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莫忘大马的国家旧伤口

不出所料,卖国老贼马哈迪几度散手,就将当年“茅草行动”的责任大力甩掉,推卸干净,否认当时身兼内政部长的自己要为签署这项法令和发动逮捕道歉,却坚称自己是正义的天使化身!
“茅草行动(Operasi Lalang)”是大马政府于上世纪的1987年10月27日援引1960年的内部安全法令(Internal Security Act),简称内安法令(ISA)进行的大逮捕行动名称。按照内安法令的条文,在该法令下被捕者,可以在无需任何理由之下自动被扣留60天,一旦60天期满后,如果当局认为被捕者有必要继续被关押,则由内政部长签署延续拘留令。每一次签署的扣留期为两年,两年届满后如有需要再扣留,必须再次由内政部长签发新的扣留令,才能继续将受害者扣押。而当年的内政部长正是卖国老贼马哈迪,故他今天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不是用一句否认就可以撇开历史责任做切割的。
警方当时以危害国家为由,对119位朝野政党领袖、华教人士、环保分子、社运分子、宗教人士等进行搜捕扣押,事件同时波及三家报章,包括英文报《星报》、中文报《星洲日报》及马来文报《祖国日报》也被勒令关闭,国家局势呈现紧张。
事实是,“茅草行动”乃巫统当权派为了转移1987年党争的视线,而刻意营造的白色恐怖,藉此削弱马来西亚的司法独立制度。
“茅草行动”发生后,以卖国老贼马哈迪为首的大马政府实行霸道独裁的威权统治,更加严厉管制所有的法令。在翌年更改印刷和出版法令,实施对印刷公司和出版商更严厉的监管,要求他们每年更新印刷执照。若印刷执照被吊销,将不得以法律途径上诉高庭。再者,若印刷公司或出版商被证实刊发假新闻,该编辑将监禁不超过3年。
“茅草行动”过后,马哈迪制定一项全新的《官方机密保护法令》(Official Secret Act,简称OSA)

大约在明年

轻轻的我想问问你,
全国大选几时举行?
漫漫长夜里,未来日子里,
我都想着把你推下去;
前方的路虽然太崎岖,
我也轻易不会放弃,
虽然迎著风,虽然下著雨,
我在风雨之中掐死你!
没有你的日子里,
我活的更加有意义, 没有我的岁月里, 你将要切腹自尽。
我问你何时解散国会? 你说自己也没idea, 不是在昨天, 不是在今夜, 我想大约会是在明年。

被短浅的历史文化逼疯?

众所周知,伊斯兰教发源于7世纪(公元610年)的沙特阿拉伯,可以说是中东诸民族(除了犹太)的传统宗教。其后通过不断对外扩张、经商交往、文化交流、向世界各地派出传教士等多种途径而得到广泛的传播开来。13世纪末,西印度古吉拉特的穆斯林商人将伊斯兰教带入东南亚地区,令原信奉印度教、佛教和万物有灵以及农村地区信仰土地、丛林有灵的古老信仰的部分马来民族开始皈依了伊斯兰教,他们属于逊尼派(另一个是什叶派)。17世纪,伊斯兰教在印尼和马来半岛蓬勃发展,最后取代了原来的信仰,成为两地马来民族的固有宗教。
现代的学者普遍认为马来人的文化起源于公元2500年前,在19世纪达到盛世的顶峰。他们在历史上受到印度教文化的影响至钜,在15世纪改信伊斯兰教之前,大部分马来人都是印度教徒。此外,他们的文化也深受其他民族文化之影响,主要是暹罗人、爪哇人和苏门答腊人。因此,相对于全世界民族崛起的历史年代而言,马来族是一个非常年轻的民族。
马来语属南岛语系,拥有多种方言。由于历史的短浅,马来人创造的独特文字在还没有萌芽前就胎死腹中,被阿拉伯字母文字无情的取代,现在则改用拉丁字母来拼写了。他们不管在文化上还是文字上,仿佛都是东拼西凑而成的外来东西,糅合起来就成为了马来文化,真正由该民族自创的具民族特色之物屈指可数。
马来西亚是由多民族组成的国家,立国初期的三大民族为马来族,华族与印度族,其他少部分的民族是小黑人族、卡达山族、达雅族、泰族。马来族占全国人口的69%(涵盖信奉伊斯兰教者),华族占人口21%,印度族占人口8%,其他占人口2%。
西马的马来族分布于马来半岛中南部,多于大约1千年前迁自邻国印度尼西亚,并混入了华人、印度人、泰人和阿拉伯人的血统。东马的马来族则多属于汶莱裔以及印尼加里曼丹的土著,虽然还保留各自的传统文化,但是都信奉伊斯兰教,以广义来说,都属于马来民族。
在马来西亚,马来族在人口上占了绝对多数的优势,上世纪的时候,他们在政经文教方面还处于劣势,没有自信,无法与国内拥有比较深厚历史背景的华印族争一日之长,因此也相对的收敛,比较不那么的偏激。随着政府的大力扶助,马来族在90年代冒起一批又一批的精英,开始在社会上崭露头角,许多公司高职都由马来人出任;然后,在政治方面也掌控了绝对的优势,可谓空前的强大,自信满满了。
今天在西马出现的极端偏激和宗教情绪,并不是偶发的,乃是他们蓄劲已久的不满,在获得了民族的自…

