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目前显示的是 二月, 2017的博文

无为的遗憾

人的一生,没有遗憾似乎是不可能的。有遗憾的人生,是正常的。有遗憾,说明我们曾经为某人或某事付出过心和情、劳和力,甚至血和泪,最后却没有如己愿,因此耿耿于怀。
有些遗憾,则是因为错过了某种机会,在岁月匆匆而过后,猛然发现自己错过,这时又没有了回航再来的机会,只好徒叹奈何!
岁月即是时间的化身。时间是一种会流逝掉的物理现象,它不停止的持续性和不可逆性,从我们所处的空间划过,带走我们的青春,在每一个阶段只给我们留下回忆少许,回忆里则插播了一些遗憾的事。
既然昨天的憾事已成为了今天回忆的一部分,在残酷的现实面前,我们的想象力越好,后果越不堪设想,因此,面对现实看开放下,应该是脱苦离悲的最实际行动。然而,人性不会为此“错过或没完成”的事善罢甘休,总是有一股情绪在头顶萦绕作祟。
笔者也是走过了半个世纪的人,在经历过的岁月中,当然不可能没有憾事出现,反之,有许多许多,多到笔者自己也忘记了一些。不过,我今天不准备在这里向大家摊开我的憾事,所以这是你们对我“不谈”的遗憾了。
我要在此八卦的是人家的憾事。一位每天皆来会所报到的耆老,今天缠着我说他的故事,我只好一边做事一边与他聊。
“我一生做错了一件事。”聊着聊着,他突然冒出这么一句来。我默默看着他,等待他继续解说自己做错过什么事?不过,心里就怀疑他一生真的就只有一件事做错的吗?如果实际有很多件,他特别“钟爱”这件,那么,可想而知,这件该是他最为遗憾之事了。
他继续说:“我当年在金融界服务时,身居发放贷款的高职,但是我坚拒不受贿赂。要是有哪个欲向我贷款的房屋发展商给我一笔贿款,想从我这里顺利获得贷款的通过,我一般上都不会批准这笔贷款给他。”
顿了顿,他吞吞口水润过喉头接下去说:“那时候(80年代),如果我受贿,房屋发展商甚至可以送一幢他们建的楼房给我,完全免费的哦!但是,我一间也不要他们的,我说我不受贿。”
“若当初我接受他们的献议,今天我有很多房子了,可是当初我没想到这么做,现在想起来有点遗憾。”我看到从他眼里透出了丝丝的悔意。
他今天只拥有一间屋子,是属于排屋之类,儿女都已长大并各自在外头成了家,屋子只有他们夫妻俩留守。但是,人性还是会让他不由自主的挑动起那根错失之弦,弹奏一曲遗憾的悲歌。
年轻时,他还为自己的廉洁引以为傲,把欲通过收买他以期获得贷款的房屋发展商羞辱一番。可是,步入了老年,却变成了他的憾事。那么说,他当时也不是真的廉洁了。人应该坚持自己…

劳动党下地狱

金正日和他父亲金日成双双戴着脚镣,拿着锹在挖地。
金正日挖累了,挺起弯下的腰,左手撑着锹,右手在额头上抹了把汗,突见远处有个没戴脚镣的家伙走过来!
当来人走近时,金正日大叫大嚷道:“阿男,你来这里做什么?”
七孔流血的金正男见到父亲和祖父,马上泪眼汪汪的诉说自己已经被弟弟谋害了。
金正日大吃一惊,转头看了看身旁的父亲金日成一眼,见父亲很平静,并没有一丝讶异的表情,于是,他又转回头来,双手搭在儿子的肩膀上,问道:“你怎么就这样确定是你弟弟干的?可能是青蛙台那边的人呢?”
金正男杏眼圆睁恶狠狠的瞪着父亲说:“应该是你下的杀戮命令才对!”
金正日又大吃一惊,搭在儿子肩膀的双手立刻抽离,不停的摇摆说:“我已经死了,怎能够发命令?别胡说!”
金正男也大喊,七孔的血喷向四方:“没胡说!你当初如果将位子给我,我也不至于英年早逝了,不要忘记我上面还有几个老婆和孩子要养育的!”
“唉——儿子,你不知道我们做长辈的苦衷啊,别表面看领导人当得风光,我不把位子传给你,是担心爱自由的你被绑死在那个位子上,而且是不能够娶酱多老婆的,你忍受得了吗?”

“那你把位子给他,难道不怕他烦吗?”
“喔,”金正日道:“他年轻,我估计他能接位长久,咱劳动党的前途真要靠他了!”

