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8日星期二

沙巴的毒瘤——越境掳綁

沙巴海域掳綁案频传,虽然政府在一年前成立了沙巴东部特别行动保安指挥部,以应对越境掳綁的菲南武装分子,然而所获成效并不大,绑匪依然可以继续轻松地在海上掳綁船员,来去自如,逍遥快活,使这个所谓的保安指挥区形同虚设,沦为国内外的笑柄。

    就在昨天,菲律宾南部武装组织阿布沙耶夫再次现身该国与沙巴交界的海域干案,从一艘载有两人,航经该水域的小游艇上掳走一个德国人,其女伴则不幸被武装分子射杀,全裸毙命游艇上。

    这种掳綁案已经不知道发生过N次了,沙巴安全单位始终没有给出一套有效的治本办法,不禁令国人对政府的治安能力大感失望。民众奔相走告,相互提醒切莫去这些充满危险的区域,以免送羊入虎口,成为武装分子的下一个掳綁目标。至于外国游客,不信邪的就去吧,你们不见棺材不流泪,见到棺材才来流泪,可是一切已经太晚了。

    好比这个昨天被掳綁的70岁德国男人,他与50岁的妻子曾于8年前(2008)在非洲亚丁湾遭到索马里的海盗绑架,被关押在森林的匪窟52天,在海盗取得60万美元的赎金后,他们才获释。然而,不见棺材不流泪的他们,前事已忘,继续再犯。这回遇上凶狠的阿布沙耶夫绑匪,导致其妻子也命丧枪下,正是因为没有吸取过去的惨痛教训,终于迎来了更为惨痛的悲剧!

    沙巴行动党秘书长陈泓缣建议解散沙东安全指挥部,交由内政部或国防部管理,并献议政府赋予讨海的人民拥枪权,作为自身安全的防范。但是,要在这么广袤的海域执行防卫的任务,当然必须投下巨大的财力与人力,才有望解决。况且,内政部或国防部也未必就可以胜任。这说明我们国家的防卫力量是何其的薄弱,一旦与邻国发生战争,敌人如入无人之境,轻轻松松便可占领我国。我们是“幸生太平无战争,唯恐犯境掳綁多”啊!

    至于赋予讨海的人民拥枪权,也不是很好的解决之道,试问遇上武装分子,你手上的枪能对抗他们比你强大的火力?刚发生的德国女人不幸被他们射杀事件,就是由于她手上有枪,并开枪与武装分子驳火,才会遭到他们的还击射杀。如果她没有枪,乖乖在绑匪的枪口下就范,他们也不至于射杀她。所以,当你有枪,你只会处于更加危险的境地,而不是更安全,除非你人数众多和军火的力道够强大。何况,国人也想不明白:在自己国家的海域捕捞或游玩,为何必须自携枪械在身?海岸防卫队在干什么的?


    沙东保安指挥部光明正大的建设在那里,绑匪怎么可能白白送上门?它充其量只能提供一个防御作用罢了,不能够干干的等飞来虫。对付这种犯境干案者,要主动出击攻之,尤其应该以诱杀对付之,还要调动特警参与剿匪行动。以假扮游人或捕鱼人的船在相关水域游弋,安置几个特警藏身船内,水下则潜伏特警,一旦匪船靠近,在炮弹的有效射程内就要把他们连船一起轰掉,不必留活口,这样才能对他们起到震慑的作用。

2016年11月2日星期三

南海风云•大国博弈

与前任阿奎诺政府相比,现任菲律宾总统杜特帝的小国外交手腕要务实和圆滑得多了。虽然被誉为臭口总统,但是他的政治嗅觉却不迟钝,懂得审时度势,深明识时务者为俊杰的道理。见风使舵本是一个优秀的船长必备的常识,有风就要使尽舵,莫待无风空扬帆。

