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26日星期一

沧海一声笑,滔滔湃岸潮

中国崛起后,汉语汉字也迅速在世界上崭露头角,并掀起了一股学习的热潮。已经抛弃汉语汉字的国家,如越南和朝鲜,眼见大势所趋,都对当年的看走眼不无悔意。

用人类社会学的话来说,一种语言普及的背后,一定有强劲的经济架构作为动力。汉语作为拥有五千年文化底蕴的文字,生命力之强韧可见一斑。而后来的积弱造成汉语无法冲出华夏,不能被五湖四海的人类接受,是因为没有经济的价值存在。

常听到人家说,汉语是世界上最难学的语言。难在何处?英语就容易学?容易在哪里?其实每一种语言都有其难学之处,重要的是学会之后是不是对自己有好处。如果学到的语言并不通用,只是一种冷门语言,那么这个学习者可能纯粹是出于对该语言的兴趣而已。一般人都会对其背后的经济价值做评估,才考虑要不要学习。毕竟学习一门外语不是三两天就可以掌握的事,谁会无聊到只看兴趣不顾利益?

笔者的三位表弟妹自小被父母送进英校就读,大的那位在国外大学毕业归来后,在首都一家公司上班。某次被公司派去中国出差,无法看懂中文,怪责起自己的父母没有给她修读中文。她父母本身都懂看和说中文,但是两老基于对英语的崇拜,没给自己的子女学中文的机会,造成她们今天的遗憾。

也因为中国的快速崛起,令一些崇洋者无法适应,只好找事情来污蔑中国。这好比一个仆从要换过新主人了,心中忐忑,不知道这新主人会有怎样的家规,无论如何先给他攻击一番再说,这是由恐惧所引起的整健反应,而这恐惧却是没有必要的。


崇洋者心中伟大的西洋上帝圣尊之像一朝崩溃,选错主子的沉痛心情可想而知,而新主人接受不接受他也还未知。然而,中国的崛起已经是个无法回避的事实,不管这些崇洋者喜欢不喜欢,中国都会按照自己的复兴路线图走,最终会站在时代的制高点上,想把这个东方巨龙扳倒,绝非易事!

2017年6月25日星期日

台湾后事,危如垂卵

上世纪90年代,香港与澳门顺利回归后,伴随着中国改革开放和经济高速增长并跨入强国之列的最后阴影,除了钓鱼台,就只剩下台湾问题,这也是最棘手和最考验中国当局以何种方式去解决的问题。当时若以武力解决台湾问题,除了解放军的军事力量还达不到跨海解放的要求,也还要面对国际上与中国不友好国家的军事介入干涉的考量。

随着时间的推移,中国领导人渐渐明白,若排除掉武力解决的方案,台湾不可能乖乖就范回归中国的怀抱,因此,通过武力解决台湾问题仍然是个不可避免的方案。

(和平统一台湾,作为宣传口号,是美丽的,它充满了大爱与亲和。但在现实中,这始终只是一个美丽的宣传。试想想,中国2000多年的历史里,无论在春秋战国时期或五代十国,有哪一个朝代是和平统一的?何时出现过和谈而统一?春秋战国,七个国家的一统,是经过了254年的战争,始统一为秦的。五代十国,经历了88年的战争,始建立统一的宋朝。可见,和平统一虽然美妙,却不能操作。

很多人喜欢将美利坚合众国作为统一的范例,试问,没有南北战争,美利坚合众国会不会有在世界上到处飘扬的星条旗?有人提议使用解放战争时期的「北平方式」解决。殊不知,194811月,北平国民党守军代表与解放军代表在三河县、蓟县八里庄等地谈判时,解放军60多万大军已将北平团团围住,2200多门大炮对准城内,随时准备开火。北平多为土木建筑,一旦开炮,一片火海。北平与天津不一样,天津有一些钢筋水泥建筑,即便困兽犹斗,也只不过坚持了29个小时。

在和平解放北平的谈判中,解放军还将在天津被俘的国民党军司令官陈长捷押解来,让他对北平的国民党守军现身说法。晓以大义的明告他们:在北平,抵抗就是死路一条。在这种情况下,北平才在解放军强大军力的相辅之下得以「和平方式」解决,国民党25万多人开出城外,接受改编,北平遂走向新生。

