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1月28日星期五

巫统大会的真面目

在大马执政超过半个世纪之久的巫统,最不乐见的莫过于种族和谐与融洽了,所以无时无刻不致力于破坏国民之间的团结。

巫统不断的给各族增添新仇,以免大家看淡了旧恨之后,在某天会一起合唱《种族大团结》歌。巫统的用心奸苦,并非真的为这个国家最大的族群着想,说穿了,只是为了保护一些既得利益的高层人士的长远利益,以便永世万代无节制的蚕食国家资源。

过去,各族曾经一致投选国阵巫统执政,可悲的是,巫统最擅长的,不是治理好这个多元种族的国家,而是不断的破坏本已危危颤颤的种族关系。他们喜好挖掘各族的核心利益问题,不是给予解决,而是制造出更大的问题来。

华族在最近的两届大选中,皆给予这个包括了巫统在内的国阵政府清楚和强烈的拒绝支持信息,说明了华族对这个曾经百般忍让的劣政不再忍,采取了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终极抵抗。

在以前民风蒙蔽、信息难互通的年代,巫统尝以族群与宗教的危机作为大选诉求,每每凑效,令该族群中不思无想的乡巴佬心中泛起恐惧感,最后毫无保留的投他屈服的一票。

社会在进步,只有巫统的思维还是固步自封。因此,越来越多的低下层却受过良好教育的马来精英分子看清楚了他们的真面目,在大选时拒绝给予支持。

巫统每次召开代表大会,不忘触及国内种族的敏感课题,以求达到煽动本族厌恶他族,全力支持他们执政的目的。就好像历届的美国总统选举,必须来个妖魔化中国,才可以打胜仗那样。巫统好的不学,却情有独钟的把这套洋鬼子的舶来品搬进大会,被其妖魔化的对象当然不是中国,而是中国嫁出去的女儿——国内的华族。

在巫统大会里,国内的华人仿佛成为他们的箭靶子,都做了他们生活失败之咎的替死鬼,总之全是华人的错就对了。不说华人为这个国家贡献了什么,只问巫统在这个国家执政了半个世纪,又贡献了什么?

一个在内阁的人数占压倒性的族群,到了今天仍在喊自己捍卫族群利益不力,那么,对力量相对微薄的华印族而言,我们的境况岂不比马来族可悲得多?以这样荒谬的言论来说明自己应该要获得本族的支持,只能证明了巫统的无能,马来精英难道真的还会像5060年代那样的乡巴佬般,任你玩弄于鼓掌中?

巫统作为一个以马来人利益为核心的政党,代表们在大会上为马来人争取权益本是无可厚非的事。不过,凡事都不可过分,攻击他族,乱套莫须有的罪名,则令人不能接受。试问巫统,如果以华印人利益为核心的政党在召开代表大会时,也来攻击和乱套罪名给马来人,巫统可以接受不?

巫统给予人们不成熟的印象,往往就表现在代表大会上。每一次的代表大会,都要把他族当作假想敌,拿来鞑伐一番才可以。这样的代表大会,其实就是一个散播仇恨种子的大会,也像战争年代准备要誓师出征的样子。满以为人多势众,就可以随意欺凌他族!满以为亏待他族,他族也必须投票支持他们!按照这样的思维,他们只不过是想养一只听话的狗狗而已!

尽管他们在自赞自夸的卖乖说自己是为了捍卫马来人的权益,可是,看来看去,都觉得他们是在捍卫自己的权益多于捍卫族群权益。在他们的领导有方之下,马来西亚渐渐落后于他国,不久的将来,如果被寮国超越,将不再是奇怪的事。

犹记得数十年前被毫无资源的岛国新加坡超越时,他们无法争气追平,结果是用一大堆自圆其说的烂藉口,来自我安慰。今天,是否该为将来寮国的超越准备一份比当年更完美的藉口呢?


我们本不极端,我们本不沙文,但是巫统后来教导了我们极端和沙文的应用。

2014年11月5日星期三

黄昏遇友

长街的尽头,是一轮正缓缓落下的红日,她的余晖布满了城里每个可以探射到的角落。又是一天的落幕之时,下来将由黑暗之神接管,一直到次日的早上。

他踏着落日铺陈在地上的毯子,向我走来。

“嗨!”背光的他,没有光彩,身体仿佛涂上一层暗色调般,边走边向我挥手招呼着。

我也以挥手作为回礼:“干嘛?找我这么急,有事情吗?”

嘎——!!他冲到我身边,硬生生的止住去势,鞋子传来一阵与地面摩擦的刺耳声音。

“怎么?找你一定要有事情的吗?”他左手搭在我的右肩上,斜乜我:“叙旧而已啦。”

“哎哟!”我大笑的说:“还以为你有发财的明路指点给我!”

“哈哈哈哈哈!”他也大笑,再大力的拍了我的右肩一下:“还真的有一条财路指点你,就是不知道你感不感兴趣?”

既然是财路,说不感兴趣是有点虚伪!“只看我有没有赚这种钱的命水!”我说。

“你一定有的!”他扯高嗓门说:“把打飞机的时间挪出一点来,读一读我给你的这些资料吧!”

说着,弓起了右膝,把手中的一个淡黄色包包往大腿上搁,左手将包包固定,右手拉开拉链,钻入包包里面快速的摸索着。须臾,拉出一叠A4大小的纸张来,递给我。

我一瞧,原来是快速致富的金字塔游戏。我向他抗议的说:“我不玩电子游戏的!”

他说:“别急别急,这不是电子的。”

“我也不玩不是电子的!”

“虽然是游戏,但,是真的可以很快变成富翁的游戏!”

我看着他,问:“你成为了富翁没有?”

“快了,只欠临门一脚而已!”他抛来一个灿烂的笑:“跟那个未来首富准没错的!”

“还未来首富喔,真的成了首富再说!”

“会的,他也是欠临门一脚。就好像佛祖释迦牟尼,当初不也是只差那么一点点,后来慢慢修炼,才觉悟了!”他又大力的拍了我的右肩一下,然后用右手指着天空中的一个方向:“别怀疑,敢敢豁出去!”

霎时,我身旁冒起了很多闪闪发亮的黄色星星,乍沉乍浮的环绕着我在跳跃。然后,我循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就在漫天彩霞中,看到张健像佛祖显灵那样挂在半空。


我一吓醒来,原来是梦!

鬼炒汇!鬼蒙眼!——马哈迪和敦达因对炒汇亏损不知情!

上世纪90 年代的 1984~1990 年期间,大马发生国家银行涉及外汇交易亏损一千亿的炒汇事件。事隔30年后,时任首相的卖国老贼马哈迪与时任财政部长的敦达因,今天双双分别以第 24 名与第 23 名证人的身份出席皇委会调查庭上的听证会供证时表示,他们未接获国行外汇交易的汇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