与新国总理李显龙相比,杜特帝总统的眼光显然更独到,对当今的大国博弈政治有深刻的了解与正确的判断。他明白在东方龙崛起的今天,美国已经渐渐失去影响力,老美想重返亚洲而不面对中国的嚴峻挑战,绝对是不可能的。而美国司马昭之心,妄想利用南海国家给中国制造麻烦,拖累中国经济发展的阴谋也是显而易见的。最终的受害国不可能是美国,而是与中国一衣带水,却敢为虎作伥的南海诸小国,这严重后果杜特帝没有理由未想过。

当荷兰海牙国际仲裁庭在712日针对菲律宾与中国在南海岛礁的纷争作出对菲国有利的历史性宣判后,甫上任的杜特帝并没有表现得喜形于色手舞足蹈的忘我境界,而是极其谨慎而平静的看待,最后选择与中国进行两国间的协商,足以显示他的理智。如果说,一个在南海岛礁上与自己有切身利益关系的国家,尚且不积极的要求中国遵守海牙判决,归还岛礁给他;那么,一个跟南海岛礁不着边,压根儿没瓜葛的小国新加坡,又能凭怎样的理据来要求中国遵守判决呢?

由于上世纪的资本与无产两大政治意识形态阵营对立之争,而使选择美国主子的新加坡从中受益,加上管理有方,使该国迅速崛起,成为东南亚的经济强国。可惜,新国版图有限,毕竟是个小国,小国无外交,必须在大国的夹缝中寻求苟存,这是在现实世界中很残酷的游戏规则。开国元首李光耀故去后,新国的精英们似乎忘记了自己的先天不足条件,以为只要靠着精英头脑,就可以继续的在各大国间游走撞骗,继续的以美国的马首是瞻,一如既往的看扁中国。千禧年以前,中国自顾不暇,也没办法影响周边国家投向他怀抱,所以新国那时的日子过得惬意自在。
   
当李显龙访问美国,多管闲事地高调提出要求中国遵守海牙仲裁庭的判决之后,新国开始感受到中国反弹过来的报复压力,在他国家的各领域浮现出来了。中国崛起后的影响力终于在这次的南海问题上爆发,让新国的脚趾重重的踢到了铁板,流出血来!新加坡向来习惯了美国主子的办事方式,却不知道中国的办事作风是迥然不同的。百余年前的中国,积弱太深,经历了西欧诸强侵略的耻辱,故后代的中国人无不铭记丧权辱国的深刻教训,民族性与爱国心都极旺盛,绝对不会接受国家利益遭盗窃的挑衅。
   
新加坡是一个主权独立的国家,这是没有错的。不过,新加坡在与自己无关痛痒的南海纷争上插进一脚,却是错了。新国的所谓精英似乎没有看透,今天的中国已经不是当年的吴下阿蒙了,沧海桑田,中国经历了邓小平指导的改革开放之巨变后,已经从国家的一无所有变成什么都有了,以前比中国进步的东南亚诸国,早已被中国超越,由此可见巨龙的潜力呀!其实,不必在下个世纪,就在这个世纪吧,中国打了个喷嚏,周边诸国都要感冒了,你能说中国的实力不足挂齿吗?当年的睡狮在沉睡了数百年后,已经清醒过来了,它所带来的改变世界格局影响是可怕而深远的,何况新国的地理位置也同在亚洲,腹背均受敌,焉可逃出强国五指山的控制?

中美两国互秀肌肉的时候,你不是当个中立的旁观者,静坐壁上观看龙虎相争,而是贸然的进入他们的战斗风暴圈里偏帮一方,对另一方指手划脚,试问,被你挑衅的一方,会瞧得起你这只小花猫吗?凡事必量力而为,大国博弈的游戏,即使日本也玩不起来,何况新加坡?

随着杜特帝换边效应的游戏,大马的首相也趁热打铁,走去拥抱中国,虽然这被诠释为主要目的是向中国通财借钱度难关,但是,拿人钱财替人消灾,是天经地义,也等如是换码头了。眼看过去的马仔一个个蝉过他枝,琵琶别抱,如果美国不愿自动放弃在南海的博弈筹码,那么就必须也给这些离心的马前卒一些甜头。最终,左右逢源的最大赢家,还是南海这些敢于挑动大国神经的小国家!