台湾已经从大陆分裂出去六十多年,并渐行渐远。521日,摇摇欲坠的国民党,终于抛弃了坚持两岸统一的洪秀柱,选择了「蓝皮绿心」的投机份子吴敦义,当选国民党的新主席,国民党的民进党化已经不可逆转。

连国民党也拒绝了和平统一方式,那么解决台湾问题已经没有其它选项,目前只有唯一的路可走——就是武力解决。根据目前国际国内形势和战役推演,预测中国政府会在202035月份,避开台风季节后,发动解决台湾问题的军事行动。)

台湾领导人自愿沦为美日的傀儡,狐假虎威作伥分裂民族感情,为天下炎黄子孙所不齿,问题台湾的这个毒瘤早该除之而后快!如果台湾领导人对当前大势有预知,避免出现两岸兵戎相见的局面,尽早配合中国实现和平统一这个天下华人乐见的不流血方案,则诚为中华民族之幸也!

中国经过了30多年的改革开放政策后,已经成功的使国家综合国力提升到前所未有的境界,而台湾在许多方面则已经渐渐落后于大陆,中台之优势被无情地逆转,台湾早已失去谈判之筹码。不对台湾开战,是念及两岸人民血浓于水,因此寄望于和平统一的道路。台湾领导人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否则干戈起时就无力回天了!

如果真的迫使中国走到以武力解决国家民族统一问题的下策地步,那么两岸生灵涂炭将是无可回避的事实,相对中国来说,台湾受到的破坏显然是最严重的。台湾毕竟只是个环岛,战争时没有纵深的腹地作为缓冲保护地带,全岛终将直面遭受来自中国的导弹密集攻击,没有可以幸免硝烟的安全点。因此,台湾如果胆敢不顾后果而颟顸地与对岸开战,无疑是飞蛾扑火自取灭亡。引发台海战争的台湾时任领导人,战后将在違反中国「反分裂國家法」之下被逮捕和提控,同时也成为戕害两岸人民的千古罪人,遗臭万年。

**括弧内之句段是节录自网络文章,笔者稍微做了一些修饰。

2017年6月22日星期四

《晚安曲》——山城童年的回忆

记得当年还在山城乡下的“茅庐”居住时,每天晚上必扭开收音机,收听台湾中广对海外广播之节目“亚洲之声”Voice of Asia,其主要广播对象为亚洲地区的华人。

那时,乡下的“茅庐”还没有获得当地政府提供之可用电源,天黑了,入夜之后的房舍被一片黑黪黪的莫名恐怖包围着,大人点燃煤油作燃料的气灯来驱赶黑魔,照亮屋内四周,而屋外依然被黑魔吞噬了。

俗称“大光灯”的气灯,本身煤油罐的容量小,最多可耐两小时的照明之用,超过了上限,就必须往煤油罐添加煤油,才能继续发光照明。同时,由于是靠“气”来使灯芯鼓涨达到发亮的目的,故需每半个小时取下,再推动充气的泵把它里面充满气。

现代年轻人一出世就能看到电灯,所以不容易想象我们那个没有电灯的年代,是如何走过来的。虽然如此,今天我还是挺怀念那个使用气灯的年代,因为气灯发出的亮光是不同于电灯的白炽光源的,气灯的光源略带淡淡的黄,有一种不真实的温馨感觉。

那时,我们晚餐吃得很早,大约6点就填饱肚子了。然后一家人挤在大厅吊挂着气灯的下头,爸妈看报,我们就温书,大家尽量在这两个小时完成各自要做的事情。约莫8点,爸就会将气灯“放气”,也就是熄灯的意思。

这时整间屋子都被黑魔吞噬进肚里,必须等到次日太阳公公从山背爬起来后,黑魔才会把所有释放出来,然后消失。所以,熄灯后我们唯一能做的事就是回房间上床睡觉。

爬上床之前,我都会习惯性地扭开床头的迷你收音机,然后躺在挂着蚊帐的床里,盖上被子,蜷伏于静夜里收听“亚洲之声”的广播,并沉醉于女播音员那娇柔甜美的嗓音里。不记得有过多少回,曾在歌声与乐曲中安然入梦,直到深夜梦回醒来,听见耳旁传来“滋滋”之声,才晓得当天节目已经全部结束,于是伸手把帐外的收音机关掉。