金正男瞄了瞄他们,问道:“那你们现在干嘛?”
“劳动啊,”金正日道:“你忘了咱劳动党是劳动的家族吗?”说着嘻皮笑脸地拿起锹来铲了一把泥土抛出去。
“劳动?这里是地下九泉,难道还要劳动吗?”
金正日听了,露出一副讨人厌的苦瓜脸说:“在这里是人家的地头,人家叫我们做什么,我们就做什么咯!劳动不好吗?劳动好呀!”
在旁一直没有出声的金正男祖父,突然引亢高唱劳动党的《爱国歌》:“看那朝日鲜明的江山,遍地是金银和宝藏,三千里锦绣河山如画,五千年悠久历史长……”

金正日与儿子面面相觑,良久,金正日补上一句:“没事,不就老来痴呆了吗?”突然若有所悟:“咦,儿子,你来地狱干嘛?你又没做过坏事,顶多是多娶了几个老婆而已,又不是罪,干嘛你也下来地狱了?”

神机3310戴誉归来?

图片
回想作为初临的千禧年时代的手机巨擘诺基亚(NOKIA),其产品在当时的手机市场一枝独秀独占鳌头,乃基于比其它品牌耐用的性能。
笔者有幸出世得早,2000年手机在我国刚刚开始普及时顺势就攀上了这部人手一机的手机科技时代列车,曾经使用过被后人恭称为“神机”的诺基亚3310,并成为了忠实的诺基亚3310控,见证过上一代手机产品飞跃式发展的潮流趋势,算是不枉此生矣。
诺基亚的手机品牌来自芬兰,它是一家移动通讯产品跨国公司,崛起于1996年,并连续14年占据手机市场份额第一。辉煌时期市值近2500亿美元,仅次于麦当劳及可口可乐。2007年以后,诺基亚面对苹果公司推出的iPhone和以三星为代表的安卓阵营夹击,导致改革步伐缓慢的诺基亚,在2011年的第二季被苹果及三星双双超越全球手机销量第一的地位。2011年2月,诺基亚放弃经营多年的Symbian系统,转而投入微软的Windows Phone系统。
2014年4月25日,诺基亚宣布完成向微软出售设备和服务业务。同年10月22日,微软正式宣布将诺基亚手机品牌改为“Microsoft Lumia”,从此诺基亚手机品牌正式走入历史。
诺基亚3310是一款于2000年10月

窃贼艳遇-2

不祥诱惑
   人影由远而近,渐渐清晰,来者原来就是那个裸女!虽然她现在走出了户外,但是依然全身赤条条光着屁股,连一双玉足也赤裸裸的,真开放!
只见她一丝不挂的来到井边,用井旁置放着的水桶打水上来,然后双腿屈曲蹲着用手将桶里的水轻轻泼向身体。待身体沾湿了之后,取香皂将赤裸的全身遍擦,她的一双玉手和着香皂的泡沫,在全身游走抚摸,最后,将一头秀发也弄湿,同样给抹上香皂泡沫。
躲在破败小亭子杂草堆里的张崑看到这个极美丽的裸女在近距离洗澡的香艳一幕,几乎冒起将她紧紧抱入怀里的冲动。他拼命的抑制着这致命的诱惑,一面自慰。
美女全身涂满了香皂泡沫,肌肤透过头上植物叶子的缝隙间洒入的阳光照射下,闪闪发亮,更凸显其苗条动人的曲线。她提起已经空空的桶子,将它抛落井里打水上来,然后双手将满水的桶子高举过头淋下,把身上的香皂泡沫冲洗掉,如是反复的淘取了四次井水,照头淋下,将全身冲洗得干干净净,香气四溢。
她用手在身上轻轻的抹拭和拍打着,将沾在娇嫩肌肤的水珠去掉,再把头发来回的搓揉、甩圈圈去掉水分。张崑从杂草堆里偷偷的望过去,发现她美丽到无法形容,简直如仙女般的漂亮!
她弄干身上的水分后,没有立刻回到大宅的意思,而是转身向张崑藏身的破败小亭子走来!原来她洗过澡后,觉得有点尿意,想去小亭子的杂草堆就地小便。哪知道无巧不成书,自己反倒变成了送入虎口的羔羊!张崑避无可避,呆呆地愣在那边。裸女走到他的前面才发现有个陌生的男人躲在杂草堆中,吓得花容失色,张口就要喊叫起来。
张崑见状,立刻弹起身冲前将她的口捂着,一不做二不休,顺势把她拖进杂草堆里。裸女害怕地不断摇摆手脚挣扎着,张崑一急,双腿夹着女体的腰部,强行将她紧紧拥抱入怀。一个娇柔的裸女,哪能跟张崑的孔武有力相比?她惊吓到赤裸的全身不住的发抖,小便也失禁了,哗啦哗啦地流了满地。由于嘴巴被他强有力的手捂着,她无法发出一丝声音,只能默默地哭泣流泪!
张崑此时已因欲火焚身而失去了理智,他箭在弦上,不射不快,决定要把这个美女奸污来发泄被燃起的情欲。他把头靠在裸女的耳畔,对她说:“妳如果不想死在这里,就必须乖乖听从我的话。”裸女仍旧在发抖,听见他这么说,马上放松了紧绷的身体。张崑知道她害怕被杀,于是趁机说:“若妳答应听话,就用点点头作为表示吧!”
果然,裸女连考虑也不考虑,就迅速的点了两下头。张崑心中暗喜,松开缠在她腰际的双腿,再慢慢松开紧紧抱着她玉体的手,并把捂着她…

