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30日星期五

东亚兵富,扩张领土

话说10年后,中日终有一战,以解决谁才是亚洲真正第一强国的霸主问题。日本不是省油的灯,中国更非当年的吴下阿蒙,两霸相争必有一伤。

最后,日本基于整体的武装力量不足而败给了中国。解放军报复心切,占领日本东京后,在全日本各地进行了30天的残酷杀戮,将八万万五千万日本人变成鬼,以告慰南京惨遭日军杀戮的三十万军民同胞在天之灵(之所以要杀戮得比南京死亡人数还多,据说是计算了数十年来的利息和利上加利所获得的数据)。

日本自卫队受到震撼之余,全部变成日本自杀队,纷纷因不能接受日本战败和亡国的耻辱而切腹自杀,日军死亡过半,剩下没有自杀勇气的残兵只好集体对着自己同袍的尸体自慰,以缓解压力,直到解放军来到给他们各个在后脑补上一枪,送他们下地狱去跟已毙命的欲人天皇团聚。

日军全军覆没,所谓不可战胜的蝗军神话也随之破灭。溃败后,抵抗力量基本解除,只剩下零星的反抗还在周旋;然而,与仍然强大的解放军渡海侵略部队相比,已经不成气候,无力回天了。看看手下败将已经无法站起来,解放军于是全部解除武装,变成解散军,到处寻找看AV时心仪的女优,由于她们都躲藏起来了,有些还逃进了偏远的山林地区,于是解散军只好作地毯式的搜寻,誓要把她们找到,一个也不能少的抓回国内拍中国式AV

至于遭灭顶之灾后的日本人留下之岛屿,也被中国接管,屯驻重兵与建造军事堡垒,成为镇守北洋门户的前哨战地,等美国来挑衅——如果美国还敢来。

琉球群岛眼见日本本岛已经沦陷,遂放弃抵抗归顺中国天朝,成为中国台湾省的一部分。而台湾在5年前已经因为菜总统的不善管理而引发民众揭竿起义推翻,并与中共完成国家统一大业了,小菜与李等会因触犯反国家分裂法,双双被逮捕,判刑关在中国的秦皇岛监狱终老,成为了台湾史上继陈水扁之后第2和第3位锒铛入狱的前地区领导人

如今的宝岛上到处飘扬的都是五星红旗,青天白日满地红的国民党旗已不复见了。人民被下令恶补学习残体字,减少使用烦人的烦体字,限期5年必须学懂,没学会的将判监。

下一个将轮到韩国了,高丽民族准备好了吗?识相的就该知道要怎么做了,不要见到棺材才来流泪,为时晚矣!

2017年6月26日星期一

沧海一声笑,滔滔湃岸潮

中国崛起后,汉语汉字也迅速在世界上崭露头角,并掀起了一股学习的热潮。已经抛弃汉语汉字的国家,如越南和朝鲜,眼见大势所趋,都对当年的看走眼不无悔意。

用人类社会学的话来说,一种语言普及的背后,一定有强劲的经济架构作为动力。汉语作为拥有五千年文化底蕴的文字,生命力之强韧可见一斑。而后来的积弱造成汉语无法冲出华夏,不能被五湖四海的人类接受,是因为没有经济的价值存在。

常听到人家说,汉语是世界上最难学的语言。难在何处?英语就容易学?容易在哪里?其实每一种语言都有其难学之处,重要的是学会之后是不是对自己有好处。如果学到的语言并不通用,只是一种冷门语言,那么这个学习者可能纯粹是出于对该语言的兴趣而已。一般人都会对其背后的经济价值做评估,才考虑要不要学习。毕竟学习一门外语不是三两天就可以掌握的事,谁会无聊到只看兴趣不顾利益?