不过,如果不是太累,我一般都会收听到节目结束才甘愿睡觉的。所以,我可以常常收听到电台每晚节目结束前必播的《晚安曲》。这《晚安曲》据说是有台湾乐坛鬼才之称的刘家昌作词作曲谱就的,旋律优美,就像催眠曲那样,听过之后,人很快就进入梦乡。

这是我童年极甜美的回忆,对我而言,那是享受。

《晚安曲》
让我们互道一声晚,送走这匆匆的一天。
值得怀念请你珍藏,应该忘记莫再留恋。
让我们互道一声晚,迎接那崭新的明天。
把握那美好的前程,珍惜你锦绣的人生。
愿你走进甜甜梦乡,祝你有个宁静夜晚。
晚安,晚安,再说一声,明天见。

2017年6月3日星期六

六四武力解决是唯一历史选择吗?


二十八年前发生在中国的八九天安门事件,堪称中国当代史上少有的悲剧。尽管付出惨重的代价,但事件中的任何一方都是输家:学生是输家,中共的改革派也纷纷出局,中共自身的合法性和治理国家的能力也第一次受到严重的质疑和挑战。中国的改革开放也唯一一次被迫停滞长达两年之久,此前十分有利的国际环境完全逆转。这种所有中国人都是输家的悲剧确是不能再发生了。
应该说,在所有解决问题的方案中,使用武力都是代价最高的。但未必是错误的。比如中华民族都期待两岸和平统一,但假如和平统一无望,武力统一虽然成本很大,但却是正确的选择。对于八九事件来说也是同样的道理。
改革开放保卫战
改革开放是中国自1840年以来最为成功的一次现代化尝试。今天的中国已是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对世界经济增长的贡献在30%50%之间。国民人均GDP超过八千美元,距世界银行人均一万美元即跨入高收入国家行列的标准不过一步之遥(预计2020年)。
中国也是全球第一贸易大国、第一制造业大国、第二对外投资国、210种工业产品产量全球第一、财富五百强中国110家企业入榜,仅次于美国、高铁里程超过世界三分之二。中国的移动网络支付额是美国的五十倍、人民币尚未自由兑换就已经成为特别提款权。全球十大银行中国有四,全球十大港口中国有八。
军事上是除美国之外唯一拥有两艘航母的大国,也是唯一独立拥有太空站的国家。每年出国旅游的国人超过1.2亿人次,国内旅游人数更是高达不可思议的44亿人次。
可以说中国正处于全面超越西方的阶段,日新月异。这一切都归功于邓小平开创的改革开放。
然而假如当年中国共产党失败,中国肯定不会再有改革开放,也不会有今天的辉煌成就。
实行西方民主一定是灾难
曾有很多人问,中国如果那时如同前苏联和东欧一样采用西方的民主制度,难度就一定会比改革开放的道路差吗?
如果以当时中国的条件和西方的历史发展为鉴,答案则是不仅会失败,更将是一场灾难。
1989年的时中国,人均GDP不到四百美元,可以说是赤贫国家。同时中国的城市化率不到百分之二十,也就是说依然是一个纯粹的农业国家。当时的中国刚刚从文革中走出来不过十年,文革的影响依然巨大,中国的法治建设只不过刚刚起步。还有非常重要一点的是,中国一直都是一个帝国形态的多民族国家。
根据西方的民主理论,没有中产阶级就没有民主(摩尔),这是西方民主制度的经济基础。今天当西方由于全球化、经济金融化、智能技术进步导致的中产阶级萎缩之时,西方极端的左右政治力量立即迅速崛起就是明证。1989年时的中国尚是一个农业国家,哪来的中产阶级?
美国学者福山在《政治秩序与政治衰败》一书中考察了西方的民主发展史,认为先有法治才能有成功的民主。可以说先有优质法治才可能有优质民主。他对今天中国民主化的建议也是中国应该先加强国家法治基础,让政党能受到法治管辖,在这个前提下才有可能有后续民主的发展。1989年时的中国,法治建设刚刚起步,远远不具备这个条件。
另外根据人类迄今为止的历史,有两个凡是现象:凡是成功的西方国家,都是在实现工业化之后才搞民主的。凡是在实现工业化之前就搞民主的,没有一个能成为发达国家的。到现在这一规律仍然没有任何人打破。这也是为什么印度一独立就搞民主,至到现在仍然远远落后于中国。亚洲四小龙之所以能够跨入发达国家行列,恰是对西方这一路径的模仿。1989年时的中国大规模工业化还刚刚开始,直到今天仍然处于工业化的中后期,也还没有最终完成。

