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9月19日星期二

鬼炒汇!鬼蒙眼!——马哈迪和敦达因对炒汇亏损不知情!

上世纪90年代的1984~1990年期间,大马发生国家银行涉及外汇交易亏损一千亿的炒汇事件。事隔30年后,时任首相的卖国老贼马哈迪与时任财政部长的敦达因,今天双双分别以第24名与第23名证人的身份出席皇委会调查庭上的听证会供证时表示,他们未接获国行外汇交易的汇报,对炒汇亏损了国库的一千亿马币毫不知情。

这么说来,一项涉及如此庞大的国家财务被挪用在炒外汇上而没有通报二位,在炒焦了遭遇大亏损后,同样没有上报二位,时任国行总裁的已故丹斯里查化胡先可谓胆大妄为喔!

这么说来,马哈迪与敦达因当时是在干什么的?你们是尸位素餐吗?国家财政部门的会计员又是在干什么的?处理年度国家财政报告的稽查司又是担演什么角色?这么大笔的国库之财消失了,竟然没有被人发现?这难道是鬼炒汇吗?全部的人都被鬼蒙眼了?

前国家银行总裁丹斯里查化胡先已不在世,两条废柴看准这个缺漏,异口同声表示不知情,企图将所犯过错推给早已侍候在阿拉身边,无法出席皇委会调查庭听证会为自己辩护的前国行总裁,给这个死人吃死猫,因为死无对证。

但是,二位忽略了一个最基本的问题,身为当时的国家最高领导人、一号官员,却可以任由他人动用国库之财而不闻不问,你们是在干什么的?卖国老贼马哈迪说,他当时没有任何理由怀疑国行进行任何违法的事情。“没有任何理由怀疑”的结果,就是国行公然在他眼皮底下进行违法的交易?这是谁之过?

马哈迪在担当首相的22年里(19812003),以铁腕的独裁作风著称,职是之故今日被标榜为独裁者。前国行总裁丹斯里查化胡先纵有天大的胆子,谅也不敢胡作妄为的挪用这么大笔国家资金去投资;即便知道是稳赚的,还是要向高层通报一声,何况并非一定稳赢的炒汇。马哈迪身为当时的首相,敦达因身为当时的财政部长,两人对看管国家财产是责无旁贷的,谁需要动用到国家的钱银,都得通过理事会的批准,不是说要用便用这样简单,今天也并非一句不知情就可以开脱责任的,这样的答案徒使人民益发相信他们两个才是真正的主谋者!

讽刺的是,敦达因当年还被政府恭维攀比为大马的格林斯潘——就是拯救国家经济起死回生的厉害人物,后来却毁在炒汇案,简直就连格林斯潘的阴毛也比不上,更遑论比脑袋!

你们装吧,继续的装呀,当人民是白痴就对了!一个对国家职务不尽忠恪守的破烂前领导,干过无数罄竹难书的卖国叛国事情,今天竟恬不知耻大言不惭的站出来批评现政府,把自己当作正义的化身,要把政府拉倒,却没有看清楚自己的衣服上全沾满了屎!要想获得人民支持你,总该先洗净身体和换上干净衣服才来吧?难道人民真如你以为的白痴,看不见你的屎衣服和闻不到你的屎臭味吗?

我也明白行将就木的卖国老贼即便于来届大选可以胜出做政府,没几年也就毙命了,让他重登相位还不是最可悲的。可悲的是一个在位时对国家做过卖国叛国之事,对人民做过伤天害理的践踏民主人权行为,滥权破坏三权分立的司法制度,煽动不同种族敏感课题引其内斗,专搞裙带关系败坏国纪,贪污腐败一手包揽的“前1号官员”,竟然在出来登高一呼时,还照样可以吸引到善忘愚民之崇拜目光,再蜂拥的把他幻化成为救世主的这种荒谬,造成了往后的官员道德崩坏!纳吉可以堂而皇之的对其幕僚说:看哪,咱们当官的坏事做尽也不必怕,贱格的人民最后还是会把我们坏的地方忘记的,不信你们瞧马哈迪当年是怎样亏待人民的,可是今天呢?被他亏待过的人民还不是照样把他当神来拜吗?所以坏事不怕干,放心的干,若干年之后,他们都会忘记了你的坏,重新将你包装供上神坛!

