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目前显示的是 十月, 2015的博文

只有你不配反政府

纳吉是在老马的祝福声中登上相位的,纳吉的前任阿都拉是在老马的批判声中下台的;作为在位22年的前首相,退下来以后仍不眠不休,以为自己是太上皇,对领导层指手划脚,诸多过问与批判。
现时年龄介于50~90岁的人民,在上世纪80年代至本世纪千禧初年,正是活在老马掌权的白色恐怖时代,大家皆领教过他滥权霸道的治国风采。诚如外国媒体的报道:纳吉今天的践踏司法和滥权霸道劣行,正是师承自老马。换言之,纳吉是老马的高徒!
因此,谁皆有权批判纳吉政权的贪腐滥权,唯独老马不配,老马没这样的资格!
老马在位22年的贪腐所得,又岂止于纳吉的区区26亿元可以比拟的呢?只不过他当时运气好,没有出现一个退而不眠不休的“老马”跳出来对他批判、捅他的贪污蜂巢,他才可以从容的过足了22年的首相瘾,也让他袋袋平安地顺利增加了贪婪而来的巨额财富。
关于种族关系紧张的始作俑者,也非老马莫属。他在位期间,打压国内华族利益之手法推陈出新,无所不用其极。一本原属于煽动性质被禁出版的书《马来人的困境》,在他上位后就解禁了,还翻译成中文版的,里头他就详列了华人对不起马来人的所谓“罪状”,当然,这些都是子虚乌有的假控诉,目的是为了筹集他日后的政治资本,以便获得马来人支持他登上国家政治最高峰的宝座。最后,他的目的也达到了,这是他牺牲国内种族和谐换来的,后遗症就是今日的种族关系紧张,所以我们不要轻易就忘记他的乱国“贡献”。
老马的年代,他为了政治目的而发起的“茅草行动”,是一次利用警队大规模逮捕反对党人下狱的滥权霸道劣行,给后来的领导做了不良示范。另外,当年巫统被法院宣判非法之后,他恼羞成怒下擅自撤换最高法院院长,则是践踏司法独立的滥觞。最近,因着柔佛州的皇室批评纳吉政府的不当政策,被纳吉的枪手回呛时,老马就跳出来替皇室仗义说:“皇室不是橡皮章。”何谓不是橡皮章?意思是说皇室不是只能在政府文件上盖章而已,他们也是可以提出对政府看法的意见。呵呵,当年认为皇室的权力过大,担心皇室干政而胆生毛地修改宪章削弱皇权者却是谁呢?如今竟又鼓动皇室出来干政,历史对他的嘲讽莫过于此啊!
毫无信用、耍赖一流,也是老马的擅长。某届大选前夕,他为了要获得华人选民的支持,就许诺答应华社选举胜利后,实现华社的要求事项;可是,选举胜利后,他立刻反悔,把答应的事情全部否决,形同欺骗华人选票的流氓!所有在当时曾经投选他的选民,今天还活着的,该没有忘记吧?笔者也还记得,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