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4月6日星期一

再下一城

周日这个美丽的假日,美在无所事事。

用过早餐后,我准备单枪匹马昼探”TIME SQUARE隔邻新建竣启用,号称全州最大的IMAGO商城。

当我这早起的鸟吃完了早餐后,由于时间尚早,人家Shopping Mall尚未开门迎客,只好先打道回府继续上网。

10点过后,我跳上坐骑,马鞭一抽,吆喝数声,直奔火城腹地。须臾,便远远望见那座庞大的建筑群,以及嵌在灰色外墙银色夺目的巨大招牌字:IMAGO

怎么感觉有点挑衅的味道?——我是指被阳光照射在银色铜字上所反射过来的光针很刺眼。


在来的路上,我曾经走了错路,几经波折才找到正确的入口。

进入建筑体的区域,找到室内付费停车场的入口,向坐骑的屁股挥了一鞭,它便疾步冲上去了。


将坐骑安顿妥当后,当然就是御驾亲征深入这座建筑物最有价值的地方咯!

这座Shopping Mall的格局有点类似1B,同样是采取东南西北纵横交错的布局。

有两家超市进驻了,一家是颇负盛名的百盛(Parkson)超市,另一家是名叫EVERRISE的超市,论规模,当然是拥有4层楼的百盛莫属了。

同样是服装和饮食的天下,同样见不到书店的踪影,同样的了无新意。

由于没有触及我兴趣的物品店,比如书店、男人的玩具店等等,所以我觉得无聊透顶。

虽然大家不再害怕GST,纷纷从躲藏的防空洞出来了,导致商城内人潮汹涌,但是我一点兴致也没有。给我的唯一feeling,就是百盛超市的摆设,很有那种20多年前我在台北看到的超市 feel

离开前,我到停车收费自动柜员机付费,把停车卡插入后,机器马上吐出来,好像很不喜欢吃的样子。我再把它强塞进去,它又照样给我吐出来。后面一个在等待付费的马来妹纸见了,对我说不必付款的。原来这家新贵为了吸引公众来逛游,暂时给大家享受免费停车一阵子。

然后,我急忙离开,担心它会反悔,又向我索要停车费来。可是我找来找去找不到去停车场的出口,我坐升降机下去一楼,看看不对,又回去升降机上一层楼看看,还是不对,再上一层看看,依旧不对!上最顶一层,才与我的坐骑喜相逢,相拥而泣……

这新楼层的管理处真正差劲,没有为顾客贴上引导出去停车场的窝心指示牌。进入大厦的时候一点也没走错,可是为何出去时要绕这么久才找到出路?门口明明写了EXIT,进去却找不到出路!

我以后再也不去了!

除非有书店开张!

还要有售卖Playboy的,我才去!

哼!

2015年4月3日星期五

新商城巡礼




傍海的OCEANUS MALL已经开放营业两个多月了,我还未去见识过。今天趁假期到市中心的邮局取信件之便,就去逛逛增广见闻。 底楼至3楼的性质同样是作为商业用途的shopping区域不出奇,里面的空间却没有想象中来得更宽广,而是仅有相同于SURIA SABAHMEGA LONG的宽度而已! 目前,大约只有30余店家进驻。一些已经签了租约,但是还没有营业的,就用印上了该公司logo或讯息的大片布幕覆盖着,告诉公众他们Opening Soon…… 向海的一面,设计了很多落地玻璃,可以让顾客透过玻璃远眺前方突出海面的加雅离岛。近视的人如果还嫌远的话,可以走出大厦,去到那条岸边走廊再瞧清楚一点。 个人觉得,那远处的加雅离岛破坏了海洋辽阔无阻碍的意境,所以,在那边看海并不是理想地点,还不如去丹容亚路的海滨看,更美! 说到里面店铺售卖的东西,也没有什么新意,主要是服装店、金银首饰店、仪容店、模型玩具店、日式餐厅等等,我的最爱——“书店”居然一家也没有在线。由这些比较受欢迎的 店铺林立之可见,这里的人民注重的是物质生活享受,精神文化食粮的需求却不高也。因此,管你的精神文化食粮将断,却很少商家有勇气和意愿把本钱掷在开书店上,售卖精神文 化食粮来提升我们这些文化程度不高的灵魂!之前,我还预期这里会有新开的书店,并会在里面发现playboy身影的遐想,终于又再次面临破产,这次,不被判入穷籍也难! 虽然是假日,偌大的Mall里面却空荡荡的,不见人潮,也没鬼影!难道善良的人民都被刚从野蛮世界放出来的GST疯子吓倒,全部窝在家里做了宅男女? 那些平时最瞧不起宅男女的、不知所谓宅男女的男女呢?难道现在都瞧得起宅男女、都明白宅男女的意思了,所以都若无其事的当起宅男女来了? 虽然遗憾不能与睽违已久的playboy见面,不过,当我两手空空出来商城大厦准备离去时,却找到了自己喜欢的亮点,它,就在Mall的大门口! 当我英姿飒爽的站在那里,看到其周边的建筑物轮廓很美。不同于playboy里面那些搔首弄姿,最怕不能把你诱惑死的女神曲线,城市建筑所表现出来的都是直线,全部笔直地伸展到盖蓝蓝的天空里。 我在感叹着这个自己惯看了30多年的城市,正在起着沧桑巨变,变得令我感到不再熟悉了。 滚滚红尘,前世今生,新旧交汇,流光朦胧,参差市容,几欲迷途!

鬼炒汇!鬼蒙眼!——马哈迪和敦达因对炒汇亏损不知情!

上世纪90 年代的 1984~1990 年期间,大马发生国家银行涉及外汇交易亏损一千亿的炒汇事件。事隔30年后,时任首相的卖国老贼马哈迪与时任财政部长的敦达因,今天双双分别以第 24 名与第 23 名证人的身份出席皇委会调查庭上的听证会供证时表示,他们未接获国行外汇交易的汇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