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2月7日星期六

遇见天使

下午去某家银行使用支票机替公会入票,看见一个男人正在机前入票中,后面一个年轻的女孩在等待,于是我便因缘际会的被上天安排在那女孩的后面。

女孩穿着一件深紫色的短袖衣,配以一条短过膝盖,有点窄的灰色短裙,像是属于制服类。至于内衣裤的颜色则不清楚,因为沒露出來。

原本不怎么注意她,因为在等待中觉得无聊,就把目光投向她的背部形态。

老实说,她的身材不差,且是很苗条的那种,配以那套很合身的制服,整体曲线一览无余,清秀好看。再看看她穿着一双人字拖鞋的玉足,也很迷人哟。

不过,因为常出现后面维纳斯,前面钟无艳的负面实例,因此,我对她的前面并不抱有太大的憧憬。

那个男人一口气入了几张支票,完了,也没有再逗留的借口,就灰溜溜的走了。女孩上前去,伸出纤纤玉指点击屏幕,输入户口号码,然后确认户名,输入数额,把支票喂给那个吃票的怪兽,然后又再输入户口号码、确认户名、输入数额、把支票喂给那个吃票的怪兽。如此反反复复的,一共喂给了那个吃票的怪兽三张支票了。但是,那怪兽好像意犹未足的样子,还要继续向大家讨支票吃。

这时,女孩突然转过头来看我。

我看到她的容貌后一惊,手中拿着的支票差点震落地上,因为她……竟然长了一张很清纯的天使脸蛋!

她微微一笑,冲着春心荡漾的我说:cikengkau satu cek sahaja

我说:ya

sila pakai dulu
!她说。

我瞧瞧她手里拿着的那沓支票,明知故问的说:banyak cek lagi kah

她说:yabanyak!然后闪开一边让我先享用支票机。

虽然色很迷人,但是我并没失理智,立刻跨前两步,死命压抑着情绪,若无其事的把支票机据为己有的使用。

不过,我心里还是很激荡的。这个美女会替大叔着想啊,莫非怕我久等在后头吃她的豆腐?

……等等,既然动了凡心,我怎么还可以自称大叔呢?一定是被恋爱的感覚冲昏头脑了!我現在觉得自己才20岁出头一点点罢了!

我尽量用慢速度键入户口号码,可是那十来个阿拉伯数目字也是有限的呀,很快键入完毕了,怎办?右肩的魔鬼用它的魔爪半掩着嘴巴,轻声对我说:按cancel键,来跟她玩一玩键错号码呀!左肩的天使有竖起耳朵在听哦,立刻厉声警告我:不行啦!人家让你先来已经不错了,你怎么可以骑劫她的善良?你有良知没有的?

人之初性本善,人之老心更善。所以,我被良知击倒,三扒两拨将唯一的一张支票喂了给怪兽后,抬头对她微笑着说:terima kasih!她也回我一个甜美的笑靥,令我暖入心头到永远。

这时,我才看见排在自己身后的是个年轻人,可是她却视若无睹,没有让给他先用的意思,而是继续喂那怪兽吃剩下的那沓支票

我心想,真有意思!然后依依不舍的推开银行那扇据说具有防弹功能的落地玻璃门离去,自作多情到眼角都是泪!

希望来生能够遇到她。

不,来生太久,希望明天还有支票要存入这家银行,然后又遇到她!

鬼炒汇!鬼蒙眼!——马哈迪和敦达因对炒汇亏损不知情!

上世纪90 年代的 1984~1990 年期间,大马发生国家银行涉及外汇交易亏损一千亿的炒汇事件。事隔30年后,时任首相的卖国老贼马哈迪与时任财政部长的敦达因,今天双双分别以第 24 名与第 23 名证人的身份出席皇委会调查庭上的听证会供证时表示,他们未接获国行外汇交易的汇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