至于一个多民族国家的因素之所以重要,是因为从实证的角度,民主无法解决多民族国家的统一问题。英国、加拿大、西班牙、土耳其一直面临着其他族裔的独立诉求,或暴力或以公投的方式寻求独立。由于实行民主而立即解体的多民族国家则包括前苏联、南斯拉夫、捷克和斯洛伐克。印度独立时建立了英国式民主制度,但随后巴基斯坦就独立出去。中国不仅是一个多民族国家,而且还是有着强大而悠久的大一统文化,统一是中华民族的最高价值,根本不可能接受国家分裂。
所以在一个没有中产阶级、法治建设刚刚起步、没有完成工业化还是一个多民族的国家,如果搞民主,只能是灾难。共产党对八九事件的处理方式,实际上把中国从动乱浩劫中解救出来。 这就是为什么把一个贫穷弹丸之地新加坡成功带入最发达国家行列、备受美国历代领导人尊敬的李光耀多次公开称赞中国的处理方式。他还认为:中国不会成为一个自由的西方式民主国家,否則就会崩溃。
明治维新作借镜
日本是通过明治维新走向现代化的,是其近代最重要的转折点,得到了日本国内外的高度肯定。然而,由于改革过于激烈和缺乏公正,仅明治维新前十年,就发生了一百九十多次农民起义,都被残酷的镇压下去了。后来更发生利益受损的武士阶层为主的内战,死亡数万人,史称西南战争。要知道这场战争还是由明治维新三杰之一、而且也是三杰中最受日本人喜爱与尊敬的西乡隆盛所领导。一个明治维新的主要推手都站到其对立面,足见当时改革的激烈程度。
尽管如此,历史并没有因为明治维新镇压过农民起义和引发死亡惨重的内战而否定明治维新。
相对于明治维新,中国的改革开放成就远比其巨大,付出的代价也远远比它小,特别是中国没有像日本一样给世界造成巨大灾难。为什么各界不能像对待明治维新哪样对等中国的改革开放?
道德沦丧是工业化阶段必然现象
还要说的是,许多反对者认为镇压六四导致了中国的大规模腐败和道德沦丧、信仰缺失。但事实上中国1992年重启改革开放后出现的这些问题和六四处理并没有关系。而是一个国家工业化阶段的必然现象。
美国工业化阶段是其两百多年历史上最腐败的时期,假冒伪劣横行,拜金主义至上,所以也被后世称为"镀金时代"。其他发达国家如英国、法国等皆不例外。根据总部在德国的透明国际排名,今天的印度、俄罗斯、泰国、印尼、墨西哥、巴西、乌克兰等转型国家,腐败都非常严重,而且多数都超过中国,原因就在于此。
至于是否道德沦丧,哪么我们不妨想一想2008年汶川地震时,灾区人民主动无偿献血,出租车司机免费载客,全国人民自发前往救助和援助。如果这是一个道德沦丧的国家,怎么可能会出现这一幕?如果中国是道德沦丧,哪么2005年美国发生卡特琳娜飓风灾害时,灾区陷入无政府状态,劫匪横行,当着警卫队和警察的面大肆烧杀抢掠和强奸,又算什么呢?甚至应该承担维持治安责任的当地警察有200人在国难之时辞职又是什么呢?
当然这并不是说身为执政党的共产党没有什么责任。如果不是1988年价格改革失败、严重的通货膨胀和出现的腐败,怎么可能发生出此大的抗议事件?如果不是执政党内发生分裂,迟迟制订不出一致的应对方案,一场危机何以发展到要付出如此代价才能解决的地步?
不过正如恩格斯所说的:"每一次历史的灾难都是以历史进步为补偿的"。六四之后,中共进行了深刻了反思,在很多方面做出了改进。一是彻底从革命型政党、意识形态政党和理想主义色彩的政党转型为执政党。二是把一切不稳定因素消除在萌芽状态。这包括更谨慎的处理经济问题、更迅速的回应民意、建立社会保障体系、让知识精英分享更多成果以及效仿西方应对民众抗议建立武警体系。三是完成了权力交接的制度化。
正是这三个方面的改进,八九之后中国共产党党内再也没有路线之争,也没有出现最高领导层的分裂和对抗,知识群体对体制的认同感上升。政治上的稳定为经济的高速发展创造了前提。从而确保近三十年来再也没有出现八十年代频繁出现的(经济、社会和政治)动荡。
从大历史的角度,一个国家转型的时候最易导致各种矛盾激化,有时矛盾就是无法调和,就难于以和平的方式解决。为了国家的整体利益和未来,只能以不得已的方式来应对,这是一个国家转型不得不付出的成本,是一个国家走向现代化不得不经历的一个"",是迫不得已但也是正确的历史选择。我也相信,随着历史的发展,总有一天中国各界都会一致理性和正确的面对这一页。