达法定退休年龄后发的一笔小财

流金岁月,岁月如流,流什么?你爱说它流眼泪、流鼻涕、流马尿、流口水、流血、流汗、流感……都可以。
但是不留的也是岁月噢。这就是中文字的无穷奥妙,所以鼓吹消灭华小是错误的,我是全力支持华小永远存在的,因为我就是胶叔,我就是喜欢华小,我就是喜欢残体字。
一转眼年纪已经来到知天命之年了,再转眼又到了55岁法定领取EPF的年龄,昨天拿年假到EPF总部办理领取公积金事宜。
之前总是听见反对党说我们的EPF被鸡哥拿去用了,当我们达到法定退休的年纪时,EPF户头将没有钱了,绘声绘影,说的跟真的一样,恐怖极了,导致我昨天怀着揣揣不安的心情来到EPF总部,望着那楼高10层的大厦叹息,极度担心那边的职员会对我说:你的EPF已借给鸡哥去投资使用了,你暂时不能领取存款。
哇!如果真的是这样,那还得了?不要惹我发飙起来投反对党的一票喔!
结果事实胜于雄辩,人家一分钱也没动我的,笑容可掬的职员亲切地对我说,如果我要全额领出存款也可以哦。姑勿论我的钱太少没有引起鸡哥的注意,还是我的钱太多他不敢冒险用(因为知道我即将达到退休的年龄了),总之就是钱还在户头的意思。
由此看来,是反对党在存心靠害污蔑,徒安个莫须有的罪名给鸡哥的,目的是要我们拒绝鸡哥,把票投给他们。
我相信鸡哥也是有动用EPF的钱去解决他的一些问题啦,但是基于这些被动用了存款的会员都还没有达到法定退休年龄,只能够向EPF借出一小部分来用,不能一次过取出全额,那么,如果鸡哥先拿他们的钱来用,到他们已达退休的年纪时还在世的话,只要一分不少的给他们提取,这又有何问题呢?
要是没有发生会员到了法定退休年龄去申请领取EPF时没有钱可给的事情,就不能说鸡哥是坑掉你们的钱。
去公积金总部办理自己的存款时,发生了一段温情满人间的好人好事小插曲。
话说我找到一个停车位后,就倒车进去泊好。熄了引擎后,正准备取出备用的停车固本来刮停车的时间,突然看到一个人趋近我的车窗边,我看到对方是一个年约20余岁的华裔帅哥,于是就落下车窗镜看看他有什么事需要帮忙的?他辟头就用我听不懂的西方恶魔语言跟我说话,他的左手则拿着一张固本递给我,即使听不懂他说什么,也大略知道他的意思是说这张固本还有35