大国向大国秀的是肌肉,大国向小国秀的是钞票,这是实力悬殊的现实。花钱买马仔是国际准则,海牙仲裁庭也一筹莫展!

2016年10月29日星期六

《华人的困境》

大约40多年前,那个在位最久的不要脸老不死——独裁者、卖国贼兼叛国者,曾经出版过一本撕裂国家族群关系的书,书名叫《马来人的困境》。

书中描述的华人形象,犹如专干抢劫的索马里海盗般,将本来属于某族的利益掠夺掉,导致他们从此一蹶不振,信心大失,抬不起头来,遂造成了整个民族的困境,颓废不已,需要靠拐杖才能够站起来。作者追咎责任,主观地认为罪魁祸首是华人,因为没有华人就没有他们的困境,於是叱责华人之声不断。

究其因,是作者本身非纯种的马来人(其父是印度人,其母是马来人),故害怕人口占了绝对多数的马来人排斥他,阻碍他在党内的地位升迁,才燃起了写下这部离经叛道的书来讨好马来人,索求他们认同的邪念。所谓顺得哥情失嫂意,讨好一边,自是得罪了另一边,於是就等于挑动了民族间的敏感神经。

由于此书是具有明显的煽动某族制造仇恨的意图,被当时的首相敦胡先翁下令列为禁书,奸雄还因为思想极端而一度遭该党驱逐出去。敦胡先翁退位后,奸雄也修得正果而上位,第一件要做的事是立刻解禁自己的著作。记得他当初是以英文来写该书的,所以原来的版本是英文版。后来为了要让英巫文皆不佳,只谙中文的胶叔们也能吸收到他的排外精华,为以后叫华人回唐山做好预谋的准备,就请人把英文版的《马》翻译为中文,企图以此来气一气胶叔们,诱使他们心脏病爆发死掉。回溯当年,他的策略是成功的,成功促使华人把他当作不共戴天的杀父仇人,并以此向马来人剖心明其志。马来人於是争相的把他捧上了天,视一个杂种为他们民族的救星。

山城客当年还只是个年轻英俊的小胶孩,正经历着血气方刚精虫上脑欲火焚身冲动叛逆的青春时期煎熬,由于看书太仔细太较真太入神了,阅读过《马来人的困境》后,气得怒发冲冠咬牙切齿,立刻鄙视地向封面吐了一口唾沫,再把该书撕做两半,封面的作者奸照则拿去上厕所大号时抹菊花洞洞,请他吃黄蓉糕。正因如此,导致今天我的书架里少了这部存书,想在中年性情比较温和稳重大度坐怀不乱胸襟已开、阅读不太仔细不太认真不太用神的今天再温故知新,看看自己当年是不是对他的用词有所误会,错怪了他?想跟他补席再交重新做朋友,一起推翻宰相,却也已经不能够了——因为书不在。

此老鬼做的坏事多,没有神保佑,导致今天晚节不保,想死也没有神要收留,只好呆在世上活受罪,换他体会一下他当领导时的独裁作风,人民当时的感受是如何的?为了推翻当朝的宰相,他抛开原则不顾羞耻,一反常态企图讨好华人。可是,因为过往的记录实在太糟,想要帮他篡改美化历史也行不得。加上胶叔们太小气,记恨太久太深,不能够敞开心胸来包容他、原谅他,反而讥笑他、揶揄他,令他今天好像猪八戒照镜子——里外都不是人,两难!