笔者的三位表弟妹自小被父母送进英校就读,大的那位在国外大学毕业归来后,在首都一家公司上班。某次被公司派去中国出差,无法看懂中文,怪责起自己的父母没有给她修读中文。她父母本身都懂看和说中文,但是两老基于对英语的崇拜,没给自己的子女学中文的机会,造成她们今天的遗憾。

也因为中国的快速崛起,令一些崇洋者无法适应,只好找事情来污蔑中国。这好比一个仆从要换过新主人了,心中忐忑,不知道这新主人会有怎样的家规,无论如何先给他攻击一番再说,这是由恐惧所引起的整健反应,而这恐惧却是没有必要的。


崇洋者心中伟大的西洋上帝圣尊之像一朝崩溃,选错主子的沉痛心情可想而知,而新主人接受不接受他也还未知。然而,中国的崛起已经是个无法回避的事实,不管这些崇洋者喜欢不喜欢,中国都会按照自己的复兴路线图走,最终会站在时代的制高点上,想把这个东方巨龙扳倒,绝非易事!

2017年6月25日星期日

台湾后事,危如垂卵

上世纪90年代,香港与澳门顺利回归后,伴随着中国改革开放和经济高速增长并跨入强国之列的最后阴影,除了钓鱼台,就只剩下台湾问题,这也是最棘手和最考验中国当局以何种方式去解决的问题。当时若以武力解决台湾问题,除了解放军的军事力量还达不到跨海解放的要求,也还要面对国际上与中国不友好国家的军事介入干涉的考量。

随着时间的推移,中国领导人渐渐明白,若排除掉武力解决的方案,台湾不可能乖乖就范回归中国的怀抱,因此,通过武力解决台湾问题仍然是个不可避免的方案。

(和平统一台湾,作为宣传口号,是美丽的,它充满了大爱与亲和。但在现实中,这始终只是一个美丽的宣传。试想想,中国2000多年的历史里,无论在春秋战国时期或五代十国,有哪一个朝代是和平统一的?何时出现过和谈而统一?春秋战国,七个国家的一统,是经过了254年的战争,始统一为秦的。五代十国,经历了88年的战争,始建立统一的宋朝。可见,和平统一虽然美妙,却不能操作。

很多人喜欢将美利坚合众国作为统一的范例,试问,没有南北战争,美利坚合众国会不会有在世界上到处飘扬的星条旗?有人提议使用解放战争时期的「北平方式」解决。殊不知,194811月,北平国民党守军代表与解放军代表在三河县、蓟县八里庄等地谈判时,解放军60多万大军已将北平团团围住,2200多门大炮对准城内,随时准备开火。北平多为土木建筑,一旦开炮,一片火海。北平与天津不一样,天津有一些钢筋水泥建筑,即便困兽犹斗,也只不过坚持了29个小时。

在和平解放北平的谈判中,解放军还将在天津被俘的国民党军司令官陈长捷押解来,让他对北平的国民党守军现身说法。晓以大义的明告他们:在北平,抵抗就是死路一条。在这种情况下,北平才在解放军强大军力的相辅之下得以「和平方式」解决,国民党25万多人开出城外,接受改编,北平遂走向新生。

台湾已经从大陆分裂出去六十多年,并渐行渐远。521日,摇摇欲坠的国民党,终于抛弃了坚持两岸统一的洪秀柱,选择了「蓝皮绿心」的投机份子吴敦义,当选国民党的新主席,国民党的民进党化已经不可逆转。

连国民党也拒绝了和平统一方式,那么解决台湾问题已经没有其它选项,目前只有唯一的路可走——就是武力解决。根据目前国际国内形势和战役推演,预测中国政府会在202035月份,避开台风季节后,发动解决台湾问题的军事行动。)

台湾领导人自愿沦为美日的傀儡,狐假虎威作伥分裂民族感情,为天下炎黄子孙所不齿,问题台湾的这个毒瘤早该除之而后快!如果台湾领导人对当前大势有预知,避免出现两岸兵戎相见的局面,尽早配合中国实现和平统一这个天下华人乐见的不流血方案,则诚为中华民族之幸也!

中国经过了30多年的改革开放政策后,已经成功的使国家综合国力提升到前所未有的境界,而台湾在许多方面则已经渐渐落后于大陆,中台之优势被无情地逆转,台湾早已失去谈判之筹码。不对台湾开战,是念及两岸人民血浓于水,因此寄望于和平统一的道路。台湾领导人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否则干戈起时就无力回天了!