改朝换代其实是换汤不换药

我国自2008年3月8日举行的第12届全国大选伊始,人民要求改朝换代的呼声此起彼落,对我国执政党的国民阵线治国模式感到绝望的有识之士纷纷投入反对党麾下,竭力为我国的政治环境营造出两线制的新模式,以期在大选来临时推翻国阵,取代前朝执政。
但是,改朝换代真的就能够解决当前政府的弊端吗?如何可以证明新党执政必然比前朝好呢?也许您会推荐我去看一看行动党治下的槟城,确定它比过去的民政党治下要好。然而,行动党治理的不过是一个州属,并不是在全国执政,若要在全国执政又要维持这种治理的成效,是否真的可以功盖前朝呢?恐怕尚难预料。
当然,我也无法认定改朝换代就不会比前朝更好。如果世上的所有事物要追求进步,就无可避免的要进入除旧布新的环节;将旧的除去,迎来新的与更好的事物,是人类在生活的历史长河中必然的走向。换句话说,就是从落后中进步,在经验中改进不佳之处以达致更理想的生活素质。
马来西亚是一个以马来人占了绝对多数的国家,基于我国的这个先天政治现实,仅靠少数族裔在选举中发挥不上改朝换代的作用,必须加入一半马来人口的反政府力量,才有可能成事。而这一半人口的马来人反政府力量要去哪里找?
华印裔受到国阵政府不公平政策之对待早已不是秘密,在这种不公政策的影响之下,两个当初曾经与马来族裔携手共同建国的少数族裔,心理不平衡之心态不言而喻,所以这两个族群存在极强烈的改朝换代愿望也就不足为怪了。
之前已经说过,由于马来人是国内三大种族中人数占了压倒性优势的一群,在國家里所扮演的角色和占有的利益比重必然要高于另外的两族,因此所有欲执政中央的政党,都必须讨好他们,以便赢取他们手中的一票,连在野的反对党也同样不能幸免的沦为讨喜他们的票奴。
从这里我们可以清楚的看到,在野党为了获得马来人投选的一票,在全国大选中是绝对不会开出有损他们既得利益的竞选宣言的,比如取消新经济政策、马来人特权、承认独中统考、开放只准土著购买的高回酬率信托股等等。这就很明显了:即便是反对党能够在来届大选赢获中央执政权吧,为了巩固政治资本以及保障执政党的权益,唯一的出路就是遵循国阵巫统的讨好马来人政策,萧规曹随地继续实行这种换汤不换药的政治游戏规则。谁做都一样,届时华印裔在这个国家的权益并没有变得更好,换与不换政府对我们来说根本是无关痛痒啊!
故,我国政治在可预见的将来,执政党都要受到这种为最大种族的利益护航作为一种被约束的政治模式,长此以往必须受到这…

卖国老贼版创世纪

起初,老贼马哈迪创造霸权。
他说,要做强盗政府,打压人民,于是霸道横行。
老贼看霸权是好的,就用霸道豢养一群愚民。
老贼称霸权是善,称德政是恶,善恶分明,这是他拜相后的第五年。
老贼说,官清书吏瘦,必须要贪;他就以身作则,把敛财当作己任。
事情就这样成了,这是他拜相后的第七年。
老贼说,东马国阵定存的回教徒严缺,必须从邻国引入菲南回教徒,发给身份证,以让他们在大选时起到颠覆州政权的化学作用,事情就这样成了,这是他拜相后的第七年半。
老贼说,必须管治言论自由,于是文字狱在普天之下莫非皇土的海外诞生,坑儒折笔要人民噤声,事就这样成了,这是他拜相后的第十年。
老贼说,为巩固自己的权力,必须搞搞裙带朋党风,于是你帮我我帮你的风气炽盛,没关系者莫能涉足其中,事情就这样成了,这是他拜相后的第十一年。
老贼说,民主是不健全的东西,不可给人民太过自由,于是政府立法管制人民的自由,事情就这样成了,这是他拜相后的第十二年半。
老贼说,司法不能给予独立,必须听从他吩咐,要对付谁就对付谁,如鱼得水,事情就这样成了,这是他拜相后的第十四年半。
老贼说,华巫不是一家亲,是两家仇,由于没有证据可以反驳他,于是他的分化种族的手段又得逞,事情就这样成了,这是他拜相后的第十六年。
老贼说,内安法令是护身符,它必须存在以及要为政府服务,事情就这样成了,这是他拜相后的第十七年。
后来进入第廿二年,千夫所指的他黯然下台,沉寂了几年,老贼伏枥,志在卖国,最后因自身利益受损,欲哭无鳄鱼的眼泪,只好以可口可乐洗心革面,以为自己已经漂白,出来再搅浑政局,看鸡爷不顺眼,痛骂他这个做得不对,那个干得不好,事情就这样成了,这是他下台后的第八年。
每次看到他发表对鸡爷指手划脚的批评伟论,给我的感觉是他对着一口大镜在骂自己,自己是始作俑者,没有理由不知浑身沾满了屎的。
既然早已知晓,还出来搞搞震,不是想欺骗人民又是什么?
阿门!
**陈太福音第一章第1

