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3月29日星期日

新国是以优等毕业的

所谓“盖棺定论”,检视的就是往生者的生前功过。
新加坡建国总理李光耀身后的“盖棺定论”,就跟他生时般的争议不断。
有人赞他伟大,因为他将一个资源全无的岛国打造成为富有而先进的现代化都市。
有人批他独裁,因为他将跟其意见相左的人送入监房。
既然说是“盖棺定论”,我们就来看他最终的成绩单吧。所谓成绩单,有念过书的朋友都知道,当然是及格或分数高的为优,不及格和分数低的为劣。
学子拼的是学业分数高低的成绩单,社会分子拼的是事业成功失败的成绩单,国家拼的是先进落后的成绩单。
小小的新加坡,在世界上的知名度高于很多国家,论政府的行政效率,各项施政措施,回馈的效果往往比某些国家好。
这种比某些国家好的效果,就是出于对违例者实施严苛的惩罚而来;以此让他们感到惧怕,紧记着不敢再犯,从而达到“改变”的目的。因此其出发点是教育性的,惩罚只是手段。
同样在一个起跑点上起跑,资源丰富的邻国成绩单却远远逊于穷资源的新国,优劣成败互见。
如果“独裁”是一个新兴国家通往进步成功的手段,我们没有理由只怪罪其“独裁”,而罔顾国家因此而达到的“成果”效应。
没有牺牲,何来成果?重点是,这牺牲是值得还是不值得。况且,并非牺牲就是代表劣势,某些事件的牺牲者,他们还是照样会被世人记着,被历史留名千古的。
如果李光耀的治国理念最终没有取得比邻国成功,那么,其“独裁”就是一种罪过了。
然而半个世纪后,世人都看见新加坡以骄人的成绩毕业了,但是,邻国的大马呢?
新国的成功,论证了李光耀压制不同的声音是对的,至少已经成功使新国富有和进步了。
诚然,我们不能否定那些被压制下来的不同声音,就一定没有好的治国理念。
很显然的,这是一个“胜王败寇”的游戏,你的反对意见之所以被压制,那是因为你不具备力量,无法动员大家支持你、追随你。
有句话说得好:“一将功成万骨枯”。大多数的人,也只能够为几个人当过河的垫脚石罢了。尽管你我都有野心想坐那个位子,但是领导的位子毕竟是有限的。
人多虽然好办事,但是不要忘记人多意见也多。如果你没有领导者的威严与魅力,不能服众,那么,你一点也不必怀疑你的内部必然会像“七国大封相”那样的乱糟糟,因为没有人会怕你,当然也就没有人会赞同你提的治国理念!
所以,一个成功的时代伟人必是瑕瑜互见的,不可能是十全十美的。但是,只要他以自己独排众议后的治国理念来达成了国家的一切建设,并达致富有进步,则基本可以证明其理念是正确的,何必再吹毛求疵?
人民没有太多的5年去空等待,原本可以在我们这个时代实现的富有及先进,却必须要延宕到我们的儿孙后代!尤有甚者,恐怕到了那时还是继续着梦想,而不能够在他们的时代实现!
从我国看新国的成功实例,真的百般滋味在心头。我的纠结不是李光耀“独裁”或“民主”,我无暇去理会这种形象的东西,我看到的是在李氏治理下的新国,已经富有进步。

这,就足够了!

2015年3月2日星期一

珍惜今宵

白天,敌机在距他们居住的山坳约十公里的前方狂轰滥炸,弹药就好像直接在他们的头顶上爆破似的,吓得大家在长辈的带领下,全躲藏进屋后的防空洞里去,莫敢露身。

晚上,虽然停止了轰炸行动,但是,仍然可以见到漆黑的天空上,不时有亮着座灯的敌机,如一条白光呼啸划过,二叔说这是来进行侦察行动的敌机。

两天以来惨遭敌机轰炸的地方,是一个游击支队驻扎的营地,大约有四百来人。肩负着保家卫国大任的游击队员们能躲过这次的劫难吗?现在不知道是什么情况了,谁也不敢过去探看。

“汉奸!”浩的父亲咬牙切齿说:“要不是汉奸出卖,人生路不熟的鬼子怎能知道有营地?”