2017年5月24日星期三

马哈迪可以被原谅吗?

民主行动党与暴君马哈迪合作共商推翻首相纳吉,呼吁国人原谅魔头的过去,招致许多人的鞑伐,质疑林吉祥与宿敌接吻,是为了演绎其“政治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的精髓。早前,马六甲州行动党约百名党员宣称不满林吉祥与魔共舞而退党,凸显了人们对这个暴君的嫌恶。姑勿论他们退党的初衷是不是真的因为党与魔头勾结,但是反马哈迪的情绪却是真的。这个备受争议的暴君魔头可以被原谅吗?我个人是持否定论的。

当今年龄在30岁以下的年轻人,或许并不了解在马哈迪统治的上世纪80年代里,这个暴君是如何破坏国家公共机制,迫害人民,剥夺民主自由的。因为他的独裁专制,破坏国家的立国契约根基,致使国家遭受到永久性的伤害,这种破坏的影响不是仅仅推翻现任首相就可以弥补的。在我成长的青年时代,也正是老魔头暴君马哈迪横行霸道耍流氓的上世纪80年代,因此能清楚知道他当年干过什么离经叛道为非作歹之事。

当我购买了他的著作《马来人的困境》中文版来阅读的时候,从他的字里行间深深体会到他强烈的个人种族主义色彩,特别是对华人的歧视跟仇恨。我不晓得他是如何与华人结下不共戴天之仇的,且是跟全体的华人,而不是仅仅的一两个!从他著作里透露出来的,就是浓浓的仇华之咒怨。还没有阅读过他这本大作的年轻朋友们,现在还可以到书店买本来阅读看看,这样你就比较了解这个暴君兼魔头的思想了。此书在前首相敦胡先翁主政的年代是列为禁书的,老鬼上台后,就马上予以解禁。与英文版相比,中文版的著作做过了修改,删除了大量更为尖锐的批评。英语能力好的朋友,就直接看英文版好了,可以知道得更多。不过估计你即使买中文版来阅读,也能读到火冒三丈,若阅读英文版的话,恐怕居所会遭你的火冒千丈之殃而毁,所以最理想的是在图书馆阅读,失火时比较多人帮忙灭火。

阅读过他的著作后,我对他非常的反感。后来我解读他的仇华情绪可能是欲上位的一种手段,做了首相后,应该不会进行排华政策这么极端吧?我猜测他这种隐含的排华心态,主要是出于讨好人口占了绝对优势的马来社会,以期达到他在官场步步高升的欲望。由于他父亲是印度人,母亲是马来人(敦胡先翁的妹妹),非纯种马来血统使他自小就很自卑,所以用先下手为强的排挤华人方式,将华人定位在外来者的位置,来抬升自己的合法土著地位,吸引马来社会的接纳。可是,以今天对他的盖棺定论来看,虽然他当年并不敢排华,但是他下台后也不曾淡化他的仇华情绪,依旧种族主义浓郁,显见他是拥有无法与华人合作一起生活的可悲人格。

今天大马的司法崩坏,民主死亡,种族对立,极端崛起,贪赃腐败都是他早年一手造的孽所致,纳吉只算是个被他带坏了的徒弟罢了,要问罪就必须问罪老鬼,他才是始作俑者,他才是践踏民主的滥觞,他才是伤害国家的敌人!