所以,愚民啊,如果马哈迪可以获胜的话,番薯邦的神话就进阶了!

支持国阵!打倒卖国老贼!

2017年9月13日星期三

《雪花飘落之前——我生命中最后的一课》——读后感

琼瑶作为上世纪70年代至近代台湾爱情小说与电影的护航者,被生在这几个时代处于青春期的男女视为偶像,她犹如高高坐在神坛上的神袛,其文化上的影响力更是不可忽视的。

如果没有琼瑶式的惊天动地爱情小说和电影作为生活的调剂,生活中必少了希望跟期待,因此,琼瑶是有功于社会大众的,她被大家尊奉为神也就没有什么好奇怪了。

不过,因为她挚爱的丈夫平鑫涛在晚年患病,使她不得不走下神坛,向世人展现她很平凡的一面。

从《雪花飘落之前——我生命中最后的一课》书中的描述,我们可以看到这位过去的神——琼瑶,有爱有恨,能哭会笑,要吃要喝,人类的七情六欲她都不缺,与所有的凡人无异。

我们知道,这世界上的所有神祗都是由人类所创造出来的,创造神的根源在于人心的恐惧,需要有一个自己认为拥有巨大力量的“神”来保护;拜神就是拜自己的心,所以,神是由人类的恐惧所产生出来的,用“神”的保护力量来使人类那颗不安的心得到抚慰。

而琼瑶变成了“神”,则是因为读者与观众对她产生了爱慕崇拜的心理造成的。不管是由恐惧产生的神,或是由爱慕崇拜产生的神,都是“不管用”的神,乃人心之幻象。

很久以前,中国的禅修就有这样的故事:两个小和尚看见寺外的旗子在飘扬,一个说是因为风在吹动。另一个说是因为旗子在飘动。两个争执不休,就去找老和尚评理。老和尚瞧了一眼寺外的旗帜说:这既不是风在吹动,也不是旗子在飘动,而是你们的心在动!

同样的,今天活着的人以为有神,那是因为他们的心在动,当你的心不再动了,神的形象也就嘎然而止,恢复到寂寥静谧,空无一物了。

琼瑶是人不是神,但是我们都习惯视她为神,那是因为我们的心在动着,对这位写过不计其数爱情小说的她心怀爱慕的崇拜之情,从而将她幻化为神!试问,要不是我们的心如此的为她雕琢,又怎会错误的将她摆上了神坛?

平鑫涛是《皇冠》文化集团的老板,这个我很久以前就知道了。

这“平”姓也算是稀有姓氏,至今我也没看过其他姓平的名人。我对姓氏的研究是不感兴趣的,姑且就此打住不去讨论它。

关于琼瑶与平鑫涛的婚姻,我当时也不是很了解,只是以为平鑫涛娶琼瑶是为了自己的杂志好卖,琼瑶嫁给他是为了作品由《皇冠》出版会更畅销,一桩纯粹出于生意人的谋略而已。年轻时,我曾经买过《皇冠》杂志来阅读,该杂志的版本为32开,约为400页的厚度。由于当时的售价还挺贵的(忘了实际的价格),所以我也不常买来看,只在偶有余钱时才舍得买。

书的内容收摘了许多当时的名家著作,当然还是以琼瑶的作品为主打的重点,她的爱情小说新作品在正式出版前,优先于每期的《皇冠》杂志里独家连载,吸引着无数读者追看。很遗憾当年我买的《皇冠》杂志没有好好的珍藏起来,今天也不在身边了。

一个是出版业的巨擘,一个是文坛作家,平鑫涛这个伯乐自从发现了琼瑶这匹千里马后,就展开了猛烈的追求攻势。与平鑫涛邂逅时,琼瑶已身为人母了,丈夫庆筠温柔体贴,有个刚满七岁的儿子小庆。平鑫涛当时也身为人父,妻子林婉珍贤惠能干,两人育有一男二女,家庭生活美满。

