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六四天安门事件晋30周年的反思

图片
历经了29年(1989~2018)的磨合,六四天安门事件的伤痛至今只残留在受害者家属及一些企图颠覆政府的外国不法份子的脑海里,对一般人而言,那已经是遥远且无关痛痒的记忆了。
虽然事件的切身相关者之亲朋到了今天仍然不放弃向政府喊话,要求平反六四事件,但是每次都不获政府当局的回应。其实,只要中共政权继续存在,六四事件就不会有平反的一天,因为他们已经定义该事件是一起学生结合海外势力的反革命阴谋,企图推翻政府之罪行。在这种罪名下,中共是受害者,学生是麻烦的制造者,若向家属低头赔款给死难者,就表示政府犯下严重的错误了,所以为了不使民众对政府的领导能力产生怀疑,哪里可能会反过来承认自己错学生对?
当年包围现场的军队曾经发出清场命令,限时学生解散并离开天安门广场,然而学生却抗命与政府对着干,毫无自觉的沦为以暴力推翻政府者,这即使在号称当代最民主的国家里,也是不可被容忍的事情。学生抗命,军队执行命令,何错之有?
再说,六四事件之后,以邓小平为主的中共朝向改革开放,推动全民共荣的政策大力发展国家经济,从容许一小部分人先富,到今天绝大部分人都富,30年里造就了无数的小康之家甚至豪商巨贾,十几亿的人民实现了丰衣足食的民族复兴强国之梦,大家普遍接受中共的一党专政领导模式。因此,除了死难者的家属与来自海外势力的唯恐中国不乱者,国内还有多少人真正在乎六四事件的谁是谁非呢?
而在受惠于经济成果丰硕,享受生活素质提高的人民目睹现状的心里,反而怀疑六四事件学生示威的正当性。在理论上支持政府于六四事件中对付示威学生的镇压手法,并认同邓小平说的:“牺牲这些人可以让中国换来20年的持续和平发展。”
诚然,中共今天愿意进行更大力度的改革开放,让全民享有资本市场经济政策带来的好处,与当年的六四事件影响不无关系。政府自觉有愧于民,从反省中修正自己的政策,形成一套“中国式的社会主义”理论作为党国的指引,也验证了踏着这些被牺牲的人之尸体,攀上世界经济的殿堂和换取了长治久安之和平环境的邓公预言。但是,若希望中国政府会为六四事件平反,则别想了。
中共的幸运之处,是六四发生在手机还未普及的上世纪90年代,要是发生在人手一机的今天,就会有大量现场军队清场杀戮示威者的视频出现,在证据确凿面前,死难者的真实人数恐怕就不是中共当局可以一家之言予以掩盖的了。
人类是三维度空间的产物,只能够推测而无法预知未发生的事情。假设我们是具有五维度空间…

