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目前显示的是 六月, 2014的博文

老朋友被宗教迫害了

我生命中的第一个老板跟我同姓,但是我们非亲非故,甚至连同乡也不是。 我生命中最初结交的几个朋友,至今都有30年以上的交情了。回想起来,这些朋友都是不错的人,至少没有把当年心智还浅的我导入歧途中。 其中一个与我结识了30余年的老朋友,本籍天津,也就是风下之乡这片土地的人们冠于他们的称呼:山东人。 提起山东,我联想到“山东响马”,让人觉得山东地方的人,非盗即匪。他们的身材一般都很高大,好勇斗狠,如果真的做匪,也会是很成功的狠角色。 不过,我这位山东朋友却是相反的,所有山东人该有的特征,或是特性,在他身上都找不到。他姓张,个子不高,不喜争斗,性情温驯,我们昵称他“老张”,虽然那时候的他并不老。 老张与我生命中的第一个老板结识在先,他们至今应该有40年的交情了。当我初出茅庐来到火城,进入这家字号工作时,老张正好自工作了6年的伊朗回来,他们可说是那个年代最早到外国的淘金客了,我则在10年后始步他们后尘,冲出风下之乡,立足宝岛淘金。 他比我年长10岁吧,无论在哪方面,都是属于我的前辈级别,在结交的程度上也是个可以达致推心置腹的朋友。 由于生活的变迁,大家后来也不常在一起逛街看戏了,最后仅有在街头遇到时才互相寒暄一番,我一直以为他还在替他老朋友的字号工作。 直到最近,因为我妹生产住院之故,我载妈到翠鸟园妇产科医院给妹送饭时,跟他不期而遇。 问起他的近况,得知他在今年的1月竟然被老朋友开除了,我有点愕然。我说:“你们是相识这么久的朋友了,而且也在他的字号工作了这么久,不念员工情也念私交啊,怎么说开除就开除?” 他说:“我到今天也还一头雾水,不知自己衰在哪里。起初,他说我替他工作索取的巴仙率太高,我说好吧,你可以减一减。他就通知办公室的会计员给我减10巴仙,会计员通知我时,我也同意了。可是,第二天他却叫会计员告诉我,要我取走我放在他店里的所有工具,意思就是叫我走路了!” 我说:“你没有找他当面要求一个解释吗?” 他说:“有,可是他避不见我;后来,我也以他没有替员工缴交公积金为由,把他告上公积金局去。公积金局针对案件曾做了审判,要他赔偿我17万元。” 我说:“那也是好,至少还有一笔老本。” “可是,却节外生枝,”他说:“我怀疑他有贿赂相关的人员,导致后来赔偿不成了。我去质问公积金局的人员,他们竟然叫我不满意可以聘律师告他的,我钱没他多,在法庭上怎斗得过他?” 我说:“你再想想,你真的没有什么地方做错或是得罪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