窃贼艳遇-1

【大宅藏春】
   张崑是个好逸恶劳的懒惰虫,虽处于血气方刚的青壮之年,却不愿意正正经经的找一份工作做,打从初中辍学后,就一直过着游手好闲的生活。
他母亲走得早,父亲还在世的时候,与兄嫂同住祖屋屋檐下,平时出外干些偷鸡摸狗的勾当,过着有一餐没一餐的日子。偶尔被他扒到一笔可观的钱财,立刻去酒楼大吃大喝个够。若几天也没有遇到财爷,开不成饭,就只好垂头丧气回家吃。
父亲走后,兄嫂嫌他好吃懒做,跟他住一块是个累赘,夫妻俩商议后,决定搬出祖屋,住进城里儿子的家,于是,祖屋就剩下他一个人在独守空屋了。他想学城里人那样,将屋里的四个空房出租,于是就在村的布告板上张贴了招租的告示。但是,他太异想天开了,在这种落后的穷乡僻壤,家家户户都有自己的房子住,谁会向他租房子去?即使有人想租来做囤积作物的仓库,村人也因为他在村中的声名狼藉,担心放置在他家的作物会被他偷盗去卖,所以没人敢租。
不过,他虽然惯于干入屋行窃的勾当,在自己的本村倒也收敛安份,因为他清楚村里只有几家富户,自己去偷东西的话,万一被当场抓住,会被赶出这个村子的,所以权衡过后果,他通常都是选择去数公里外的邻村偷窃,而从不敢打自己村里人的主意。
兄嫂搬走后,他住了半年,空房也一直租不出去,觉得无聊极了,便决定到外面浪迹天涯去。在某个早上,他随便吃了点食物果腹后,走出家门,然后将大门深锁起来,就大摇大摆的离开这个村子。他的如意算盘是一路走一路偷,有什么偷什么,一直偷到城里去。
几个村落的人家,在他经过时都遭逢其殃。又因为他得手就走,并不留下来,减低了当场被抓住的风险。一路走一路使用偷窃获得的资源,十分惬意,令他一派悠闲,更断定偷窃这三百六十行的外一行,是有出头天的。
这天,他来到一个村落,看看到处一片繁华景象,猜想这里应该有值得留下来长期发展的价值,于是他就找了一家驿馆下榻,晚上再出动寻找猎物。
很快到了晚上,他从榻上起来,看看外面黑凄凄的,正是大展身手的时候。他蹑手蹑脚的从二楼的窗户攀爬下去,在大街上四处寻找目标。拐过街尾的一个弯,他看见那里矗立着一所大宅院,他快步上前去,透过围篱的空洞处往内看,只见有个房间透出了微弱灯光。
他看了看周围的环境,决定从屋角的柱子攀爬上去天花板,再居高临下的逐个房间窥探,看财物会被主人家收藏在哪里。他果然是吃偷窃这行饭的佼佼者,不必花两分钟的时间,就徒手攀爬到天花板上面去了。
他小心翼翼地在天花板上面移动,不时用随…

