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目前显示的是 八月, 2017的博文

又见骇客

刚才8点的时候,突然自fb接收到一条某个表弟发来的交友要求。我记得很早已经跟他add过了的,怎么他又来要求add呢?
想想可能他不小心删除了我?或是旧的个人专页有问题,开过新户口?于是就立刻按“接受”。过了一会,这表弟给我messages来了,也没有一般习惯的称呼我,辟头就向我讨要手机的号码。
我又心想,可能他连我的手机号码也没了,有事情要打电话跟我谈吧,于是又马上键入自己的手机号码发送给他。然后他又回复一句:Digi or Celcom?我回他:DIGI。
接下来他给我发来一段资讯,叫我copy后转发给他。
咦?这就奇怪了,干嘛要我复制这段资讯再传回去呢?我立刻警觉到这是骇客的惯用伎俩,可能复制发送给他之后,就可以盗取我的资料吧?虽然我没有多少钱可以给他骗去,但是网页若遭骑劫的话,也是生不如死呀!一想到这里,我赶紧进入设置,把他拉黑并delete掉他的讯息,然后再把登录的密码更换掉。
可是,当我重启电脑后,发现自己的fb专页已经不能够登录了!急忙去Chrome的Google Search里找寻进去fb的登录页面,找到后键入密码,才总算进去了,但是发现屏幕显示网页的方式怪怪的,全部图片超级的大,而附加的字体则超级的小!我找来找去也找不到给它恢复归位的设置,真是气死了!
幸好我手机版的fb网页没有变动,这才可以藉着手机来跟fb互动。
可笑的是,这骇客见我删除了他,又用某个表妹的假账号发来add的请求,而那个表妹也是早就与我add了的,这回我直接按拒绝了,不再给他机会!

两个小人心的对话

甲:早上好!

我:早!去逛街啊?

甲:去五金店买些修补材料,最近常下雨导致屋顶漏水呀。

我:就是咯,看到天空乌云密布就惊心啊。咦,你还骑摩托出去?不怕半路下雨吗?

甲:汽车我老婆要用呀,何况平时我也骑摩托去上班习惯了,半路遇到下雨就找地方躲一躲呗!你去哪里?一定是去逛街看“靓货”咧?

我:顺便看的啦,不然长眼睛不用干嘛?但是我最近发现街上很少“货C”了。

甲:是?难道全部出嫁了,后续的接不上来?

我:哈哈哈!你真会说笑,怎么可能全部一起看破红尘出家?有些是信耶稣的呀,难道她们去做尼姑吗?

甲:我说的是“出嫁

历史的使命是摧毁?

人类的所有活动都是经由获得的经验促成进步,经验占据了人类文化至关重要的一环;没有经验或经验不足,也就无法成事,不论大事还是小事。历史是由生命长河之沙堆砌起来的沉淀物,它也是人类自古至今恢宏经验的存取库,以供后人提取作为参考学习之用。一个没有历史文化的国度,也就是一个没有经验的菜鸟国度,需借镜他国的经验来弥补自己空窗的羞涩。
有些国家,特别是一些文明古国,经验之丰文化之富,即使是现代所谓的先进国,也难望其项背。比如古代埃及文明、吴哥丛林帝国、楼兰古国,西方的阿特兰蒂斯文明、玛雅文明、印加帝国等。可偏是这种满载经验、文化历史丰硕的文明古国,却莫明所以的消失在地球上,后人仅能够依靠其留下的伟大建筑群或一些蛛丝马迹的文化活动遗迹去凭吊它们,只能将一些属于它们的不齐全碎片勉强拼凑起来,运用想象力去填补遗失的那片,再勾勒出那个曾经繁华富饶的盛世辉煌。
历史原来是会开玩笑的,我以为它是刻板印象中的严肃。以这些消失了的文明古国为例,尽管文化与经验的长度足以承载其厚度,却也要在滚滚红尘中消散至无影踪。你说它们没有出现过吗?它们明明曾经出现,并且证据确凿毋庸置疑。历史的玩笑是把智慧和经验给了它们,让它们创造历史,然后再从它们的手中取走,使所有的经验都付诸东流化为乌有。这些人类的历史文明之璀璨,常令后世的人忧思难忘,面对它遗失的事实,凭吊的后人情何以堪!如果不是因为半途中失去了这些瑰宝,人类历史文明的进程当远不止于此。
这些古代文明的消失,应该都有一个令其灭顶的因由,比如发生致命的传染病使居民举众外迁、气候变化导致不再适合人类居住、因为某种信仰而进行集体自杀、发生战争被侵略者摧毁,或毁于从内部引起的内乱。并在经历过一段漫长的曲折后才慢慢消失,不太可能是突然消失无踪的。
而所有的条件中,发生战乱的可能性是最大的。因为这些文明古国都曾经掌握着极高的文化智慧,如果发生传染病或气候变化,应该有能力应对。但是,世事也没有绝对,若说它是毁于战乱,很多古城遗址在被人发现的时候,却见不到四处满布因战争而死亡军士的骷髅残骸之战场景象,难道战争时没有任何人被杀?或是这些战死的军士遗体,在敌人撤退后引来附近森林的肉食野兽吃掉了?
或许,古代就曾经发生过核子战争,将整个古城的人口瞬间毁灭?还真别说没有发生过,有一个推测是描写古印度的摩亨齐·达罗一处遗迹,在那里被发现的人类遗骸死状的确符合发生核子弹爆炸后的情况,虽然我没…

