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0月31日星期六

只有你不配反政府

纳吉是在老马的祝福声中登上相位的,纳吉的前任阿都拉是在老马的批判声中下台的;作为在位22年的前首相,退下来以后仍不眠不休,以为自己是太上皇,对领导层指手划脚,诸多过问与批判。

现时年龄介于5090岁的人民,在上世纪80年代至本世纪千禧初年,正是活在老马掌权的白色恐怖时代,大家皆领教过他滥权霸道的治国风采。诚如外国媒体的报道:纳吉今天的践踏司法和滥权霸道劣行,正是师承自老马。换言之,纳吉是老马的高徒!

因此,谁皆有权批判纳吉政权的贪腐滥权,唯独老马不配,老马没这样的资格!

老马在位22年的贪腐所得,又岂止于纳吉的区区26亿元可以比拟的呢?只不过他当时运气好,没有出现一个退而不眠不休的老马跳出来对他批判、捅他的贪污蜂巢,他才可以从容的过足了22年的首相瘾,也让他袋袋平安地顺利增加了贪婪而来的巨额财富。

关于种族关系紧张的始作俑者,也非老马莫属。他在位期间,打压国内华族利益之手法推陈出新,无所不用其极。一本原属于煽动性质被禁出版的书《马来人的困境》,在他上位后就解禁了,还翻译成中文版的,里头他就详列了华人对不起马来人的所谓罪状,当然,这些都是子虚乌有的假控诉,目的是为了筹集他日后的政治资本,以便获得马来人支持他登上国家政治最高峰的宝座。最后,他的目的也达到了,这是他牺牲国内种族和谐换来的,后遗症就是今日的种族关系紧张,所以我们不要轻易就忘记他的乱国贡献

老马的年代,他为了政治目的而发起的茅草行动,是一次利用警队大规模逮捕反对党人下狱的滥权霸道劣行,给后来的领导做了不良示范。另外,当年巫统被法院宣判非法之后,他恼羞成怒下擅自撤换最高法院院长,则是践踏司法独立的滥觞。最近,因着柔佛州的皇室批评纳吉政府的不当政策,被纳吉的枪手回呛时,老马就跳出来替皇室仗义说:皇室不是橡皮章。何谓不是橡皮章?意思是说皇室不是只能在政府文件上盖章而已,他们也是可以提出对政府看法的意见。呵呵,当年认为皇室的权力过大,担心皇室干政而胆生毛地修改宪章削弱皇权者却是谁呢?如今竟又鼓动皇室出来干政,历史对他的嘲讽莫过于此啊!

毫无信用、耍赖一流,也是老马的擅长。某届大选前夕,他为了要获得华人选民的支持,就许诺答应华社选举胜利后,实现华社的要求事项;可是,选举胜利后,他立刻反悔,把答应的事情全部否决,形同欺骗华人选票的流氓!所有在当时曾经投选他的选民,今天还活着的,该没有忘记吧?笔者也还记得,有一位马来歌手在一次的演唱会里开玩笑地说了一句:谁是马哈迪?就被封杀了,从此在我国的娱乐圈消失了踪迹。如此不得民心者,如今披上正义的羊皮假外衣,就妄想人民会对他前嫌不计吗?

现在的年轻人看到他高举反纳吉的牌,就对他赞扬和当神来崇拜?看见他出现在B4的集会,就涕泪交流地以为他也支持净选?真让人哭笑不得。这些年轻人即使没有经历过他统治期的白色恐怖年代,也该听说过他的无赖事迹吧?虽然说政治没有永远的敌人,也没有永远的朋友,但是,曾经伤害过我们的豺狼,现在化身为卖花姑娘,却没有为我们舔舐因他而造成伤口的疮疤,一点点的忏悔也没有,就妄想我们帮他同仇敌忾倒政府,未免太小觑我们的记忆力与宽容心之能耐了!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老马是种族主义的终身支持者,也是污浊选举的创新者,更是贪腐敛财的教父,还是钳制新闻自由和控制人民思想行为的大师。他的这些性格是永远不会改变的,否则他就需要改名,不再叫老马了!

因此,老马反纳吉政府乃是有他自己议程的,而不是他贪婪腐败的思想转变了,大家不要被他的伪善外表所骗倒。纳吉政府固然要倒,但是,谢谢你了马哈迪,你不配,我们不耻与你为伍!

鬼炒汇!鬼蒙眼!——马哈迪和敦达因对炒汇亏损不知情!

上世纪90 年代的 1984~1990 年期间,大马发生国家银行涉及外汇交易亏损一千亿的炒汇事件。事隔30年后,时任首相的卖国老贼马哈迪与时任财政部长的敦达因,今天双双分别以第 24 名与第 23 名证人的身份出席皇委会调查庭上的听证会供证时表示,他们未接获国行外汇交易的汇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