我极力反对原谅老鬼马哈迪,因为深知这是一条不可以合作的豺狼,跟他合作,无疑是与虎谋皮,最后自己会惨死!老鬼的目的是要推翻纳吉,但保留巫统的当权,他的如意算盘是想借各方力量推翻国阵(包括巫统)胜利后,用借尸还魂的方式将巫统拉回中央的权力中心继续为害人民。他退出巫统的动机只是短暂的假象,在他的骨子里,生为巫统人,死为巫统鬼的这种根深蒂固思维是不会随着时间的改变而消失的,反之更强烈。他的理想是成为马来人的摩西,做马来人的英雄,解救他口里所谓的水深火热马来人的伟大使命。我替他感到可悲的是,尽管对马来人做了大量的讨好功夫,可马来人并不领情,没有因此确立他就是他们的英雄,如今下台后更是人微言轻,晚节不保啊!

如果你以为他获胜后办不到将巫统借尸还魂这种怪事,那你就是太不了解暴君这个人了。当年巫统被法庭宣判非法而遭取消注册后,他不是颟顸地通过更换法官来把巫统恢复合法化吗?这种事也只有一个无法无天,不尊重法庭的所谓领导人可以做得出来。

当年(1988年)全国大选前,由姑里创立的46精神党准备在选举中与老鬼对决,因马来人分裂为两派,他感受到这股威胁,为了想获取华人社会的投票支持,于是假意答应华团的诉求,最后成功的令华人票大量倾向于他,使他打了一场漂亮的胜仗,可是过后却马上翻脸不认账,导致华人的诉求付诸东流,这种违背承诺的事情,也只有这个狼心狗肺的不是东西才干得出来!

记得有个马来歌星在一次的电视娱乐性节目中,故意开玩笑的说了一句:谁是马哈迪?之后就遭到有关当局的封杀,消失在娱乐圈了,这是不折不扣的打压民主自由。

茅草行动中大肆逮捕反对党人下狱,严重践踏民主人权,大家记忆犹新。再说他在沙巴干过的好事吧,故意纵容数十万外国人涌入,发放假身份证予他们,最终颠覆了沙巴的选举成绩,这简直就是出卖国家,无异于卖国贼和叛国者之流,今天他在高喊什么爱国爱民,都是狗屁一通,信他的人才是最愚蠢的。

暴君在位22年,其通过贪腐行为所敛获的国家财富,若论数目之钜,又岂是纳吉的区区26亿可以比拟的?只是没人胆敢揭露他的贪污而已。虽然我手头上没有对他赃款数目的确凿证据,但是依保守的估计,决不下于100亿!

忠奸千古事,风雨十年人。人生在世,这短短的三万天,你要做忠还是做奸,由自己决定,别人帮不了你。选择了做奸被人唾骂,就接受吧,不要再拖条臭尸出来伪装自己是明君,我们的记忆力还不差的。

其实,老鬼的影响力早已随着他的下台而消散去,今天你说他有能力号召足够的人民支持力量来撵纳吉?讲出来鬼也不信,连当作笑话来说也不好笑。全国视他为暴君的人民还是很多的,最重要的是,我们这些60年代出生的人还没有远去,我的原则是:没有永远的朋友,有永远的敌人。我个人是绝对不会支持有老鬼参与的政党的,也不可能原谅他曾经背叛过华人。行动党要原谅他,是他们的党事;甚至安华与家人要原谅他,也是他们的家事,别叫我们也原谅他就好,无论如何,我这一票在来届的大选时已经不会再投给有暴君参加的行动党或公正党了!

2017年5月20日星期六

5大荒谬的中国病态文化

1. 【缠小脚】
过去的社会风气以为女人脚小走路扭来扭去的姿态很好看,但是我猜它可能包含了另一个隐议程,就是封建制度下作为限制女性出门远行的一种手段。时代的病态风气,令人们盲目追求三寸金莲小脚,缠得越小越美。实际呢,是将女性一双绝美的天足残忍的毁掉了。女性自小就被缠脚布紧紧的捆缠着双脚,期限不是到成人为止,而是无限期的缠一生!强行抑制双足自然发育的结果,使双足骨骼严重畸形,造成走路困难,实际造就的是毁了足的残废女人,而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美女。
同样是审美观的理由,欧美人士则发明了高跟鞋,女性穿起来走路,姿态一样婀娜好看。即便是高跟鞋,穿得太频密的话,一样会使脚骨变形、起茧,令爱美的女性蒙受痛苦,况以强行的缠绕方式束缚足部乎?

