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6月15日星期日

老朋友被宗教迫害了

我生命中的第一个老板跟我同姓,但是我们非亲非故,甚至连同乡也不是。
我生命中最初结交的几个朋友,至今都有30年以上的交情了。回想起来,这些朋友都是不错的人,至少没有把当年心智还浅的我导入歧途中。
其中一个与我结识了30余年的老朋友,本籍天津,也就是风下之乡这片土地的人们冠于他们的称呼:山东人。
提起山东,我联想到“山东响马”,让人觉得山东地方的人,非盗即匪。他们的身材一般都很高大,好勇斗狠,如果真的做匪,也会是很成功的狠角色。
不过,我这位山东朋友却是相反的,所有山东人该有的特征,或是特性,在他身上都找不到。他姓张,个子不高,不喜争斗,性情温驯,我们昵称他“老张”,虽然那时候的他并不老。
老张与我生命中的第一个老板结识在先,他们至今应该有40年的交情了。当我初出茅庐来到火城,进入这家字号工作时,老张正好自工作了6年的伊朗回来,他们可说是那个年代最早到外国的淘金客了,我则在10年后始步他们后尘,冲出风下之乡,立足宝岛淘金。
他比我年长10岁吧,无论在哪方面,都是属于我的前辈级别,在结交的程度上也是个可以达致推心置腹的朋友。
由于生活的变迁,大家后来也不常在一起逛街看戏了,最后仅有在街头遇到时才互相寒暄一番,我一直以为他还在替他老朋友的字号工作。
直到最近,因为我妹生产住院之故,我载妈到翠鸟园妇产科医院给妹送饭时,跟他不期而遇。
问起他的近况,得知他在今年的1月竟然被老朋友开除了,我有点愕然。我说:“你们是相识这么久的朋友了,而且也在他的字号工作了这么久,不念员工情也念私交啊,怎么说开除就开除?”
他说:“我到今天也还一头雾水,不知自己衰在哪里。起初,他说我替他工作索取的巴仙率太高,我说好吧,你可以减一减。他就通知办公室的会计员给我减10巴仙,会计员通知我时,我也同意了。可是,第二天他却叫会计员告诉我,要我取走我放在他店里的所有工具,意思就是叫我走路了!”
我说:“你没有找他当面要求一个解释吗?”
他说:“有,可是他避不见我;后来,我也以他没有替员工缴交公积金为由,把他告上公积金局去。公积金局针对案件曾做了审判,要他赔偿我17万元。”
我说:“那也是好,至少还有一笔老本。”
 “可是,却节外生枝,” 他说:“我怀疑他有贿赂相关的人员,导致后来赔偿不成了。我去质问公积金局的人员,他们竟然叫我不满意可以聘律师告他的,我钱没他多,在法庭上怎斗得过他?”
我说:“你再想想,你真的没有什么地方做错或是得罪了他?”
他说:“我真的想不到自己有什么地方得罪了他,即使我有错,也可以告诉我错在哪里,不能够莫名其妙的就开除我!”
“哎呀!”我说:“会不会是他一直叫你跟随他信仰某教,而你不理睬他?”
他眼睛一亮,说:“也有这个可能哦,若是这样,就是宗教迫害了。”
其实,对于这位我生命中的第一个老板,我对他在外头的风评还是略有所闻的。不外是“名利”两字之害,人富起来了,就开始求名。他本来的信仰是道教,拜观音的。之所以会改教,据他自己说,是源于数年前他那个信仰某基督教派的妻子病得很重,他就起誓说:若妻子的病能好,他就改信上帝。后来,他妻子的病果然好了,于是他也履行诺言改教了。
当然,这只是他自己的片面之言,人做事情都有其目的,我们听听就好,不必信以为真;尤其是这种惯于在尔虞我诈的商场打滚之人,其言更加不可信。
不过,他逼其一位员工改信仰的故事,却早已不胫而走,传遍了大街小巷,也获得受害的当事人证实。
那位不幸栽在他手里的员工原信仰道教,在对他做了改信天主教的妥协后,他意犹未足,由于看到那员工还是照常的与以前的“道友”来往,这个老板竟然使用阴险卑鄙的手段,自作主张代表那位员工在报章刊登与道友断绝来往的启事!
当那员工走在街上遇到以前的道友,却发现他们一个个在回避他,好不容易抓了一个来问其详,才知道自己被老板陷害!可是啊,人在江湖,老板是衣食父母,得罪不起,只好哑巴吃黄莲,做个假罪人了。
看来,他是想把故技重施在我这位老朋友的身上了,可惜,这位憨直的老山东并没有意识到这种宗教霸权的严重后果,他使我生命中的第一个老板在上帝面前失了威,只好把他开除。
我在想,啊~~~~幸好我今天不必替这个可恶的老板打工了,可以不买他的账!这种人,表面像是替宗教宣扬,可惜用的是错误的霸道方式,能逼得教徒入教,却得不到他的心,他自己最后还不是一样会下地狱?
他本来是我很敬重的前老板,今天看到他信仰了这个宗教后变得这样极端和卑鄙,我也敬而远之了。

人到死那天要为自己做过的负责,不管你有没有宗教信仰,你的良心是不会放过你的!

控诉老贼马哈迪的7大罪状

老贼马哈迪在位 22 年( 1981 ~ 2003 ),到底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使人民这么痛恨他呢?如果之前你没有这种感受,那么你肯定对我国的政治一点也不关心;要不然就是太年轻,在老贼为非作歹的年代还未出世或年纪小。那么,看看以下这些老贼马哈迪的罪状,你就会对这个造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