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目前显示的是 八月, 2014的博文

深秋之歌

图片
“—咔嚓—咔嚓—”……
“—咔嚓—咔嚓—”……
“—咔嚓—咔嚓—”……
晨露,微风,旭日,伴随着一列全速南下的深蓝色早班列车。
车轮的铁轴与轨道接触面因摩擦而产生的噪音,划破长空,所过之处,犹如整点报时的闹钟般,准时传入铁道两旁的每户人家中。
这是一个美丽的清晨。但是,坐在列车前座的年轻女子,心情却显得很沉重。从车窗侧边照射过来的初阳之芒,在她双颊的两行未干泪痕上映耀着。
相距数百里的家中昨晚惊传噩耗——她敬爱的父亲心脏病突发,走了。
“怎么这样慢啊?”归心似箭的她,对列车行走的速度,已失去了耐性,不禁啧有烦言的嘀咕起来。心中惦念着久违了的家,那个不再有父亲声音的故里,还会是她心中当年的天堂吗?
最近一次回家,是一年多以前的事了,当时她父亲还挺精神的,身子半卧在客厅的懒椅上,一边畅饮杯中物,一边追看电视连续剧。听见开门的声音,缓缓地转过头来瞧了一眼,脸上没有特别喜悦的表情,只说了一句:“回来啦?”又将视线投回电视的屏幕上。
“嗯,”她望了一眼屋里面的情况后,从袋子里提出一瓶法国廊酒,轻轻放在父亲右侧的小茶几上,问道:“妈呢?”
“在妳珍嫂家搓麻将呀。”接着又漫不经心的补上一句:“不搓麻将的还能是妳妈?”
听了父亲这样形容,她苦笑一下,没搭腔什么,绕过客厅径往自己的闺房走去。
那次回家,她对父亲也没多加注意,现在思忆起来,当时的父亲没胖没瘦,依旧是她所熟悉的那个身材魁梧,一脸严肃的父亲。谁知一年多以后,这个身体看似壮健的老爸,却狠心地抛下她们母女俩,千山独行而去。
人啊,皆是在失去后才懂得拥有时是多么的幸福,总是在悲痛过后又再犯不珍惜眼前人的错误。
十月的南岛,风和日暖,秋意正浓。车窗外,远处的山峦是早已穿上了秋装的金黄色地带。远远望过去,在一片金黄的天地里穿梭的列车,像极了一条多节足虫儿,蜿蜒行走着。撩人心绪的秋意啊,带有几分忧郁氛围的秋色啊,徒令心情本已沉重的她,愈加难以压抑那股打从心头冒起的丧父之悲火苗,家人顿足、抽搐、哀嚎、擤鼻的悲怆画面,一幕幕浮现在她脑海,惹得阵阵鼻酸的感觉袭来,泪水便如决堤般奔蹿而下。
旷野的风,有点儿来劲;可是,人隔着一层玻璃车窗,怎样感觉到外面的疾风呢?哦,原来是窗外的蒿草和树木叶子传达的。萧瑟、肃穆和惨白的天地景象,犹如刚被一场大雨洗涤过,坐在列车内也觉得有点沁心之凉意。风,想当然的也会带来一股慑人的凛冽吧?
今天不是什么节假日,早班车上的乘客不多。她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