多年以后

昨晚,我独个儿坐在房间的书桌,浏览行动电脑屏幕上关于马杀鸡的后续讯息。
浏览的时间一长,就感到有点疲累了,尤其是一双眼睛,几乎睁不开来。这时我听见身后的沙发传来一阵奇怪的声音,于是我好奇的把头转过去看。
不看犹可,一看之下马上把我吓呆了!我看见沙发上隐约坐着一个人,但是他全身一片朦胧,像被一团白雾裹着似的。不久,从他的足部开始慢慢的清晰起来,然后那包裹着他的白雾仿佛被掀开,全身清清楚楚实实在在的呈现在我面前。
他是个年约20余岁的年轻人,发型理了个平头,穿着灰白色的长袖衬衫,配一条浅蓝色的牛仔裤,正面带微笑的看着我。
我已经被吓得浑身发抖了,然而就在这时沙发的旁边居然又冒出一个人来,也是从朦胧到清晰,接着另一个也在房间的角落无中生有的出现,两个穿的服装跟第一个很类似。三个人看来都是年轻的男性,而且容貌都长得一脸俊俏,最后出现的那个头发比较长跟乱。
由于太惊悚了,导致我牙关也硬掉,无法发出声音来,只好在书桌上用笔写字在纸上给他们看。我写了“时空旅行者?”,然后给他们看。
他们看后大笑,点头承认,我这才相信原来真的有“时空旅者”这回事!我渐渐对他们不感到恐惧了,因为跟“鬼”比较起来,他们只是未来的人类罢了,没有这么令我感到害怕。
那第一个出现在我面前的人,将他的手机递过来给我看,我接过手机往屏幕上瞧,是一则录像新闻讯息,内容是首相安华出席过了前故首相敦马哈迪的葬礼后,刚刚在国家清真寺祈祷出来,在走廊上回答各报记者的问题。这时,录像也拍摄副首相林伯从清真寺里出来,他头上戴着一顶黑色的“宋谷”帽,腰部缠着一条“沙笼”,也不知道他是几时皈依了伊斯兰教的。
新闻记者也提及已经入狱两年的前首相纳吉,在每次被狱卒提出来放风的时候,都会向天空高喊“烈火莫熄”,显然有仿冒安华浴火重生的再版意图,不过能有多少人支持他的“烈火莫熄”让他东山再起回到布城当首相,则不得而知了。该主播认为,如果华哥的政府没有行差踏错招惹民怨的话,纳吉的“烈火莫熄”是不容易燃烧起来的,他出狱后最多只能在布城做个裁缝的布匠罢了,首相宝座是再也轮不到他了。
采访的记者没有提及纳吉夫人罗丝玛的近况如何,是入狱了?是改嫁了?还是……每天往监狱里给纳吉送饭?我向这三个时空旅者探询,他们也摇摇头表示不知道,我虽然有知的权利,但是没有人能告诉我,所以有权利也没用。
后来我因为膀胱鼓胀感到尿急而醒过来了。

变天,成就了谁之盛宴?

被形容为大马有史以来竞争最为激烈的第14届全国大选,在经历了5月9日的9个小时混战分出胜负之后,已然尘埃落定。
诚然,政治评论者现在对选举结果所作的一切论述,都将被视为事后诸葛或马后炮,是不具有什么意义的。但是作为国民,谁不希望能深究造成选举结果的因素为何?所以本文旨在试图分析促成各政党胜败的因素和对新政权的探索罢了,以便作为前车之鉴的历史教训。
在大马执政了半个世纪的巫统,是全世界唯一没有下过台的执政政府。巫统的执政经历是从国家独立(1957年)开始的,一直到今年的5月9日正式终结。巫统由在朝执政转为在野党,促使国家实现了民主政治程序的另一个高度——政党轮替。
选前大多数政治观察家分析都看好国阵会胜出继续掌政,选后结果却显示国阵下台,大马变天。巫统被原任首相纳吉亲自结束了在大马政坛长达半个世纪的统治,他变成了国阵与巫统的末代首相。这种结果与政治观察家的预测大相径庭,导致很多政治观察家对本届大选国阵的惨败下台结局纷纷掉眼镜。
任何政党在一个国家执政太久,都难免会自我堕落,因为政权乃由人操纵,过度的权力会使人腐败,人的因素决定了一个历史悠久政党的命运。巫统的一众领导向来认为只要获得27万余军警、161万公务员、垦殖民和马来族群的支持,政权就可以稳固如磐石了。没想到这种思维竟成为巫统的隐患,令巫统麻木,并使马来海啸悄然形成,而这些巫统领军者浑然不知危机已至,仍陶醉在巫统必胜的自我催眠境界中。
今天纳吉政府不顾民瘼,悍然推行一系列向人民剥削的吸金政策,导致人们的生活日渐艰苦,已到了捉襟见肘的地步,迫使人民产生推翻政府的强烈欲望。尽管曾经在位22年的首相马哈迪就是纳吉的师父,也曾经干过无数败坏国家的事情,包括贪污滥权独裁霸道,令人不齿;但是人民饥不择食,你对他说这是毒药,他也会毫不犹豫的喝下,因为倒政府之心坚决,已经顾不了这些了。
纳吉的损民政策,以征收消费税(GST)为最。其次是过路费的不断调涨、取消汽油津贴,这些都是严重影响民生的大问题。以消费税来说,纳吉政府在实施之前安慰人民说,货物不一定会随之涨价,反之会降价。但是,实行之后的情况并非如此,货物没有因此而降价,人民觉得自己在购物时,还是免不了要多付额外的GST钱,这与货物本身涨价有何差别吗?!
除了消费税不得民心,纳吉政府疑涉及数起与最高当局有关联的命案,如:蒙古女郎命案(2006年)、赵明福坠楼命案(2009年)、副检察官凯文…

处在风口浪尖下的华裔如何选择?