山城客看他可怜兮兮,不吝点醒他,免费给他提一提意见。因为自己也是如假包换的胶叔,所以胶叔的心态我最明白。如果他真想讨好华人,就趁现在手还没有患关节炎脑还没长肿瘤的时候,快手快脚写一本叫《华人的困境》的遗书吧!就说当朝宰相的政策怎样怎样像索马里的海盗,抢劫华人的产业和利益,歧视与华人相关的一切!重点是,不要忘记否定你在上个世纪70年代写的《马来人的困境》,就说马来人没有所谓的困境,一切只是自己的错误推测而已。这样,你才能达到前言不对后语的精彩无耻境界,华人胶叔才会欣赏你原谅你,愿意支持你,跟你一块推翻当朝的贪污宰相!

2016年10月14日星期五

在家迷路了

结交了30多年的老朋友,在夜里11点突然来电找我。

你能来救救我吗?手机那端传来他带着焦虑和无奈的声音。

你怎么了?发生什么事呀?我觉得他在作弄我,所以语气轻松的问他。

糟糕!我好像迷路了,现在出不来,不懂这里是什么鬼地方!

迷路!?你是说认真的?刚才你去了哪里?是在森林里迷路了吗?听见他急促的呼吸声,我开始感到他不像跟我开玩笑!

……我在这里找了一个半钟头,始终没法找到出去的路,你能替我召救援人员来吗?

可以,你告诉我你在什么地方迷路了?我马上找人一块去救你!

其实……我也不知道自己现在身处何方……”

哎呀,怎么会这样?难道你自己不知道自己刚才去了哪里吗?

记不起来了……我曾经很努力的想,可是……就是想不起来我去过哪里……”

……该不是患了失忆症吧?怎么一会儿功夫就不记得自己到过什么地方?

真的记不得呀……我感觉自己好像在家里睡觉,然后……醒来就迷路了!

哈哈,怎么可能在家里发生迷路?

是真的,我身上还穿着睡衣,不是在家里睡觉是什么?

那么,你现在看到面前的是什么环境?

周围有很多杂乱的东西,就像在垃圾场里。前面有仅容一人走的小路,小路的前方又有很多分岔的小路,我不敢走过去,怕会越陷越深入里面,你快点来呀,我的手机将要没电了!

好吧,我过去看看情况。

我换过了外出的衣服,准备下楼开车直驱向他家里。他一个人独居在一所大屋里,距离我家大约半个小时的车程。我打算先去他家看看他的那辆本田思域座驾在不在,因为如果座驾不在,他八成不在家里。正要上路时,他又打来给我:

你来着吗?是不是来我家?我说是的。

你能不能先去商店帮我买一个……————”还没说完,手机就断线了。

————”我试图回拨给他,却听见一连串的嘟嘟声音,整整十分钟都没办法跟他联络上,看来,是他手机的电源耗尽了,我只好跳上车加速前进。

半个小时后,我抵达他家,看见那部本田思域好端端的停在他家车房里,可两层楼屋子的好几个窗户却没有半丝的光线,车虽在,人好像不在喔!

既然来到了,不妨先想办法进去屋里看看有没有他去了什么地方的迹象吧。我先在大门口大力的敲了几下门,同时高声喊了五次他的名字:“XXXXXXXXXX

(由于我这老朋友的名字有点怪,在这里不宜公开,以免被他知道了不高兴,以后吧,以后有机会一起喝酒时,我再偷偷告诉你!)

我说到哪了?噢,我不是连喊了他的名字五次吗?喊完了我就立刻竖起耳朵注意听屋里的动静,起初的3分钟没有什么动静,3分钟过后,我听见屋里传来一声微弱的:救命啊!。接着又传来第二声:救命啊!,然后就回复寂静了。

凭直觉,我听得出这是老朋友的声音,于是我再大力的敲打大门,嘭!嘭!嘭!。可是等了10分钟,还是没有人来开门。我试着学电影里把门撞开的姿势撞向大门,却一点用也没有,可见电影都是骗小孩的把戏。我决定找其它的窗户看看有没有可能弄开来爬进去的。