如果真的迫使中国走到以武力解决国家民族统一问题的下策地步,那么两岸生灵涂炭将是无可回避的事实,相对中国来说,台湾受到的破坏显然是最严重的。台湾毕竟只是个环岛,战争时没有纵深的腹地作为缓冲保护地带,全岛终将直面遭受来自中国的导弹密集攻击,没有可以幸免硝烟的安全点。因此,台湾如果胆敢不顾后果而颟顸地与对岸开战,无疑是飞蛾扑火自取灭亡。引发台海战争的台湾时任领导人,战后将在違反中国「反分裂國家法」之下被逮捕和提控,同时也成为戕害两岸人民的千古罪人,遗臭万年。

**括弧内之句段是节录自网络文章,笔者稍微做了一些修饰。

2017年6月22日星期四

《晚安曲》——山城童年的回忆

记得当年还在山城乡下的“茅庐”居住时,每天晚上必扭开收音机,收听台湾中广对海外广播之节目“亚洲之声”Voice of Asia,其主要广播对象为亚洲地区的华人。

那时,乡下的“茅庐”还没有获得当地政府提供之可用电源,天黑了,入夜之后的房舍被一片黑黪黪的莫名恐怖包围着,大人点燃煤油作燃料的气灯来驱赶黑魔,照亮屋内四周,而屋外依然被黑魔吞噬了。

俗称“大光灯”的气灯,本身煤油罐的容量小,最多可耐两小时的照明之用,超过了上限,就必须往煤油罐添加煤油,才能继续发光照明。同时,由于是靠“气”来使灯芯鼓涨达到发亮的目的,故需每半个小时取下,再推动充气的泵把它里面充满气。

现代年轻人一出世就能看到电灯,所以不容易想象我们那个没有电灯的年代,是如何走过来的。虽然如此,今天我还是挺怀念那个使用气灯的年代,因为气灯发出的亮光是不同于电灯的白炽光源的,气灯的光源略带淡淡的黄,有一种不真实的温馨感觉。

那时,我们晚餐吃得很早,大约6点就填饱肚子了。然后一家人挤在大厅吊挂着气灯的下头,爸妈看报,我们就温书,大家尽量在这两个小时完成各自要做的事情。约莫8点,爸就会将气灯“放气”,也就是熄灯的意思。

这时整间屋子都被黑魔吞噬进肚里,必须等到次日太阳公公从山背爬起来后,黑魔才会把所有释放出来,然后消失。所以,熄灯后我们唯一能做的事就是回房间上床睡觉。

爬上床之前,我都会习惯性地扭开床头的迷你收音机,然后躺在挂着蚊帐的床里,盖上被子,蜷伏于静夜里收听“亚洲之声”的广播,并沉醉于女播音员那娇柔甜美的嗓音里。不记得有过多少回,曾在歌声与乐曲中安然入梦,直到深夜梦回醒来,听见耳旁传来“滋滋”之声,才晓得当天节目已经全部结束,于是伸手把帐外的收音机关掉。

不过,如果不是太累,我一般都会收听到节目结束才甘愿睡觉的。所以,我可以常常收听到电台每晚节目结束前必播的《晚安曲》。这《晚安曲》据说是有台湾乐坛鬼才之称的刘家昌作词作曲谱就的,旋律优美,就像催眠曲那样,听过之后,人很快就进入梦乡。

这是我童年极甜美的回忆,对我而言,那是享受。

《晚安曲》
让我们互道一声晚,送走这匆匆的一天。
值得怀念请你珍藏,应该忘记莫再留恋。
让我们互道一声晚,迎接那崭新的明天。
把握那美好的前程,珍惜你锦绣的人生。
愿你走进甜甜梦乡,祝你有个宁静夜晚。
晚安,晚安,再说一声,明天见。

2017年6月3日星期六

六四武力解决是唯一历史选择吗?