即将到来的第14届国会选举,很有可能会成为我国政治生态的一次分水岭。原执政的国阵政府,在声名狼藉的纳吉领导下参选,正面对来自反对党炽热反风的强力吹袭。反对党希望掀起马来海啸,与国阵联盟一较高下,逐鹿中原问鼎布城执政中央,达到改朝换代的目的。
在人心向背与一连串丑闻缠身的打击下,纳吉政府显然处于下风,尚未交锋已闻四面楚歌,这堪称是国阵自独立以来最艰巨难打的一仗。虽然不能乐观的说反对党可以就此顺利的夺取中央执政权,但是国阵若想像昔日那样在选举中轻松过关则遥不可及了。
本届大选有两大主要集团与一个政党共争夺国家领导权,他们是原执政党国民阵线、反对党联合阵线希望联盟以及准备单打独斗的伊斯兰党。这两大集团与伊党都拥有可观的支持者,尤其是国阵,因为倚仗原执政党的便利,可以动用一切资源来应对挑战。但是反对党也不是省油的灯,他们成功挑起政府在施政上的弊端,特别是对广大百姓日常生活容易造成经济负担的消费税、汽油、过路费等,加上纳吉不懂洁身自爱的道理,以致被揭发贪污的行为和数起被怀疑与他有关连的命案;这些命案因为有高层在幕后操纵,使得案情难以查办,终至变成了悬案。
许多希盟的支持者以为本届大选全力支持反对党达到改朝换代后,便是希盟执政中央。这未免太高估了希盟而小觑了其它两大阵营的能耐。欲改朝换代的华裔选民固然会倾力支持反对党以期推翻纳吉,而反对纳吉却对行动党执政有所顾忌的保守马来选民,估计会把票投给伊斯兰党,他们希望伊斯兰党可以取代巫统执政,以保持马来人在朝的地位。而反对纳吉却同样不满前首相敦马哈迪者,视两大集团为两颗在比烂的烂苹果,对投票的愿景意兴阑珊,将投废票或干脆不去投票,因此本届的国会选举之交锋将变得异常激烈。
笔者认为,5月9日的选举结果,可能会出现逐鹿中原的三方皆无法取得足够单独执政的尴尬局面。届时,纳吉为保执政权以便继续出任首相,必然会与在选举中有所斩获的伊斯兰党谈条件结盟组联合政府,而伊党的主席哈迪则毫无悬念的出任副首相一职,希望联盟此时便只好靠边站,对国阵伊党的结合干瞪眼了。
从国阵和伊党经常的眉来眼去互相约会苟合来看,热恋中的他们进入谈婚论嫁的阶段也为期不远了。一旦国阵伊党的结合成真,则华裔就是最大的输家,这不但意味着政府里不再有代表华社的部长,更令人担忧的是,国阵伊党的合作条件之一可能会附带有实行伊斯兰法治国的方案,当尘埃落定后,大马成为神权治国的时代也就翩然而至了!由于…