“或会”成为今后申办活动的指南吗?

隆市政厅以“或会”成为IS攻击目标为由,不放行啤酒节的申办,打开“或会”的假设先河,令人担忧当局今后会不会以此不成文的“或会”假设理由,来作为推搪拒绝某些不中他意者的活动申请,影响更多的其它活动申办权呢?
马华总会长廖中莱说,隆市政厅拒绝申办啤酒节的理由不含种族与宗教的成分,无疑是打脸自己对IS这个组织的性质“假装无知”。IS是个以宣扬极端伊斯兰思想为主的恐怖组织,而伊斯兰教规是不准教徒碰触啤酒的。早前已经有数家7-ELEVEN宣布店内不再售卖啤酒,被认为是对国内占绝大多数的回教徒妥协。鉴往知来,啤酒节在这个以回教为国教的国家里,是必然会遭受到他们排斥的,请问廖总会长:这不是宗教因素是什么?
政府整天在炫耀他们的反恐功绩如何如何成功,可是假恐怖组织之名宣判啤酒节的申办死刑,将啤酒节预先硬性假设为“或会”遭IS攻击,难道这是政府预先向恐怖组织妥协的讨好意思吗?一个有能力的政府,是必须为保护人民的生命财产与匪徒抗争到底,而不是对他们做出妥协的行为。因为这样的妥协只会助长匪徒的气焰,壮大他们的予取予求,反过来被他们所控制了,对打击他们一点作用也没有。
何况,从有啤酒节以来的历次盛会,也没有发生过安全的问题,这样随便指出某个活动隐含安全问题,隆市政厅的依据在哪里?这种不是理由的烂理由,若依此类推,是不是也包含着国内凡是与伊斯兰教义有抵触的人事物,都不能申办,以免“或会”触怒IS遭到他们的攻击?如此说来,我国也不该庆祝圣诞节、不该庆祝情人节、春节、嘉年华会,甚至不该去上电影院看戏,因为这些都是“或会”成为IS攻击的对象?
纳吉作为一国的首相,本可运用自己的职权指示隆市政厅放行申办,可惜他也在为即将来临的全国大选捞取政治资本,尽情讨好某族,以期得到他们的全力支持获取连任,对有可能使到他族感情受到伤害的事,采取不闻不问的态度。
讽刺的是,数天前他出席在马华公会举办的党代表大会上还动作多多,致词时拿出增建更多华校为诱饵,企图诱骗华人在即将来临的全国大选中给予国阵支持的一票。可是,光看他过去在处理这些有损非回教徒利益的事件上,没有一件是他曾经出面干预过的,显见他也跟这些损害他族权益者站在同一阵线。我毫不夸张的说,这就是他作为一个政府的主体指导思想,一把侧重一边的倾斜秤砣。
这么说来,华裔也没有值得可以投给你的一票了,你在华人的心目中永远是个不够资格的首相,你做不了全民的首相,你是应该被推翻下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