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6月22日星期一

《晚安曲》忆当年

记得当年还在山城乡下的“茅庐”居住时,每天晚上必扭开收音机,收听台湾中广对海外广播之节目“亚洲之声”Voice of Asia,其主要广播对象为亚洲地区的华人。

那时,乡下的“茅庐”还没有获得当地政府提供之可用电源,天黑了,入夜之后的房舍被一片黑黪黪的莫名恐怖包围着,大人点燃煤油作燃料的气灯来驱赶黑魔,照亮屋内四周,而屋外依然被黑魔吞噬了。

因为气灯的煤油罐容量小,最多可耐两小时的照明之用,超过了上限,就必须往煤油罐添加煤油,才能继续发光照明。同时,由于是靠“气”来使灯芯鼓涨达到发亮的目的,故需每半个小时取下,再推动充气的泵把它里面充满气。

现代年轻人一出世就能看到电灯,所以不容易想象我们那个没有电灯的年代,是如何走过来的。虽然如此,今天我还是挺怀念那个使用气灯的年代,因为气灯发出的亮光是不同于电灯的白炽光源的,气灯的光源略带淡淡的黄,有一种不真实的温馨感觉。

那时,我们晚餐吃得很早,大约6点就填饱肚子了。然后一家人挤在大厅吊挂着气灯的下头,爸妈看报,我们就温书,大家尽量在这两个小时完成各自要做的事情。约莫8点,爸就会将气灯“放气”,也就是熄灯的意思。

这时整间屋子都被黑魔吞噬进肚里,必须等到次日太阳公公从山背爬起来后,黑魔才会把所有释放出来,然后消失。所以,熄灯后我们唯一能做的事就是回房间上床睡觉。

爬上床之前,我都会习惯性地扭开床头的迷你收音机,然后躺在挂着蚊帐的床里,盖上被子,蜷伏于静夜里收听“亚洲之声”的广播,并沉醉于女播音员那娇柔甜美的嗓音里。不记得有过多少回,曾在歌声与乐曲中安然入梦,直到深夜梦回醒来,听见耳旁传来“滋滋”之声,才晓得当天节目已经全部结束,于是伸手把帐外的收音机关掉。

不过,如果不是太累,我一般都会收听到节目结束才甘愿睡觉的。所以,我可以常常收听到电台每晚节目结束前必播的《晚安曲》。这《晚安曲》据说是有台湾乐坛鬼才之称的刘家昌作词作曲谱就的,旋律优美,就像催眠曲那样,听过之后,人很快就进入梦乡。

这是我童年极甜美的回忆,对我而言,那是享受。

《晚安曲》
让我们互道一声晚,送走这匆匆的一天。
值得怀念请你珍藏,应该忘记莫再留恋。
让我们互道一声晚,迎接那崭新的明天。
把握那美好的前程,珍惜你锦绣的人生。
愿你走进甜甜梦乡,祝你有个宁静夜晚。
晚安,晚安,再说一声,明天见。

控诉老贼马哈迪的7大罪状

老贼马哈迪在位 22 年( 1981 ~ 2003 ),到底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使人民这么痛恨他呢?如果之前你没有这种感受,那么你肯定对我国的政治一点也不关心;要不然就是太年轻,在老贼为非作歹的年代还未出世或年纪小。那么,看看以下这些老贼马哈迪的罪状,你就会对这个造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