正告民主行动党党魁林伯

行动党不顾支持者反对,执意要与过去的死对头老贼马哈迪联袂决战大选似乎已成定局。这使我们选民看到所有自大的政治人物都会犯的一个通病:不理会选民的意愿,自己指出一条路线图叫选民跟着走就是。
也许自视过高的他们认为选民没有他们聪慧,所以没有必要依照选民的意愿走,即使某项党的决定面对支持者的激烈反对,他们也不会当一回事的去检讨;当大选结束,成绩达不到他们的理想时,才来懊恼,这种情形我也见过多次了。一些对党魁忠心耿耿,将之视为神的支持者不去怀疑这路线图是对是错,照样惟命是从的跟随,最后则导致了党魁翻车全部受伤,党魁坠海全部溺水的愚忠牺牲精神,还美其名曰:讲义气!
我是不欣赏这种愚忠的,因为每个人做一件事情,都必有他的原因跟目的。而每个人的不同个性则决定了各自思维的不一致,我们对于领导也必须要存有怀疑的心态。记得小的时候看悬疑故事电影,背后隐藏的破坏组织者到最后被捕时,观众才赫然发现他竟然就是组织的头目,而在真相被揭露前,有谁会预早防备他呢?所以,作为坐在领导阶级的人,并非就一定靠得住的,有时被他偷偷的出卖了,还傻傻的把他视作英雄或恩人,岂不可悲?
在我国,老贼马哈迪的臭名可谓如雷贯耳,干过的坏事不胫而走,造就的恶障罄竹难书。基本上,老贼马哈迪与华人是有不共戴天之仇的,今天很多sohai不知道或选择性遗忘这段历史的伤痛,认贼作父,妄想支持他再当首相复辟独裁极权统治,为虎作伥,非常可悲!真相是:国家独立60年,老贼自己就治理了30年,结果,国家今天被他治理到怎样?不但百病丛生,还逐渐落后,如果说老贼没有贪污国家的钱,连猫狗也不信,如果说老贼贪污的钱比纳吉少,也是猫狗也不信!
老贼是国家的一级罪人,今天倚老卖老企图再登相位,不说别的,单看他这年岁90好几的人,还有这样的勃勃野心,你就知道他不会是真心的为解救国家而来了,他的另外目的昭然若揭呀!再说,他要解救国家的什么呢?难道老贼当政时国家没有发生现在的状况吗?难道当时什么问题也没有吗?不是的,当时百业行情好,是因为国库还有盈余,流动的钱比较多,后来却逐渐被他掏空了。保守的估计,单是被他亏掉的钱就有几千亿之多,所以这并不是他会不会治理国家的指标,他乃不折不扣的败家仔才是真的!有因才有果,sohai们不要只看到后面的果,还要去看看形成这个困境的前因,始能明白谁才是国家真正的盗贼!
行动党当年痛骂老贼,与之势不两立,我们还以为林伯有浩然正气,但是…

反对党的路线图一团糟

不管是执政党还是反对党的政客们,大选时都妄图利用自己的一套路线图来说服人民投选他们,尽管这路线图并不是选民要的,可是他们选定了。
尤其是投选反对党的选民最无奈,明明就是有关的反对党有求于自己,想自己投他们一票,可是路线图并不是按照选民的意愿来选择,而是用他们自己所选的图。
遇上有主见的选民,他绝不会投票给你,因为你的执政路线图没有击中他的要害,而是跟他的诉求南辕北辙。

反对党经常犯的一个盲点就是:以为人民迫切需要改朝换代,非投选他不行,故悍然不顾支持者对路线图持的反对意见,或可说是视而不见。
如果执政党真的已经造成国家民不聊生的地步,那么反对党不论推出什么路线图,甚至完全就没有路线图,人民也会前仆后继的给你们支持,助你们推翻现政上台执政。
但是,在没有达到民不聊生的境地,反对党却高调的要人民接受你的路线图,那就注定要失败的。
反对党往往不能洞悉先机,他们高估了自己的实力,还可能是不自量力。每当选举的尘埃落定,确认反对党败北的时候,才来哀鸿遍野四处寻找失败的理由。其实这些会造成失败的理由并非选后才有,而是老早就有预兆了,只是一切都因为胜利的欲望冲昏了头脑,完全无视这些失败的征兆,导致反对党一脚踩进陷阱中,一次又一次的错过了机会。
以现今反对党的素质,是没有可能推翻现政府获得执政权的,最多可以达到与现政府抗衡的地步。
如果以“可口可乐”与“百事可乐”作竞争之选,“可口可乐”代表反对党的马旺配,“百事可乐”代表执政党,问我选谁?那么,我会告诉你:我选“百事可乐”。
历史悠久的“可口可乐”里面有位全国人民公认的大贪和独裁者,而历史较浅的“百事可乐”虽然也有贪,但是不如那个老贼贪得多。
如果说现政府重新执政后,继续贪污的钱就会超过老贼,那我是相信的啦。不过,如果老贼再登相位呢?就不会再贪污吗?这个我是不信的啦。
这世上哪个政府不涉及贪污的?当年上台的韩国总统朴槿惠,号称整肃国家贪腐,可是后来呢?却成了第三位被捕下狱的涉贪总统!
我不是要提倡政府贪污,而是告诉大家,我们人民是很难去控制谁上台贪污谁上台不贪污的。今天你说希盟上台执政一定不贪污,这也只是你的愿望罢了,而我们是不信的。
以巨贪大鳄来反小鳄,其理论基本上已经站不住脚,焉能叫人民不顾一切的支持老贼呢?
我认为,即将来到的大选,国阵必定会再度胜出,而且很可能会狂胜,这还得拜反对党的固执和有违道德的路线图助其一臂之

