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月22日星期四

重逢老友记

亚庇作为沙巴州的首府,区域面积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就拿与朋友的相遇来说,有时候可以几十年亦不会碰到一次面。
我与一位在青涩年代一起同事过的友人最近一次的见面,已经是大约12年前的事,后来一直没有相遇过了。
今天早上,当我坐在一家茶餐室外面透风处的地方等待点选的早餐送上来,同时一边享受着晨早迎面拂过的凉风,就看见他从前面走过来。
能够跟他再次相遇,感觉像是鬼使神差般。因为,要不是我前天送修的车子继续的发生问题,我就不会再将车子送回到这里工业区的修车厂,不送车子回来再修,就不会遇到这个一晃眼已经有33年交情的朋友。所以,我相信冥冥中是有主宰的。
我一眼就认出了他,立刻向他招手呼叫:“阿财!”
他愕然的朝着我看,楞了楞,才认出我来:“我以为是乜人,原来是阿雄!你戴了帽子,我差点认不出。”
呵呵,记性也不错,还能喊出我的大名来,果然是有几十年交情的货真价实老友。
我请他坐下来喝杯茶叙旧,他起初还婉拒,说要赶去做东西。我说,还早得很,喝杯茶才去做吧。于是,他就不客气的坐下来,点了一杯咖啡乌。
我问他:你要叫点什么吃的?
他说不必了,只喝杯茶就好了。
就这样,我们轻轻搅动着茶杯里的风波,开始天南地北的聊了起来,不过,主要话题还是聊回我们以前一起同事过的欢乐时光。说是聊,好像不对,应该是回忆,回忆我们那个青涩年代的集体回忆。
是的,既然叫那个时代为青涩的年代,我们当然只有20来岁而已了。当年劳动效力的行业是“牌业广告”,就是专职替商店绘制门面招牌的那种行业。
那时,电脑还没有出现,所有的制作工序都是用巧手来完成的,因此,擅长绘画的员工非常吃香,可以领到较高的工资,我们在那个时代都很风光。
发薪后,慷慨的往歌厅酒廊派送,啤酒一瓶又一瓶的往口里灌。因为我们借酒寻的不是愁,而是快乐,所以根本不知愁的滋味。
事实上,那个愁的滋味已经开始悄悄的酝酿着,要到了12年后才爆发出来。
我问你:12年后会发生什么事情你知道不?不知道是吧?所以咯,我们也不可能知道,只知道夜夜笙歌的快活!
原来,12年后电脑横空出世,取代了牌业广告以手工制作的方式。不管你再擅长画图画,再擅长写毛笔字,再擅长绘制图案字体,通通都不值钱了!
我们在晨早的凉风中为自己的手工被电脑取代而发出阵阵的唏嘘,看得坐在一旁,等待载我回去会所上班的年轻同事一头雾水。他毕竟不是我们那个年代的过来人,体会不到这两个大叔为何突然哀叹戚戚!
我们是被电脑垄断了手工前途的一群,虽对电脑痛恨无比,无奈今天却不得不学习使用这怪物!
我问他:你会电脑吗?他说不会,因为不懂英文。
我说:学电脑也不必懂很多英文的,我的英文很差,可是我也学会了。
跟他相比,我觉得自己还是幸运的,至少我在上世纪的1990年便有机会接触电脑,虽然当时只懂用这怪物来上网。到了1997年,我在一家印刷厂上班,才开始学习wordexcel的使用,买电脑书一边看一边学习,总算摸通这怪物的底细了,今天,我对它已经没有了恐惧。
由于他至今仍不懂使用电脑,所以只好继续在淘汰手工的边缘游走,继续做一些还需要手工的工作。
沧海桑田,我已经转型,不再过问牌业广告的事情。要不是与他相遇,我也不会掀起旧事。

下一个12年,会不会发生电脑被某个怪物取代呢?我想会的。

2015年1月20日星期二

傲慢与窝囊

由于驻沙中国领事馆的中文译名写作哥打基纳巴卢总领事馆而受到当地华人的抗议,被要求正名为亚庇总领事馆时,该馆所谓的副总领事孙笑武回应道:中国有自己的译名标准!

