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5月28日星期四

祝卡杜族丰收节快乐!


即将到来的丰收节(Tadau Kaamatan),是本州原住民卡达山/杜顺族(Kadazan/Dusun)一年一度最隆重的节日,相当于华人的农历春节或马来人的开斋节。该节日其实是自51日开始延烧,庆祝一个月,3031日为高潮。

在以前,丰收节并没有一个固定庆祝的日子,只是在稻穗成熟收割的时期,在各自的村中举办简单的庆祝会;上世纪80年代人民党(Parti Berjaya)执政时期,卡达山/杜顺族领袖经过会议协商,最后把丰收节固定在每年的53031日,于是就产生了两天拥有州特色的丰收节假日。

卡达山/杜顺族为沙巴州最主要的土著族群,人口65万,佔州内总人口的五分之一。他们原信奉金诺-灵安神Kino-Ringan),目前则主要信奉基督教,少部分皈依回教。族人分布在本州的聚居点为:根地咬(Keningau)、冰谷(Bingo)、担布南(Tambunan)、摩约(Moyog)、兵南邦(Penampang)、东贡岸(Donggongon)、亚庇(Kota Kinabalu)、斗亚兰(Tuaran)、担波罗里(Tampaluri)、兰瑙(Ranau)等地。

卡达山杜顺原为同一个民族,70年代之初,由本州的前首席部长唐纳·史蒂文森( Donald Stephens)划分为二派,杜顺(Dusun)是亘古以来就存在的原生派,卡达山(Kadazan)是新生派。我曾为此请教过一位卡达山/杜顺友族同胞,这种分派的意义是什么。他告诉我说,两派都是同一民族,说的话音有一些些不同;就犹如华族里的客家、福建、山东人等籍贯之分野罢了。哦,原来如此。那么说,应该还有一个单一的词汇概括这两个分派名词的;比如,所有籍贯的华族都以华人一词概括,可是他们没有这样的一个民族概括词。

这个驰骋于沙巴疆域,盛产美女的主要原住民族,有着鲜明的特征。男性健壮而豪迈,女性秀丽而柔美。样貌虽有点像华人,却又拥有与华人不一样的文化。有人说他们的祖先与华人混了种,也有人说他们的祖先是来自台湾的高山族,民族起源说的传闻不一而足,全都是推测臆论,至今还没有确凿的历史依据作为支持。

稻米的丰收,对农耕的卡达山/杜顺族来说,是造物者给予他们的恩赐,为表示感恩,他们以歌舞庆祝丰收,答谢神明对他们的厚爱,并祈求来年丰收。卡达山/杜顺族为了庆祝丰收季节而举行的感恩活动,包括了露天的游行盛会、选美会、赛水牛、喝答拜Tapai比赛、拗手瓜赛、拔河比赛、跳传统舞蹈苏马绍Sumazau)娱宾、文化表演、花车游行等;在 Bobohizan 即所谓女祭司的带领下,与掌管稻米之神沟通,仪式气氛由此达到最高潮。

答拜为发酵的糯米或木薯酿制成的土酒,分别有TapaiLihingBaharTalakSika,每一道酒皆有其独特的风味。这些土酒使用立椭圆形小口宽腹、高两尺的酒埕盛装,只插入一支竹吸管,大家就这样你一口我一口地吸,至到各自相继醉倒为止,那最后才醉倒的就是答拜冠军。

早年,笔者曾经参加过一位卡达山/杜顺族同事的婚宴,在他们的村里看过宾客们争相地吸酒埕里的酒。好客的主人家请笔者与另外几位参加他婚宴的华族朋友也来吸一吸,因为看到那酒埕只有一支竹吸水管,全部人共同使用之,觉得不卫生,就婉拒他说我们不胜酒量。所幸他们都能谅解,认为我们的酒量的确不如他们。

一个小时后,我们看到方才参与答拜比赛的村民,有一两个开始表现出糗态来了;其中一位醉后感到尿急,当下在屋旁的柱子掀起了裤管就嘘嘘,不远处的卡达山/杜顺族美女见了,花容失色大惊而逃。然后,另一位也借醉去追赶那些美女来抱抱,这一幕现在想起来还觉得有趣呢!