二十八年前发生在中国的八九天安门事件,堪称中国当代史上少有的悲剧。尽管付出惨重的代价,但事件中的任何一方都是输家:学生是输家,中共的改革派也纷纷出局,中共自身的合法性和治理国家的能力也第一次受到严重的质疑和挑战。中国的改革开放也唯一一次被迫停滞长达两年之久,此前十分有利的国际环境完全逆转。这种所有中国人都是输家的悲剧确是不能再发生了。
应该说,在所有解决问题的方案中,使用武力都是代价最高的。但未必是错误的。比如中华民族都期待两岸和平统一,但假如和平统一无望,武力统一虽然成本很大,但却是正确的选择。对于八九事件来说也是同样的道理。
改革开放保卫战
改革开放是中国自1840年以来最为成功的一次现代化尝试。今天的中国已是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对世界经济增长的贡献在30%50%之间。国民人均GDP超过八千美元,距世界银行人均一万美元即跨入高收入国家行列的标准不过一步之遥(预计2020年)。
中国也是全球第一贸易大国、第一制造业大国、第二对外投资国、210种工业产品产量全球第一、财富五百强中国110家企业入榜,仅次于美国、高铁里程超过世界三分之二。中国的移动网络支付额是美国的五十倍、人民币尚未自由兑换就已经成为特别提款权。全球十大银行中国有四,全球十大港口中国有八。
军事上是除美国之外唯一拥有两艘航母的大国,也是唯一独立拥有太空站的国家。每年出国旅游的国人超过1.2亿人次,国内旅游人数更是高达不可思议的44亿人次。
可以说中国正处于全面超越西方的阶段,日新月异。这一切都归功于邓小平开创的改革开放。
然而假如当年中国共产党失败,中国肯定不会再有改革开放,也不会有今天的辉煌成就。
实行西方民主一定是灾难
曾有很多人问,中国如果那时如同前苏联和东欧一样采用西方的民主制度,难度就一定会比改革开放的道路差吗?
如果以当时中国的条件和西方的历史发展为鉴,答案则是不仅会失败,更将是一场灾难。
1989年的时中国,人均GDP不到四百美元,可以说是赤贫国家。同时中国的城市化率不到百分之二十,也就是说依然是一个纯粹的农业国家。当时的中国刚刚从文革中走出来不过十年,文革的影响依然巨大,中国的法治建设只不过刚刚起步。还有非常重要一点的是,中国一直都是一个帝国形态的多民族国家。
根据西方的民主理论,没有中产阶级就没有民主(摩尔),这是西方民主制度的经济基础。今天当西方由于全球化、经济金融化、智能技术进步导致的中产阶级萎缩之时,西方极端的左右政治力量立即迅速崛起就是明证。1989年时的中国尚是一个农业国家,哪来的中产阶级?
美国学者福山在《政治秩序与政治衰败》一书中考察了西方的民主发展史,认为先有法治才能有成功的民主。可以说先有优质法治才可能有优质民主。他对今天中国民主化的建议也是中国应该先加强国家法治基础,让政党能受到法治管辖,在这个前提下才有可能有后续民主的发展。1989年时的中国,法治建设刚刚起步,远远不具备这个条件。
另外根据人类迄今为止的历史,有两个凡是现象:凡是成功的西方国家,都是在实现工业化之后才搞民主的。凡是在实现工业化之前就搞民主的,没有一个能成为发达国家的。到现在这一规律仍然没有任何人打破。这也是为什么印度一独立就搞民主,至到现在仍然远远落后于中国。亚洲四小龙之所以能够跨入发达国家行列,恰是对西方这一路径的模仿。1989年时的中国大规模工业化还刚刚开始,直到今天仍然处于工业化的中后期,也还没有最终完成。

