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8月1日星期一

邓公遗计赚港独,狮子山下笑春风

故去的伟人邓公小平,是引领现代中国走向强盛的舵手。或许他在生时处理过的某些事件至今仍然引起争议,不过,仅仅是改革开放这件由他一手促成的大事,也足以造就他走上神坛了。

邓公聪明而有远见之处,就是他在香港回归祖国怀抱之前,预见了港独势力的冒起。他犹如三国的武侯预伏锦囊计赚魏延,先给对付港独的妙方预埋下了两手伏笔。在今天看来,当年中英在关于香港回归细节的谈判桌上,邓公坚持回归之后解放军必须要有一个驻港部队是正确的。表面上是标志着香港回归了,实际上他是有东西要防。他要防的显然不是外侮,而是来自香港内部的分裂势力。

   除了驻军,对付港独的另一手,就是在专为香港量身定制的基本法之参选条款上,注入了排除对天朝不友善者的参选,这高招有效过滤了这些港独分子,以免他们万一胜选,发生与中央撕破脸皮的窘境。这些未雨绸缪的准备,证明了邓公对香港番治之下的民心有独到的见解。

学校历史课常被无知的毕业生批评为在社会上没有实际的应用价值,但是,真的是这样吗?说这种话的学生,显然是不懂历史对国家社会的重要性。学校教导历史,是要让大家记住人类走过的脚步,从历史里面吸取教训,去芜存菁,不要浪费时间在没有意义的事情上,以免阻碍人类社会的发展和进步。

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此乃常态。比如前苏联崩溃后,所有加盟国前仆后续的纷纷脱离独立。东德与西德、南越和北越,或通过和谈,或通过战争手段取得统一。此外,还有军事的结盟,如北约;货币的结盟,如欧元;区贸的结盟,如东盟,皆是分久必合也。

这些分分合合,都有其历史背景,如前苏联的加盟国,历史上都不是俄罗斯的领土,他们只是政治意识上的加盟,当大限到了,就各自展翅飞去。东德与西德、南越和北越,南韩及北韩,在历史上是属于一个国家一个民族,也是因为政治意识形态不同而导致分开,大限到了,又回归统一。

说到东马(沙巴和砂拉越)及西马(十一州),历史上并不是同一个国家,甚至民族结构也不尽相同,大家结盟成为国家,是在当时局势和利益的背景之下而苟合的。沙砂在历史上不是大马理所当然的国土,要脱离大马独立的理据,比香港还充足。

香港是中国的固有领土,在数个世纪前,这个弹丸之地也不过是个小渔村罢了,它从属于广东省宝安县下辖。经历了鸦片战争,迫签订城下之盟租借给英国后,外国势力豢养了一小撮亲英的离心分子如李柱铭之流,这是后话了。

邓公往生了19年,香港也已回归祖国怀抱19年,然而,邓公当年的顾虑并没有被消除,造反的港独派今天是越来越嚣张了。这可能与这只会下金蛋的鹅渐渐没蛋下了,眼看天朝内陆的经济强劲发展,已经超越了自己,因此导致心理不平衡造成的吧?当然,不排除还有其他因素造成不满,只是,香港的命运早已注定她飞不出五指山,这种对天朝的不满是无法用独立脱离来解决的。

兔死狗烹,鸟尽弓藏。香港本来就是一个超现实和势利眼的社会,应该更容易体会到利用价值没了之后的处境本是如此。历史给香港开了玩笑,想当年的意气风发,不过是为了换取今天的落水杖。

这个至今还在使用烦体字的社会不要忘记了,驻港部队的6千人都不是吃素的,血浓于水不等于血脉相连,枪杆子里出政权啊,你敢反我,我敢轰你。自己养的鸡自己宰,自己的人民自己杀,这放诸全世界从来就不是什么秘密来的。港独分子敢骚乱,敢公开喧嚣脱离祖国独立,下场也肯定是悲惨的。

   港独港独,十几亿人民还要开饭的,你要想清楚了!要脱离天朝独立,先问问他们吧!套用一句你们责难他人喜欢骂的那句话:自己不行了,就「不要阻住地球转」吧!

鬼炒汇!鬼蒙眼!——马哈迪和敦达因对炒汇亏损不知情!

上世纪90 年代的 1984~1990 年期间,大马发生国家银行涉及外汇交易亏损一千亿的炒汇事件。事隔30年后,时任首相的卖国老贼马哈迪与时任财政部长的敦达因,今天双双分别以第 24 名与第 23 名证人的身份出席皇委会调查庭上的听证会供证时表示,他们未接获国行外汇交易的汇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