选美会也是很有看头的比赛,参赛的女子都是从各自的甘榜(Kampung)精挑细选出来的美女。卡达山/杜顺族女性的皮肤白皙,还真难想象她们是来自农村世家。参与选美的,容貌都极好看,并不输华族女孩。我常在公众场合下做的一件糗事,就是分不清那些长相与华族女孩几乎一模一样的卡达山/杜顺族女店员,购买东西跟她们讲客家话或华语时,她们却回以腼腆的笑容,说自己不会说华语,我才恍然她非华人,急改以马来语来与她沟通。

不过,这些年来,有太多的卡达山/杜顺族子女入读华校,很多已经可以很好地掌握华语,与华人使用流利的华语沟通已经不是问题了。假以时日,能鱼目混珠也;她自己要是不说,我们还真的难以知道她不是华族。

KDCA(卡杜文化村)在接下来的几天又将有一番热闹的场景了。这个占地一亩余的文化村里,建有卡杜族人的传统茅顶竹子屋数间,屋里的摆设按照卡杜族的居家传统,重现参观者的眼前。另外还建有一间可容纳约千人的民众大会堂,高耸的墙身吊挂着数个巨大的黄铜锣鼓模型做装饰。作为庆祝新年的重要场所,KDCA业已完成修缮的工作,大会堂的墙身被髹上亮丽的黄色,整栋大厦焕然一新。丰收节的选美会与文化表演等,大致都在这里举行。

回想从前,要不是卡杜族人在团结党(PBS)时代曾经获取过治理本州的执政权,大概到今天也不会有如斯宏伟的卡杜文化村的落成。若执政当局是他族,谁会为卡杜族的文化来护航呢?

铜锣鼓、米酒、美女、壮男、选美、赛牛、拔河,咱的卡达山/杜顺友族同胞们庆祝丰收节了。用笔者习惯的通俗话语来理解,就是:过年咯!

“KOTOBIAN TADAU TAGAZO DO KAAMATAN !”

谨祝卡达山/杜顺族朋友们丰收节快乐!


(本文创作于26/05/2010

2015年5月21日星期四

丰收?殁收?

五月,是属于本州原住民卡达山/杜顺族的月份,愈近月杪,愈感觉到那股逼人而来的熟悉气氛。

“丰收节”的真正高潮点在3031日,一连两天的公假,KDCA备有许多卡杜族的文化表演以饷游人。本州著名的客家歌王余畑龙,也趁势推出他最新谱就的客家歌曲《我爱华嘉混血妞/I LOVE SINO KADAZAN》。

说起这“华嘉混血妞”呀,并非只有余歌王爱,笔者我也爱,而且只要是男人,都爱!在本州的人口中,拥有不计其数的“华嘉混血”者,俨然已经成型为一个独特的族群矣!据统计,本州有32个民族,如果把“华嘉混血”者也算作一族,那就是33个民族了。笔者的男性亲戚里头,便有大约10位的妻子是卡杜族,他们所生的子女,自然也归类为“华嘉混血”者了。

这些“华嘉混血”者,进入华校求学的,大抵还能够操华语或本地主要方言。至于那些进入国小者,已经不会说华语或本地主要方言了,体内也只是徒流着华人的血液而已,习性则跟真正的卡杜族更为靠近。

卡杜族主要信奉天主教,性情温和良善,好客热情,喜种植稻米与菜蔬,为农耕民族。不过,随着居住于首府亚庇附近的卡杜族之祖耕地渐次被发展所蚕食,财团以巨额的金钱利诱之,收购了他们的原乡地,使到他们的稻米之乡也转变成了一个个崭新的住宅区或商业区,乡人则不再耕作,只手握卖地所获的巨款,坐地享福了。

今天,所谓的“丰收”实则名存实亡也,徒留一个纪念日而已!当车子从新开辟的公路飞驰而过,只见两旁广袤的原耕地已不复见稻穗的踪迹,而是长满了绿油油的野草。西装笔挺的发展商站在路边,指着那触目所及的地平线,一脸傲然的对身旁的人说,这片地我买下了,那片也在商谈中,成事后,将发展为一个功能齐全的社区云云。

现在还有从事耕作的卡杜族,恐怕也只剩下内陆这些离首府较为偏远地区的人了。但是,这些经济不发达的乡区,亦面对年轻人渐渐流失的危机。为了寻找更好的生活素质,年轻人纷纷来到城市谋求发展,这本无可厚非,只是,能够留在乡下延续祖辈农耕事业的年轻力量也因此慢慢的消失中。

民族的根基最终抵不过发展的洪流,民族的象征亦湮没于滚滚的红尘中。想不到一个原住民族,竟在自己的土地上消失了!

我想起一句话来:春在花不开,酒醒梦已残。

控诉老贼马哈迪的7大罪状

老贼马哈迪在位 22 年( 1981 ~ 2003 ),到底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使人民这么痛恨他呢?如果之前你没有这种感受,那么你肯定对我国的政治一点也不关心;要不然就是太年轻,在老贼为非作歹的年代还未出世或年纪小。那么,看看以下这些老贼马哈迪的罪状,你就会对这个造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