2. 【太监制】
皇帝深怕在宫里打理事物的男性侍从与皇后有染,令自己戴了绿帽,君之颜面尽失,于是就将他们阉割。后来,某个太监获得皇帝的信赖,就顺理成章的成了权倾一时的总管。民间愚民看到这原来是一份优差,没了懒叫也不要紧,纷纷自宫净身,欲成为太监之人极众,导致后来太监市场出现供过于求的泛滥怪现象。
曾经在网路照片中看过现存真实太监的黑白下体照,是把阴茎与睾丸一起切掉的,只留下一个来自尿道的小洞孔小便。难怪这些连睾丸也没有了的男人,由于失去了睾丸激素,导致他们娘娘腔。可想而知,太监是摧毁人格的一种极不人道制度,这种馊主意只有中国人才想得出来。

3. 【汉奸】
汉奸似乎是中国固有文化形成的特色。不是说其它国家就没有出卖国族的罪人,相对来讲,中国人的比率会比任何一国为高。
中国人常批评美国社会的过度民主自由,造成了今天美国人的个人主义色彩当道。不过呐,不要忘了中国有句古话说: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为己,就是以个人利益作为优先考量。所以,人民不单处于国泰民安的平时,以为己作为不亏的指标,就是国难当头时,也必在捍卫自己的既得利益下,而不惜通敌投敌出卖国家也。

4. 【被篡改的历史】
近代中国人常骂日本人篡改二战历史,美化战争。可是,篡改历史的先机实际是中国人自己的滥觞。中国所谓的五千年历史,乃是一部战乱史。在这条东方历史的长河中,乱世时日多于太平之日。皇帝制度的弊端是:国家大事一个人说了算,一言可以兴邦,一言也可以亡国。野心家都想做皇帝,每当一个朝代被推翻,新朝就会对前朝的一切功德进行抹杀,套之以暴君苛政的罪名,篡改历史事实,以图使人民认同取代者的正当性,俯顺新政。
今天,我们念过的历朝历代史记,未必都是真实的描述,这是因为被别有居心者动了手脚。所以,有人为秦始皇被描述成焚书坑儒的暴君喊冤,也有人为曹操翻案,说他并非大坏蛋。尽管因为历史太久远,导致难以找到有力证据反驳,为这些过去的历史人物平反,但是,要说今天的历史是当时一百巴仙的事实嘛,却也难以令我信服。因此,说到华夏的湮远历史,却是全部毁在被篡改和粉饰过的历史里,对后世所作的交代全是假的,没有真实的价值可言,五千年的历史言长实为短!

5. 【文化大革命】
上世纪60年代那场由领导者发起,席卷全中国的所谓文化大革命,历时10年(19661976)之久,全称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简称文革。这十年浩劫本是一场党内政治重新洗牌运动,却很不幸的扩展蔓延至党外,导致民间生灵涂炭。今天,这场浩劫被赋予的表述为:【一场由领导者错误发动,被反革命集团利用,给党、国家和各族人民带来严重灾难的内乱。】
文化大革命逼着人们讲假话,灌输仇恨,批斗迫害,把良心道德人性毁之一旦。十年浩劫使超英赶美成了笑掉牙的口号,根本没有给新中国带来实质性的进步成果,反而使它倒退了二十年,可谓得不偿失。
红卫兵是文革时期的产物,大部分由高校学生组成,是一支为领导者服务的狂热政治组织。红卫兵对当时中国社会的传统、历史文物、遗迹、名人的坟墓和文献带来了毁灭性的永久破坏,人命与财物的损失至巨,造成的社会冲击力很大。因此,文革实际上是一场获得领导者支持的国家暴乱。今天若论功问过,则毛泽东有无可推诿的罪负。


2017年5月16日星期二

阅冯学荣《国人历史观的几个笑柄》的回响

最近,网上疯传一篇所谓历史学者与作家冯学荣所写,批判中国人对历史意淫的文章。文中大事鞑伐中国人对历史事件持有双重标准,也就是“我可以这样,你不可以!”

作者列出中国人的五大笑柄,认为中国人在别人的眼中,已经退化为一只猴子了。文章戏谑这些人有病,得治。浩浩数千字,好像说的都是道理,但是,文中的一句话,却破了自己的功。

作者说:这个世界上,其实谁都不干净,千万不要以为别人都是豺狼、而唯独自己是个天使。

在我看来,这个激烈批判自己族群,却没有比照(或故意忽略)外国,特别是英美日行事历史的家伙,他其实是:以为别国的人都是天使、而唯独自己的族群是豺狼!