终于,被我找到一扇没有锁紧的窗户。虽然没有锁紧,不过我还是费了一番功夫才得以打开。我双手撑在窗沿,趁势一跃而上,跨过护窗槛,往屋里跃下去硬着陆。

屋里一片漆黑,我用自己配在车锁匙串上的小型LED灯照向周围,发现这是个储物室,到处都是纸箱与垃圾,还有一股不知打哪来的难闻味道。我将手上的小型LED灯向墙体探照,寻找电灯的开关。后来在门边找到开关,打开后头顶天花上的灯并没有亮起来,也许灯泡已经坏了吧。

无奈之下,我只好依靠着小型LED灯进去里面寻找我的朋友了。

从储物室出来,在灯光的照耀下,屋里竟然凌乱不堪,四周都是堆得高高的东西,也不晓得这是什么。真的只有仅容一人走的小路,想要再多一点空间也没有了。

这时,远处又传出一声微弱到几乎听不见的声音在呼救,我立刻抖擞精神向声音的来源处走去。

转来转去,弯来拐去,不久我自己也觉得好像迷路了!果然,回头一瞧,刚才的来路已经不知道哪里去了!现在我真的相信在家里也会迷路的,可是后悔已来不及了!团团转了整个小时,我还是无法找到出路,更别说找到老朋友了,而老朋友也没再发出过声音,估计已经晕倒了还是死了什么的。

最后,我也不敢再向里面挺进了,因为害怕越陷越进去里面啊!我决定取出手机,找找通讯录看看有没有认识了20年的朋友,求他来救我;也唯有硬着头皮找老朋友了,因为交往少过20年的朋友,他未必会出手救我。

我摸摸左袋子,没有手机!再摸摸右袋子,也没有手机!快快摸摸后袋子,更没有手机!全身摸了多遍,就是没有手机!

呀!我知道了,刚才匆匆忙忙出门时,把手机遗漏在家里了! 

认识了这个30多年的朋友,真有够倒霉的!现在怎么办啊?一想到自己长这么大,还没有为祖国做过什么贡献,以后不晓得还有没有报效的机会,想着心就慌了。

心一慌,人就惊醒过来了!我望着天花板上熟悉的吊扇在急速的转,就知道身在井然有序的自家里,不是在那个相交了30年老朋友的恐怖凌乱家里,于是开心的笑了!

大家晚安!

2016年10月3日星期一

青蛙又起跳啦!

话说,南洋有一奇岛,古名叫婆罗洲,一岛被马、印、文三国占,故曰奇岛也。岛上被不同的政治意识形态划分成一个国家和三个地区,是为文莱国、加里曼丹(印尼)、沙巴(大马)和砂拉越(大马)。

现在单说说北婆罗洲沙巴,此区因为在大马的东部,又曰东马。在地图上,看到呈现狗头模样者便是也。

沙巴得天独厚,拥有东南亚最高峰京纳巴鲁山,又名神山。神山身高4095.2米,把身高3775.63米的日本富士山硬是比下去了。日本再厉害,毕竟也没能厉害到用高科技把他们的富士山增高的程度,所以小日本在我们的神山面前也抬不起头来,不得不俯首称臣。为满足大婆的心态,倭寇们经常组团来攀登神山一览众山小,慰籍蝗灵。

除了北婆罗洲这个外号,沙巴还有另一个外号叫风下之乡。从邻国菲律宾形成,吹向台日的台风,一般都不会冲向这个岛来,仅从侧边吹过境罢了。不过,最近的几个台风天,在吹向台日的当儿,其风尾也非法入境了,并带来狂风暴雨,导致市区一些建筑物延建的屋檐被强风刮得倒塌下来,一片狼藉!所以,随着环境遭人类不断的破坏后,沙巴的气候也发生改变了,风下之乡的美誉最终也只留下了回忆。