裸女形态杀手-4

图片
科幻情色文学—【牺牲色相,得不偿失】

对了!不是有个叫“露台长”的活佛吗?听说他可以帮人看一生的CCTV(图腾),叫人多念“小房子”就能够治病改运,何不去找他看看我的CCTV记录,是在哪里错过了杀死真正的马哈迪的?
由于白天人多,大家看见我这个外表以野兽形态呈现的女人,一定会起骚动,所以我只能在晚上没有人之后偷偷去。这天傍晚,我在郊区的一条河里将赤裸身体的每一寸肌肤都洁净后,就去露台长的法坛找他查看CCTV指点迷津。露宅的法坛灯火通明,人潮络绎不绝,我只好躲在法坛外的草丛里,静静等待人们离开。苦等到半夜12点,最后几个问事的人回家了,我看到只剩下露台长独自在二楼坐坛,现在是机会了。
我从草丛翻身而起,用手轻轻拍打掉粘在光屁股上的尘粒,就赤条条的拾级上去二楼的法坛。上到二楼,远远看见露台长身上披着黄色袈裟,双目闭着,端正的盘坐在前方的莲花座上。我脸上掠过一丝的羞赧,觉得用寸丝不挂的直立步行姿态向他走去太下流了,这是大不敬呀!于是我蹲下来,将双膝跪地,双手趴向前面,用爬行的姿态向他爬过去。
在离他大约一公尺处,我停住了,但仍然保持跪的姿势,只是上半身挺起来,将胸前的一双D乳毫无保留的向着他,心想,反正他看到我的形态不就是野兽一只吗。就在这时,露台长略为垂下的秃颅慢慢抬起,双眼赫然张开,用锐利的眼神看着我。我毕竟是个一丝不挂的裸女,见异性这样端详自己,心中羞愧难当,急忙把头垂下,不敢正视他。
这时四周突然静得没有一丝声音,这种可怕的静谧持续了约莫3分钟后,露台长开口说话了:"哪里来的妖孽,竟敢不穿衣服全身直溜溜的光着屁股来见本尊!"
我一听,吓了一大跳!
天啊!他的慧眼竟然可以看见我是个全裸的赤条条女人,而不是野兽的形态,是我太低估他的修行了吗?!
被他看完了我全裸的姿态,立刻把我羞到脑袋鼓胀有点昏眩,慌忙俯伏着向他不断地行磕拜礼!他挥挥手说:“站起来!”我只好满脸羞愧的站立起来,用正面全裸的姿态对着他,搁在两边的手一直有想要把三点遮掩起来的冲动。
他把我从头上到脚下全裸露的地方浏览完毕了,然后慢条斯理的说:“我一早已经算准妳会出现,所以今天等信众离开后,特意在这里坐坛等妳的!”我被他的未卜先知彻底折服,因为觉得这样站立着面对他很羞愧,就用颤抖的声音问他:“我……可以跪下来了吗?”他呵呵大笑说:“跪下吧!”然后,突地收敛起笑容,严肃的说:“妳外表很漂亮,但是内心毒辣,…

裸女形态杀手-3

图片
科幻情色文学—【杀万漏一,任务失败】

有一个晚上,我在某住家后院的沟旁走过时,突然听见那家的屋里传来女人尖锐的叫喊声:“马哈迪!”立刻吸引了我的目光,因为这正是猎物的名字啊!
我循声音看过去,见是屋里的一个妇女在喊叫一个正在走出户外,慢慢向他家游泳池靠陇的小男孩。妇女紧张地在后面追赶,一面叫一面冲过来抓住小男孩的左手。小男孩此时也注意到我了,他怔怔地站在那里看着我。他母亲来到身边时,他抬起右手指了指我所在的地方,用稚嫩的语气说:“美!”他妈也望向这里,一边抚摸他的头一边说:“是只小花鹿呀,很可爱咧!”
哈哈,我在他们眼里怎么变成驯良的小花鹿了,不是凶猛的野兽吗!?
由于有围篱的限制,我无法对他动手,并非因为他赞我美而不杀他,院长大人明鉴啊!我之前也杀过三个同姓名的小男孩,他们的父亲都是印裔,母亲是马裔,而这个小男孩的母亲是欧裔,父亲是什么裔则不得而知,不过,如果我可以靠近他,我还是会把他杀掉的!对我来说,凡是名字取作马哈迪的,都该被杀!是他们令我变成了这么下流的裸女,虽然有巨款作为补偿我牺牲色相的酬劳,其实我知道,变成裸女后,再多的钱也要不回来我的人格了!
我在想,既然自己没有了人格,能不能变成人们眼里的家犬呢?我要是能以一只母狗的形态见人,就不会引起人们的骚动了,毕竟看到驯良的狗狗比看到凶猛的野兽好。但是,怎样才能化身成为一只母狗的形态,在大白天也可以自由自在四处去追寻我的猎物呢?再来,也有一个极为羞耻的情色问题冒起:成为母狗的形态后,公狗们会不会对我进行性骚扰,把我强奸了?
然而,固执的作者山城客大多时候是不愿意让女主角的愿望得逞的,不然故事会很快被结束,这样就不好玩了。我不怪他,你们也要理解他呀。
既然如此,我只能见步行步,取决于别人把我看成什么形态,我就必须接受自己是什么动物了。
今天傍晚,我来到一条小河边,看见一家人高兴地在那里生火野餐,是一对年轻夫妻携带着一个小男孩。丈夫正在搭建简单的帐篷,准备晚上露营睡觉时用。妻子正在准备晚上的食物,并从车里搬了一个烤炉下来作为烧烤肉类之用,小男孩在河边用手拨弄水面玩着水。他妈妈放下烤炉后,向河边的方向喊了一声:“马哈迪!”
一听见这个名字,我就有膀胱被尿压迫的兴奋感觉,立刻从旁边的草丛窜出来,走到小男孩的身边,双手从他背后轻轻一推,将他推落河里去,他的父母见到小男孩掉入河中,惊讶不已,急忙哭叫着走到河边想要救起孩子。可是,这个不谙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