳綁船员,来去自如,逍遥快活,使这个所谓的保安指挥区形同虚设,沦为国内外的笑柄。

    就在昨天,菲律宾南部武装组织阿布沙耶夫再次现身该国与沙巴交界的海域干案,从一艘载有两人,航经该水域的小游艇上掳走一个德国人,其女伴则不幸被武装分子射杀,全裸毙命游艇上。

    这种掳綁案已经不知道发生过N次了,沙巴安全单位始终没有给出一套有效的治本办法,不禁令国人对政府的治安能力大感失望。民众奔相走告,相互提醒切莫去这些充满危险的区域,以免送羊入虎口,成为武装分子的下一个掳綁目标。至于外国游客,不信邪的就去吧,你们不见棺材不流泪,见到棺材才来流泪,可是一切已经太晚了。

    好比这个昨天被掳綁的70岁德国男人,他与50岁的妻子曾于8年前(2008)在非洲亚丁湾遭到索马里的海盗绑架,被关押在森林的匪窟52天,在海盗取得60万美元的赎金后,他们才获释。然而,不见棺材不流泪的他们,前事已忘,继续再犯。这回遇上凶狠的阿布沙耶夫绑匪,导致其妻子也命丧枪下,正是因为没有吸取过去的惨痛教训,终于迎来了更为惨痛的悲剧!

    沙巴行动党秘书长陈泓缣建议解散沙东安全指挥部,交由内政部或国防部管理,并献议政府赋予讨海的人民拥枪权,作为自身安全的防范。但是,要在这么广袤的海域执行防卫的任务,当然必须投下巨大的财力与人力,才有望解决。况且,内政部或国防部也未必就可以胜任。这说明我们国家的防卫力量是何其的薄弱,一旦与邻国发生战争,敌人如入无人之境,轻轻松松便可占领我国。我们是“幸生太平无战争,唯恐犯境掳綁多”啊!

    至于赋予讨海的人民拥枪权,也不是很好的解决之道,试问遇上武装分子,你手上的枪能对抗他们比你强大的火力?刚发生的德国女人不幸被他们射杀事件,就是由于她手上有枪,并开枪与武装分子驳火,才会遭到他们的还击射杀。如果她没有枪,乖乖在绑匪的枪口下就范,他们也不至于射杀她。所以,当你有枪,你只会处于更加危险的境地,而不是更安全,除非你人数众多和军火的力道够强大。何况,国人也想不明白:在自己国家的海域捕捞或游玩,为何必须自携枪械在身?海岸防卫队在干什么的?


    沙东保安指挥部光明正大的建设在那里,绑匪怎么可能白白送上门?它充其量只能提供一个防御作用罢了,不能够干干的等飞来虫。对付这种犯境干案者,要主动出击攻之,尤其应该以诱杀对付之,还要调动特警参与剿匪行动。以假扮游人或捕鱼人的船在相关水域游弋,安置几个特警藏身船内,水下则潜伏特警,一旦匪船靠近,在炮弹的有效射程内就要把他们连船一起轰掉,不必留活口,这样才能对他们起到震慑的作用。

2016年11月2日星期三

南海风云•大国博弈

与前任阿奎诺政府相比,现任菲律宾总统杜特帝的小国外交手腕要务实和圆滑得多了。虽然被誉为臭口总统,但是他的政治嗅觉却不迟钝,懂得审时度势,深明识时务者为俊杰的道理。见风使舵本是一个优秀的船长必备的常识,有风就要使尽舵,莫待无风空扬帆。

与新国总理李显龙相比,杜特帝总统的眼光显然更独到,对当今的大国博弈政治有深刻的了解与正确的判断。他明白在东方龙崛起的今天,美国已经渐渐失去影响力,老美想重返亚洲而不面对中国的嚴峻挑战,绝对是不可能的。而美国司马昭之心,妄想利用南海国家给中国制造麻烦,拖累中国经济发展的阴谋也是显而易见的。最终的受害国不可能是美国,而是与中国一衣带水,却敢为虎作伥的南海诸小国,这严重后果杜特帝没有理由未想过。

当荷兰海牙国际仲裁庭在712日针对菲律宾与中国在南海岛礁的纷争作出对菲国有利的历史性宣判后,甫上任的杜特帝并没有表现得喜形于色手舞足蹈的忘我境界,而是极其谨慎而平静的看待,最后选择与中国进行两国间的协商,足以显示他的理智。如果说,一个在南海岛礁上与自己有切身利益关系的国家,尚且不积极的要求中国遵守海牙判决,归还岛礁给他;那么,一个跟南海岛礁不着边,压根儿没瓜葛的小国新加坡,又能凭怎样的理据来要求中国遵守判决呢?