中国猪不买本州华人的账,以颟顸之高姿态拒绝名从主人,是为傲慢。

   敢问中国猪衮衮诸领事还记否?当2005年韩国政府悍然要你们把Seoul的中文惯用名
改为首尔时,怎不见你们猪狂嚎吭声反对,为何不拿中国猪有自己的译名标准来压大韩人民呢?

   中国猪当年乖乖到不得了,二话不说,马上配合(响应)韩国政府弃汉城首尔丽族不好惹对吧?

亚庇猪馆的孙某人指出,中国政府向来皆沿用哥打基纳巴卢来称呼亚庇,所以不能改。

  这我就不懂了,难道说当年韩国佬叫你们改称呼时,你们是向来已经沿用首尔了?所以不对改?但是不对呀,如果向来已经沿用,人家怎么还会叫你们中国猪改中文译名呢?当年,以李明博为首的政府说:希望中国也能跟随使用首尔这个中译名字。 

 今天言犹在耳,孙大猪猪忘却了10年前被迫令改用首尔之耻,反抬出中国猪猪有自己的
译名标准的歪理来自圆其说,到底中国是无赖还是无耻之国?又或本地人好欺负是吗?

    现在,当孙某忘记了前事,厚颜无耻的说了这番霸道的歪理之后,彰显出来的是中国猪
当年何其窝囊!竟然没有一丝的反抗,就将汉城改为首尔,真是大开眼界呀!我突然觉得,二战时倭寇在南京之所以能够顺利的进行大屠杀,完全是中国猪自己配合所给的机会,而不是倭寇有多厉害!

这也挑起我廿多年前的回忆,当时我在台湾桃园县的中正国际机场check in,正准备登机飞回来亚庇,看见他们的某个check in柜台上面的吊牌用醒目的红色写着两个中文字:亚庇。人在海外,看见家国亲切的地名,顿感温馨无比。

台湾政府尚且懂得尊重和名从主人的道理,不会把自以为是的那套烂歪理强加在海外华人的身上,中国猪就真的只剩下蛮不讲理,除了猪馊!

好吧,你说中文翻译要跟着英文的音译,那么我问你,“中国”这个名词的英文叫“CHINA”,为何你在中文的使用上不音译为“拆纳”?又或将“中国”的英文名写做“ZHONGGUO”呢?难道你所谓的中国猪猪有自己的译名标准,其实是有两套标准?

谈起跟中国猪在文字使用上的龃龉,主要还是因为中国猪仗持着自己有文化上的优势,对周边国家与人民目中无人所致。笔者想起了南洋独有的特产果王“榴梿”,中国猪却要别具一格自以为是的写做“榴莲”。是习惯还是故意?我看还是傲慢成分居多。中国猪对海外华人在中文翻译上的习惯不配合,显示其大国的傲慢心态!所以,我们用“纳吉”,他们就用“纳吉布”。我们用“马哈迪”,他们就用“马哈蒂尔”。我们用“东协”,他们就用“东盟”。总之,就是不跟随、不尊重,以达到喧宾夺主。

从这点来看,欺善怕恶的《中国猪威胁论》是确实存在的,不是我们多虑。中国猪想要获得海外华人的尊重,首先必须承认有海外华人这支力量的存在,同时必需卸下傲慢的心态!

我之祖父母来自中国,然而我今天对这个祖父母所谓的“曾经祖国”已经毫无情感,对我而言,它真的就只是外国之一而已。

控诉老贼马哈迪的7大罪状

老贼马哈迪在位 22 年( 1981 ~ 2003 ),到底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使人民这么痛恨他呢?如果之前你没有这种感受,那么你肯定对我国的政治一点也不关心;要不然就是太年轻,在老贼为非作歹的年代还未出世或年纪小。那么,看看以下这些老贼马哈迪的罪状,你就会对这个造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