遗书?疑书?

“诸位,你们有写过遗书吗?”——呀,这样问大不妥!如果都写过遗书的,还好意思赖着在这世上吗?
“诸位,遗书是生前写呢,还是死后才写?”——咦,这不是白痴问废话吗?连这样的基本常识也不懂,简直太岂有此理!
这样问,其实不是要挑战诸位的智慧。在马国的情形真的很特殊,遗书兴许也可以死后再回到凡间来写的,就因着“Malaysia Boleh”这一句!
赵少死了一年多,尸骨已寒,然死因究竟是自杀还是他杀,竟完全理不出个所以然!如今才发现,那班用纳税人的钱来豢养的查案狗笨蛋官们,原来尸位素餐这么久了!要是开封府那个黑面青天的包老爷包公还在世,那该有多好?他毕竟有神灵相助,可以借助元神出窍,上天遁地去寻找事情的始末,查个毫厘不漏,没有事情能瞒得过他的!遇到赵少这类奇案,交到他的手上,对他可说是“湿湿碎”的小菜一碟呀,还不够他塞满牙缝!
然而,对于我们俗骨凡胎的人来说,这桩命案实在神奇,太高难度了!其死因尚在胶着的状态中,现在竟又传来在他的背包里发现有一封遗书!这遗书到底是他生前写的,还是死后一年,在阎王殿里想清想楚了,觉得自杀死的自己,有需要出面交代,以免给这个“好政府”添麻烦,所以才回来写就,再偷偷塞入自己生前的背包里的?
笔者不才,皆因我不是福尔摩斯,不是名侦探柯南,不是神探李昌钰,不是……都不是!一如过去的蒙女阿丹被杀复遭炸尸之奇案的所谓结案般,一如民盟领袖安华的所谓二次涉及鸡奸在审奇案般,我到今天还是游走于这数宗奇案之中,东闯西荡碰了一鼻子的灰,跌撞了个焦头烂额,犹如梦里走路水中捞月雾里看花,就是朦胧啊!以至于同样创造了健力士神奇记录的赵少坠楼毙命奇案,面对诸位我也同样无可奉告,真是抱歉!
好端端的一个赵少,人家次日就要与未婚妻到婚姻注册局签字结成合法夫妻了,他有自杀的理由吗?
好端端的一个赵少,只是应反贪局的那班瘟神传召,以证人的身份接受盘诘罢了,涉贪的人又不是他,何至于要搞畏罪自杀,其“罪”在哪儿?
好端端的一个赵少,生日还没过,父亲还没做,国阵还未倒,理想还未达,双亲还健在,积宝还没中,他为什么要自杀?
怪只怪这些健力士神奇记录奇案不在宋朝包公尚于人世的时候发生,因为时机不对,生未逢时,以致于是“沉冤获昭雪”还是“真相永无大白之日”的结局,产生的差别很大,宋朝到底是过去一千五百余年了呀,现在才来寻包黑子?!
并非特别的羡慕古人,而是今人越来越少见聪明的,随便几桩案子,大家已经在喊吃不…