不要紧,沙巴还有其它特出名的东西,比如,这里是全国政治青蛙的热门出产地。拥有政治青蛙,也算是沙巴的特色了吧,何况早已驰名全马。

早期的团结党(PBS)时代,出现过歌星曹格的叔叔曹振棠蛙、梁志强蛙,以及其他土著蛙,他们可说是政治蛙诞生的功臣元老。之后的政客再大力给它发扬光大,故政治青蛙是沙巴的州宝。这有别于熊猫是中国的国宝,因为我们的蛙是只供自己欣赏,只让自己受害,不对外租借给其它州属或国家的。

最近,因贪腐的巫统内乱,被踢出党去的慕尤丁和慕克里兹,在西马连同过气的独裁者老鬼共组新党,美其名曰救国,实为觊觎宰相的宝座就真! 另一个选错边,也被一道踢出党的沙菲益,因为他来自东马,所以只好飞回东马老巢的势力范围,另起炉灶组织新党,也美其名曰救沙巴。

   每个被踢出来的政客,都把自己说到像救世主般,如果真有这样的能耐,也就不可能被踢出来了咯!

再来看东马,政治青蛙的繁殖期为配合救世主的降生,已经偷偷开始酝酿了,终于在几个月后破卵而出。一胎生四胞,华巫卡族皆有之,混血多元。4只青蛙大方亮相媒体,毫不知廉耻,还齐振蛙臂高呼拯救沙巴的违心之言!

支持本土政党,取回沙巴自身的利益并没有错。问题是,沙巴已经有多个现成的本土政党了,比如拿督杨德利领导的进步党,拿督杰菲利吉丁岸领导的立新党等等,为何不团结加入这些既有的政党,却要另起炉灶呢?多只香炉多只鬼,分裂出来这么多个本土政党,最终获益的又是谁呢?

沙巴的人口不多,政治市场不大,无法摒弃个人利益团结在一个反对党的名下,其实已经暴露出了这些蛙类的野心,它们只不过是看重自己的利益而已,哪来的拯救沙巴这样高尚和好听?你们以为选民永远都是傻的?

长久以来,在大马搞政治已经被这些政客歪曲为一条可以快捷致富的财路,从来没有政治目标与政治原则可言,故政治人物看在百姓的眼里,只不过是一班卑劣之徒,没有一点的高尚。在这种恶性循环之下,人民在选举日出来投票的意愿也大减,因为不管谁胜选了,对百姓皆无好处,当选的只在乎自己的利益罢了,谁顾民瘼?

一个蛙害严重的地区,选民的利益是没有保障的,今天选了他,是因为他在某个与自己追求的政治理念相同的党里,可是,明天他就带着官席蝉过别枝了,只留下无可奈何的选民对他干瞪眼!潘多拉的魔盒已开启,看来,即将诞生的青蛙还会陆续有来!

再见吧,选举日!我难道还要犯贱再度冒风吹日晒雨淋去投选你们这班卑劣的投机政客?还要受你们跳来跳去的气?不了,因为你们,上一届的选举日已经变成我最后一次出现投票站的历史回忆了!你们自己慢慢玩吧,我失陪了!

2016年9月15日星期四

《手册的自述》——留堂作文

嗨!嗨!嗨嗨嗨!大家好!

我名叫“手册”(handbook),我的体高大约21厘米,体宽15厘米左右;内容就是我的体重,内容愈丰富身体愈重。但是,再怎么重,也还是有一个限度的,所以我始终属于苗条身材的那类。

为什么我要自我介绍呢?难道世人还不认识我吗?我在为“手册”做促销吗?