既然是个历史学者,就不该忘记英美日等国家在上世纪,甚至更早之前对弱势国家干过什么事情,他们都不是吃素的,这些将战争强加在他国身上,并掠夺当地的资源据为己有的强国,他们难道都是天使吗?反过来说,他们这些国家赤裸裸的侵略他国,却没有被作者批判,而中国在强盛的时期出兵他国,就是赤裸裸的侵略行为,这就是作者要鄙视的双重标准吗?为何外国可以,中国不可以?

如果说外国在之后已经制定了国际公约,不能再强行侵略霸占他国了,那么,中国侵略霸占他国的事,也是在好几百年前发生,在近代结束的,现在也没有这么做了,何以还受到作者的批判?关于1979年的中越边境之战,中国虽然侵入越南,占领谅山,可之后也退兵了,并没将越南政府强拉下台来。而1990年海湾战争,美国师出无名,却将一国的政府赶下台,如此公然干涉他国内政的行为,为何也没有得到作者的批判呢?作者对这些国内外事件所持的各别立场,不是双重标准是什么?

日本人当年侵略各国,他曾跟你讲了道理谈了公平才来侵略你吗?上世纪英美到处霸占他国强立殖民地,他们曾跟所在地的原住民讲了道理谈了公平才来行动吗?他们的行为难道就不是明目张胆赤裸裸的侵略?只有中国才是侵略?只有外国可以侵略他国,中国不可以侵略他国?这个作者的逻辑是什么?

请问作者,全球哪个强国不靠掠夺他人国土来扩张自己的疆域?要不是倭寇当年打了败仗,今天东北三省已经是日本国了!若真的如此,你是要否认东北三省自古以来就是中国领土的论调对吗?诚然,历史没有假设,否则就成不了历史。历史只有当下,人类面对的是现实,不是梦境。

当下,是个弱肉强食的世界,你要翻身,就得拿出你的真本事来,最好可以成为强者,否则一切免谈!人脱光了衣服就是猴子,虽然有了法律的制约,但是弱肉强食的大自然生存法则从来没有缺席过,这古老的法则取代了世间的一切真理。可悲的是,弱者不闹事,并不表示就可以安乐一生,因为总有强者会来欺负你。该作者说:“这个世界上,谁都不干净”。那么,既然谁都不干净,在作者口里的这些所谓中国人“笑柄”,也等于是普世观了,放诸四海也就无可厚非,可是却遭他批判,是因为外国可以,中国不可以吗?只能说,这个作者太天真了!

如果不是太天真,就应该知道这世上真正配讲真理的是强者,谁强真理就在他那边;可是你我的心里都清楚,这样的真理就是真理吗?你违抗他的意思瞧瞧,看他对付不对付你!

这个世界有公平吗?所谓的公平乃是由强者制定的,也就是作者所说:「我可以欺负你,你不能欺负我」的公平。只不过,这句话是西方列强先说的,中国只是作为一个模仿者罢了,而这位天真的作者为何不鞭笞始作俑者呢?西方人就是你眼里的绅士?东方人却是你眼里的粗人吗?

人民以自己国家利益为出发点的思想有错吗?难道要唱衰和背叛国家,才是一个正直诚实的人?难道表达了爱国和团结的情操,就是猴子、流氓?

我认为,作者在批判时要看清楚了,如果这个世界真的可以达到你所说的干净、正直、诚实、公平,就向各强国喊话,叫大家都不要制造武器,不要针锋相对制造假想敌吧。只有在大家都不对彼此产生疑虑,不自相猜疑下,而中国却干出对大同世界有反人类行为的事情时,你的批判才能成立!


**相关文章《国人历史观的几个笑柄》出处请参考:http://www.storm.mg/article/46701

沧海一声笑,滔滔湃岸潮

中国崛起后,汉语汉字也迅速在世界上崭露头角,并掀起了一股学习的热潮。已经抛弃汉语汉字的国家,如越南和朝鲜,眼见大势所趋,都对当年的看走眼不无悔意。 用人类社会学的话来说,一种语言普及的背后,一定有强劲的经济架构作为动力。汉语作为拥有五千年文化底蕴的文字,生命力之强韧可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