改朝换代的隐患

卖国老贼的三个杂种儿子被内陆税收局追查逃税,身为他们父亲的老贼立刻回应说“欢迎”!
老贼说“欢迎”是正常的反应,如果说抗拒,那就是不正常了。谅他也不敢叫他儿子们抗拒,因为抗拒就等于暗示此地无银三百两——有逃税之嫌,不然为何要抗拒?最多可以拿来做下届大选的课题炒作,说这是执政党打压他的肮脏手段,据以博取愚民的同情票。
老贼也没有平静的接受挨打,他伸长了满布老皱茧的脖子,向内陆税收局喊话,叫他们也查一查首相纳吉和国防部长希山慕丁家族有没有逃税。但是,人家就是不查他们,只查你的儿子,你能奈我何?都说了政治是肮脏的,老贼自己当政时惯玩的政治手段,今天角色互调换人在玩,肮脏的本质还是肮脏。让老贼可以亲身体验这种肮脏也是好的,毕竟这是上苍对他的一种惩治,让他感受一下先甜后苦的滋味!
一早说过卖国老贼晚节不保,必有报应!一个当政时坏事干尽,包括出卖国家主权、践踏民主人权、搞裙带关系贪污大行其道、实行霸道独裁统治,一箩筐罄竹难书祸国殃民政策的无耻者,年近一百还不知道悔过,仍然恋位爱权,不自量力妄图通过借尸还魂推翻政府自己重登相位,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呀,只有愚民不知!
林伯与华哥以为卖国老贼在巫裔族群里还有影响力,二话不说,立刻发扬基督与佛教的博爱精神,不计前嫌原谅了老贼过往对他们干过的一切坏事,包括大便在他们的头上,也只是面无表情不愠不火的用手轻轻扫去而已。对老贼赏脸加盟,更是感动涕零,发挥了政治没有永远的朋友或敌人,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的最高境界,把同仇敌忾的老贼诠释为阿拉赐予他们推翻政府实现改朝换代的圣人!
我们没有忘记,林伯过去曾经有过错把伊党当朋友的糗事,以为伊党能助他改朝换代入主布城,把伊党的邪恶外形包装成和蔼可亲,呼吁支持者投票给伊党;结果呐,改朝换代不成,却因此壮大了伊党的势力,导致遗毒至今成为播种回教国的祸秧!
现在,他又再错多一次,跟卖国老贼合作!他买入大量的漂白剂将老贼身上的污垢洗净,还帮他吹JJ擦屁股洞,再用动人的说话艺术来诱惑支持者相信老贼已经洗心革面干干净净,可以相信他了!林伯似乎忘了,他跟任何政客的合作,都有他的政治利益可取,相对于选民,我们获得了什么?难道推翻了现政就保证人民可以过上好日子,百货全部降价,GST取消?别傻了,天下乌鸦一般黑,谁能够保证新政比现政更好?选民只能够像赌徒那样,在大选的时候赌一把罢了。胜选者宣誓当官后,人民又得乖乖回到工作岗位,看新政的…

台北的秋色

昨天7号了,我瞅了一眼桌上的月历,在阿拉伯数字“7”的下面有两个中文小字:“立秋”,始惊觉时间已悄然来到一年四季的秋季起始之日了。
我很喜欢秋天那种不凉不热的天气,还有她那漫山遍野尽是黄叶的秋景。可是谁也知道,在四季如春的马来西亚,是看不见漫山黄叶这种秋天景象的,山峦依旧草绿如茵,天气照样炎热逼人来。不注意月历的话,根本就不知道今天立秋了。
我这一生,真切体会过的秋天是在台北,它因此成了我脑海永恒不磨灭的记忆。
记得我们居住的公司宿舍旁,有一座5米多高,环绕着那片工业区,一条很长很长的混凝土堰坝,它的作用是防洪的护堤,在台风天的时候,还可以充当阻挡台风的城堡。堰坝的顶端处平坦洁净,约莫可行驶一辆车的宽度,不过没看见车子的踪影,估计应该不是给车子使用的。
我在台北住了两年,所以也就过了两个真实的秋天。
每年的深秋之时,我趁休假的周日上午起个早,攀上堰坝顶端观赏秋天她给人们演绎的美景。站得高望得远,举目所见的远处山峦都覆盖着黄澄澄的秋叶,仿若一片黄色的大海洋。那种景色是令人非常震撼的,挑起了内心一片激荡的涟漪,压抑也瞬间获得释放,十分惬意。
由于堰坝很高,站在上面感受到的风势挺大的,那应该就是所谓的秋风吧。
我常常独自在那堰坝的顶端一待就是两个小时,然后才带着意犹未尽的心情走下堰坝,去台北重庆南路的书店找书看。
二十多年前的台北深秋景色很美,使我回国后,每每要在梦里寻见。当每年的季节来到秋季,就再唤醒心中沉睡着的台北秋景,脑海重新构筑她那迷人的黄色大海洋,幻想着自己是游泳健将,纵身一跃投入她黄澄澄的海里畅游一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