由于上世纪的资本与无产两大政治意识形态阵营对立之争,而使选择美国主子的新加坡从中受益,加上管理有方,使该国迅速崛起,成为东南亚的经济强国。可惜,新国版图有限,毕竟是个小国,小国无外交,必须在大国的夹缝中寻求苟存,这是在现实世界中很残酷的游戏规则。开国元首李光耀故去后,新国的精英们似乎忘记了自己的先天不足条件,以为只要靠着精英头脑,就可以继续的在各大国间游走撞骗,继续的以美国的马首是瞻,一如既往的看扁中国。千禧年以前,中国自顾不暇,也没办法影响周边国家投向他怀抱,所以新国那时的日子过得惬意自在。
   
当李显龙访问美国,多管闲事地高调提出要求中国遵守海牙仲裁庭的判决之后,新国开始感受到中国反弹过来的报复压力,在他国家的各领域浮现出来了。中国崛起后的影响力终于在这次的南海问题上爆发,让新国的脚趾重重的踢到了铁板,流出血来!新加坡向来习惯了美国主子的办事方式,却不知道中国的办事作风是迥然不同的。百余年前的中国,积弱太深,经历了西欧诸强侵略的耻辱,故后代的中国人无不铭记丧权辱国的深刻教训,民族性与爱国心都极旺盛,绝对不会接受国家利益遭盗窃的挑衅。
   
新加坡是一个主权独立的国家,这是没有错的。不过,新加坡在与自己无关痛痒的南海纷争上插进一脚,却是错了。新国的所谓精英似乎没有看透,今天的中国已经不是当年的吴下阿蒙了,沧海桑田,中国经历了邓小平指导的改革开放之巨变后,已经从国家的一无所有变成什么都有了,以前比中国进步的东南亚诸国,早已被中国超越,由此可见巨龙的潜力呀!其实,不必在下个世纪,就在这个世纪吧,中国打了个喷嚏,周边诸国都要感冒了,你能说中国的实力不足挂齿吗?当年的睡狮在沉睡了数百年后,已经清醒过来了,它所带来的改变世界格局影响是可怕而深远的,何况新国的地理位置也同在亚洲,腹背均受敌,焉可逃出强国五指山的控制?

中美两国互秀肌肉的时候,你不是当个中立的旁观者,静坐壁上观看龙虎相争,而是贸然的进入他们的战斗风暴圈里偏帮一方,对另一方指手划脚,试问,被你挑衅的一方,会瞧得起你这只小花猫吗?凡事必量力而为,大国博弈的游戏,即使日本也玩不起来,何况新加坡?

随着杜特帝换边效应的游戏,大马的首相也趁热打铁,走去拥抱中国,虽然这被诠释为主要目的是向中国通财借钱度难关,但是,拿人钱财替人消灾,是天经地义,也等如是换码头了。眼看过去的马仔一个个蝉过他枝,琵琶别抱,如果美国不愿自动放弃在南海的博弈筹码,那么就必须也给这些离心的马前卒一些甜头。最终,左右逢源的最大赢家,还是南海这些敢于挑动大国神经的小国家!


大国向大国秀的是肌肉,大国向小国秀的是钞票,这是实力悬殊的现实。花钱买马仔是国际准则,海牙仲裁庭也一筹莫展!

控诉老贼马哈迪的7大罪状

老贼马哈迪在位 22 年( 1981 ~ 2003 ),到底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使人民这么痛恨他呢?如果之前你没有这种感受,那么你肯定对我国的政治一点也不关心;要不然就是太年轻,在老贼为非作歹的年代还未出世或年纪小。那么,看看以下这些老贼马哈迪的罪状,你就会对这个造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