至于一个多民族国家的因素之所以重要,是因为从实证的角度,民主无法解决多民族国家的统一问题。英国、加拿大、西班牙、土耳其一直面临着其他族裔的独立诉求,或暴力或以公投的方式寻求独立。由于实行民主而立即解体的多民族国家则包括前苏联、南斯拉夫、捷克和斯洛伐克。印度独立时建立了英国式民主制度,但随后巴基斯坦就独立出去。中国不仅是一个多民族国家,而且还是有着强大而悠久的大一统文化,统一是中华民族的最高价值,根本不可能接受国家分裂。
所以在一个没有中产阶级、法治建设刚刚起步、没有完成工业化还是一个多民族的国家,如果搞民主,只能是灾难。共产党对八九事件的处理方式,实际上把中国从动乱浩劫中解救出来。 这就是为什么把一个贫穷弹丸之地新加坡成功带入最发达国家行列、备受美国历代领导人尊敬的李光耀多次公开称赞中国的处理方式。他还认为:中国不会成为一个自由的西方式民主国家,否則就会崩溃。
明治维新作借镜
日本是通过明治维新走向现代化的,是其近代最重要的转折点,得到了日本国内外的高度肯定。然而,由于改革过于激烈和缺乏公正,仅明治维新前十年,就发生了一百九十多次农民起义,都被残酷的镇压下去了。后来更发生利益受损的武士阶层为主的内战,死亡数万人,史称西南战争。要知道这场战争还是由明治维新三杰之一、而且也是三杰中最受日本人喜爱与尊敬的西乡隆盛所领导。一个明治维新的主要推手都站到其对立面,足见当时改革的激烈程度。
尽管如此,历史并没有因为明治维新镇压过农民起义和引发死亡惨重的内战而否定明治维新。
相对于明治维新,中国的改革开放成就远比其巨大,付出的代价也远远比它小,特别是中国没有像日本一样给世界造成巨大灾难。为什么各界不能像对待明治维新哪样对等中国的改革开放?
道德沦丧是工业化阶段必然现象
还要说的是,许多反对者认为镇压六四导致了中国的大规模腐败和道德沦丧、信仰缺失。但事实上中国1992年重启改革开放后出现的这些问题和六四处理并没有关系。而是一个国家工业化阶段的必然现象。
美国工业化阶段是其两百多年历史上最腐败的时期,假冒伪劣横行,拜金主义至上,所以也被后世称为"镀金时代"。其他发达国家如英国、法国等皆不例外。根据总部在德国的透明国际排名,今天的印度、俄罗斯、泰国、印尼、墨西哥、巴西、乌克兰等转型国家,腐败都非常严重,而且多数都超过中国,原因就在于此。
至于是否道德沦丧,哪么我们不妨想一想2008年汶川地震时,灾区人民主动无偿献血,出租车司机免费载客,全国人民自发前往救助和援助。如果这是一个道德沦丧的国家,怎么可能会出现这一幕?如果中国是道德沦丧,哪么2005年美国发生卡特琳娜飓风灾害时,灾区陷入无政府状态,劫匪横行,当着警卫队和警察的面大肆烧杀抢掠和强奸,又算什么呢?甚至应该承担维持治安责任的当地警察有200人在国难之时辞职又是什么呢?
当然这并不是说身为执政党的共产党没有什么责任。如果不是1988年价格改革失败、严重的通货膨胀和出现的腐败,怎么可能发生出此大的抗议事件?如果不是执政党内发生分裂,迟迟制订不出一致的应对方案,一场危机何以发展到要付出如此代价才能解决的地步?
不过正如恩格斯所说的:"每一次历史的灾难都是以历史进步为补偿的"。六四之后,中共进行了深刻了反思,在很多方面做出了改进。一是彻底从革命型政党、意识形态政党和理想主义色彩的政党转型为执政党。二是把一切不稳定因素消除在萌芽状态。这包括更谨慎的处理经济问题、更迅速的回应民意、建立社会保障体系、让知识精英分享更多成果以及效仿西方应对民众抗议建立武警体系。三是完成了权力交接的制度化。
正是这三个方面的改进,八九之后中国共产党党内再也没有路线之争,也没有出现最高领导层的分裂和对抗,知识群体对体制的认同感上升。政治上的稳定为经济的高速发展创造了前提。从而确保近三十年来再也没有出现八十年代频繁出现的(经济、社会和政治)动荡。
从大历史的角度,一个国家转型的时候最易导致各种矛盾激化,有时矛盾就是无法调和,就难于以和平的方式解决。为了国家的整体利益和未来,只能以不得已的方式来应对,这是一个国家转型不得不付出的成本,是一个国家走向现代化不得不经历的一个"",是迫不得已但也是正确的历史选择。我也相信,随着历史的发展,总有一天中国各界都会一致理性和正确的面对这一页。


鬼炒汇!鬼蒙眼!——马哈迪和敦达因对炒汇亏损不知情!

上世纪90 年代的 1984~1990 年期间,大马发生国家银行涉及外汇交易亏损一千亿的炒汇事件。事隔30年后,时任首相的卖国老贼马哈迪与时任财政部长的敦达因,今天双双分别以第 24 名与第 23 名证人的身份出席皇委会调查庭上的听证会供证时表示,他们未接获国行外汇交易的汇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