“爸,我长大后要打倒汉奸!”浩的弟弟一脸稚气,却很认真的对着父亲说,引得哄堂大笑不已。

“小杰,你懂汉奸是啥意思啊?”父亲睁得大大的眼睛紧盯在他小小的脸蛋上。

“我怎不懂了?!不就是坏人咯!”说完,侧过头看了看站在他身旁的浩,欲寻求哥哥支援。

浩笑笑,右手掌轻轻的在小杰翘起的发端刷了刷,什么也没说。

天上一轮浑圆的皓月正凌空。月光偷偷地从一扇敞开的窗‘洒’进来,屋里的氛围马上泛起暖暖的感觉。此时大人们才猛然的想到明天便是元宵节了呀!可是,因为战乱无情,在如此不利的环境下,今年的这个大日子无论如何是不能办了。

父亲把小杰拉到面前,一边用手轻轻的抚摸他的头发,一边眼神充满了伤感的说:“都是汉奸跟鬼子,害得我们大家不能庆元宵!”

“可以!”一句铿锵有力的女声,冲破了布满伤愁气氛的现场:“不能隆重其事,就简单的庆祝,也是庆祝呀,习俗不能叫鬼子给破坏了!”

大家一看,原来是浩跟小杰的娘!

“明天我跟叔妹一起做几件简单的菜肴,大家将就将就,待和平之后,再来补偿吧!”

接着是一阵赞同的欢呼声。

十五的月儿真圆呐,而且也正逢着元宵。父亲却说十六的月儿才是真正达到圆满之巅。城里看月亮跟乡下看的月亮,清晰度是不同的。浩记得孩提时在乡下看到的月色非常明亮,现在城里看到的,却朦胧了许多。

母亲从厨房出来,看见他坐在客厅看电视节目,焦急地说:“你还没准备上机场呀?杰的班机应该抵达了吧?”

“还有半个小时才抵达。这里离开机场的路途也不是太遥远,放心,一定会替您把宝贝接回来的。”

小杰一踏入家门,看见餐桌上已经准备好了庆祝元宵节的丰盛菜肴,还有数瓶啤酒,笑嘻嘻的冲着父亲问道:“爸,我终于可以喝酒了,是吗?”

父亲白了他一眼,笑骂道:“你敢说,在澳洲留学的这些年来,你都没有偷偷喝过酒?发誓啊!”

“呵呵……”被父亲揭穿了自己在澳洲的行径,他只好伸了伸舌头来做回应。

开饭时,母亲有所憾的说:“可惜新年时你因为课业的关系,不能回来,我们只好在今天吃团圆饭了。”

“不要紧,不要紧,”父亲说:“现在还是新年期间啦!我们曾经从艰苦的环境中过来,不管任何时候,都是值得珍惜的,不限于某日。杰啊,记得17年前的战乱期间,有一次你对我说,长大要打倒汉奸的,我还以为你以后会去当兵呢!哈哈哈!”

“是吗?我……曾经这样说过吗?”小杰摸摸自己的头,习惯性的侧过去看他哥,欲寻求他来释疑。


浩放下右手里的筷子,在他的发端上轻轻的刷了刷,但笑不语。

鬼炒汇!鬼蒙眼!——马哈迪和敦达因对炒汇亏损不知情!

上世纪90 年代的 1984~1990 年期间,大马发生国家银行涉及外汇交易亏损一千亿的炒汇事件。事隔30年后,时任首相的卖国老贼马哈迪与时任财政部长的敦达因,今天双双分别以第 24 名与第 23 名证人的身份出席皇委会调查庭上的听证会供证时表示,他们未接获国行外汇交易的汇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