其实,“手册”只是汇集一般资料或专业知识的参考书,通常也是一般社会团体或某些机构的产物,这里的我是属于后者。我绝对是由他们自主决定要不要制造我出来,没有附带任何条件和强迫性的。

既然我仅仅属于一般社会团体或某些机构的产物,内容又100%的纯洁,没有像Playboy那样穿插着洗眼睛的裸女图,所以根本就毫无促销的“本钱”,赠送给与贵团体或机构没相干的人,还要看对方的态度,是否愿意笑纳“我”呢,因此,也就排除了在做促销的可能性。

以前,有个笔名叫山城客的胶叔也已经谈论过了:今日大马华裔子弟的中华文化水准正急速的下降中,某些来自中文的词汇,这些峇峇和娘惹已经不太了解它们的含义了,因此常常发生误会,误会又产生摩擦,摩擦可能导致相骂,相骂会进一步发展至动粗。所以,不了解中华文化的后果可大可小,胥视当时的天气、环境、心情和素养来决定这后果如何。

最近,有些人对我(手册)产生了误解,以为我是一本专供某团体刊载个人颜面的功名录,他们实在是太抬举我这小小的手册了,令我受宠若惊啊!所幸我没有被一时的“加封”冲昏了理智,我清醒地知道自己是不具备这“录功名”的功能的。说真的,如果我可以当做“功名录”来用,那么,某团体每年印刷体型这么细小的手册,就未免显得寒碜太过了!

好吧,废话少说,言归正传!让我花点时间来介绍自己,使你们对我有一个真正的了解吧。

『手册』,从字面上的意思来解释,就是“适手的小书”。

再来查阅汉语词典,看看它对“我”(手册)的内涵是怎样解释的:

【手册】:汇集一般资料或专业知识的参考书,或专门用于记录某一方面情况的本子。
1.    一种便于浏览﹑翻检的记事小册子。
2.    介绍一般性的或某种专业知识的简明摘要书。
3.    指专做某种登记用的本子。

当某社会(非政治)团体比如含籍贯性质的公会,他们在每届的新理事就职后,都会印制包含该届全部理事及各小组成员资料的手册,里面记录着各人的详细资料,如通讯处、住址、电话、传真、电子邮件、职业、商号、经营的业务等。

这是“我”(手册)的正常功用,为的是提供大家联络的管道。所以这种“手册”是不具备“功名录”的功能的。也因为如此,一些已经去世的理事,或拥有“永久名誉”之头衔的前辈先賢,其资料也不会在这“手册”里面出现。

如果这些故去的先賢也必须收录进去册子里,那么,他们的资料如通讯处、住址、电话、传真、电子邮件、职业、商号、经营的业务等,该怎样填写进去呢?难道还有人要直接联络他本人吗?

假如使用在生者的资料取代,也说不过去,因为这些先贤的爵位(永久名誉)是没有世袭制的,后人不能取代之。说白一点,这些先贤肯定是对公会做出过巨大贡献的,故拥有爵位,他的后人虽然能享有公会给予的某些便利,毕竟不能衔接他的爵位。要想拥有长辈的那份荣誉,还得靠自己后天的努力,为公会做出贡献方可。

那么,这些先辈的伟大事迹在哪里才能让所有人看到和崇仰呢?别急,在公会每五年主办一次的周年纪念庆典过后,印制出来的周年纪念特刊里就有了。在这本极具历史意义与价值非凡的特刊里,所有曾经对公会做出过贡献的人,不论在生的还是已往生的,皆罗列在特刊里,以示后辈永志不忘和表彰他们的无私奉献。

某些对“我”(手册)的功能毫不了解,胡乱“欲加之罪”的人,看到这里有没有像看到“神光”般的“顿悟”、“茅塞顿开”、“当头棒喝”的感觉呢?希望你们不要再玩“捉宝可梦”的无聊游戏了,有空不妨把时间花在精进自己的中文词汇方面,人生会更加的有意义,也不枉您此生了!不谢。

祝中秋佳节快乐,合家团圆!

控诉老贼马哈迪的7大罪状

老贼马哈迪在位 22 年( 1981 ~ 2003 ),到底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使人民这么痛恨他呢?如果之前你没有这种感受,那么你肯定对我国的政治一点也不关心;要不然就是太年轻,在老贼为非作歹的年代还未出世或年纪小。那么,看看以下这些老贼马哈迪的罪状,你就会对这个造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