中国台海统一很简单?新国媒体一语道破真相(转帖)

新加坡媒体日前报导称,应当承认,与大陆人的富于幻想和痴情相反,台湾人在定位和判断对手这一点上始终是头脑清醒的,无论大陆如何温情、蓝绿谁在执政,台湾朝野均将大陆看成是一个试图吞并己的敌手。
中国无论如何都要解放台湾 在如何对付大陆的问题上,台湾人也是精明的。他们一方面拒绝「统一」和「一中」议题,另一方面则利用大陆急于统一的心理而索取好处和让步,以争取「台湾利益的最大化」。
台湾人可能会为己的精明和占了便宜而得意,但是台湾人有一种近视症,没有看到己的先天劣势和长此下去的巨大风险。
一、台湾的先天劣势和台湾人的认识盲点 在两岸博弈中,台湾先天地处于劣势地位。两岸力量对比早有定局:大陆强而台湾弱。
大陆的军事力量早已今非昔比 即便过去大陆处于动乱贫困时,台湾也没有能力反攻大陆。今日大陆的力量已更是今非昔比。所以无论台湾人如何努力和精明,也不可能改变这一陆强台弱的力量对比格局。
许多台湾人也许明白这一点,但他们会说,「不是还有美国支持我们吗?」曾有人撰文说大陆没有台海言战的本钱。其理由有两个:一是美国的军事力量如何厉害,二是大陆经不起长期的战争拖累。
认为美国会为台湾的利益而与大陆开战,这很可能是台湾人的一个巨大误判。将己的命运寄托在他人的「拔刀相助」上,这是非常冒险而不保险的。恐怕台湾根本撑不到美国救援到来,而且,谁知道会不会有救援呢?
美国的军事力量强大固然不假,但台湾人应当明白,站在美国的利益上来看,美中关系毕竟比美台关系重要得多,台湾在美国的全球关系格局中终归只是一个很小的棋子。美国人不可能会为台湾「两肋插刀」的。
况且,如笔者曾撰文指出的,朝鲜战争和越南战争,都未获胜,已成美国的历史教训,而今日伊拉克和阿富汗两场战争,美国又陷入泥潭,分身乏术,对付伊朗、朝鲜三等小国,尚且束手无策,美国怎么可能会与比朝、越、伊、阿强大百倍的中国开战呢?最多卖点武器给台湾而已。
美国军事力量虽强,但不会帮助台湾 这就是台湾人最大的底牌。这一底牌对大陆来说其实没有什么可怕的。
从总的趋势看,美国的力量在逐渐消退,大陆的力量在逐渐崛起。台湾靠美国牌来实现独立的前景只会日益暗澹。至于说大陆经不起长期的战争拖累,难道台湾这一完全靠外贸吃饭、易被封锁的小岛,会比幅员辽阔、人口众多和经济成体系的大陆,更经得起长期的战争拖累和封锁?
况且这也太低估了一个集权体制的生存能力和意志力。
蔡英文想依靠美国怕是没什么指望 台湾人还有一个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