琼瑶凭着《窗外》一举成名,此时她与丈夫的婚姻也不幸的出现了裂痕,两人最后在1964年离婚,琼瑶带着儿子从高雄回到台北定居,靠写书维持生计,独力抚养儿子。这时期她所有的作品均投给了《皇冠》刊登,平鑫涛则凭着自己在文化圈的人脉关系,大力的为琼瑶开拓爱情小说的一片新天地,同时也使自己的杂志销量直线上升。两人的合作互补使双方都达成了梦想。惺惺相惜互相欣赏的两人,最后终于走在一起。1979年,40岁的琼瑶与51岁的平鑫涛低调地举行婚礼。

阅读她这本新作《雪花飘落之前——我生命中最后的一课》时,我发现她在书里有一段称作鑫涛的儿女们,这有别于她称呼儿子中维。这些孩子不是琼瑶所生,她作为他们的后母,于是就以鑫涛的儿女们来与自己亲生的儿子做区分。

我好奇的是,琼瑶的儿子“中维”有没有遗传到他母亲的写作才华呢?母亲的基因难道没有在他的体内引起遗传的作用吗?我们虽然知道一个人的才艺不一定能遗传给下一代,但是在那样浓厚文化气息的环境下长大的孩子,天天耳濡目染之下,总会有一种这方面的优势才对呀。

琼瑶从年轻写作到老,超过半个世纪的积攒,她的文化遗产应该是非常可观的,单是版权费已经不得了,如果她的儿子没有继承到母亲的文化遗传,那是非常可惜的。

阅读琼瑶的新作《雪花飘落之前——我生命中最后的一课》,惊讶的发现,我与琼瑶原来是教友!

所谓“教友”,我在自己写于2009年的一篇散文《心中的天堂》一文里,做过这样的解读:“就是大家有共同信仰、共同教会、共同礼拜的那种朋友。”

琼瑶信的“无神论”也就是我的信仰。我从来就不相信创世纪的那套解释人类出现在地球的缪论,因为它里面有太多的矛盾,所以我宁信仰无神论。如果对我说这个世界是由高级智慧的外星生物以电脑程式被创造出来的虚拟世界,我反而可以接受。

不过每当还不了解我的朋友关心的问我信仰何教派?死后哪里是灵魂的归属?我都会虔诚的对他/她说:“我信睡觉,拜精神。”

曾经有一位信主的朋友知道我的这种信仰,大为不满,她警告我别出去乱传扬,否则世界会因此大乱。这使我对信主的朋友感到很害怕,后来都不轻易向人表态自己的特殊信仰了。毕竟在世上拥有这种信仰的信徒太少,人数吃亏力量不足,暴动起来也不能够战胜,最多仅可壮烈牺牲,还是藏拙起来明哲保身的好。我不能够跟人家罗兴亚人比,如果无神论者遇难,这世上是不会有一个刚好信无神论的国家以相同信仰为由,打抱不平仗义收留和撑腰的。

我与琼瑶所持的宗教观可谓不谋而合,大家均为无神论者。不过,从琼瑶在书里表达她从还很年轻时就开始要依靠安眠药才能入睡来看,应该可以向她推介我的另一个信仰:信睡觉拜精神,或许她能够受落呢!人类要继续生存和工作,就不能够没有精神,而造成精神萎靡不振的原因还在于睡觉不足,因此信睡觉可以解决每晚要依靠安眠药才能入睡的问题。

谁对无神论感兴趣,可以联络我了解教义,除了牧师林,我必倾囊相授,非诚勿扰。

2017年9月3日星期日

琼瑶最后的新作《雪花飘落之前》



周日与朋友一家到处闲逛喝茶聊天,下午来到郊区的城中城继续闲逛。


行行复行行,不经意的来到设在该商城二楼的大众书局,想到自己的精神食粮已经断粮一年多没有再补充了,不知还有没有救,于是抱着希望进去看看。

在新书的展示专区里浏览着,突然眼前一亮,看见在华人世界大名响当当的台湾资深作家琼瑶女士的新作《雪花飘落之前——我生命中最后的一课》横亘在展示区的显眼处。

仔细看书的封面背景是一片的深黑色,右上被泼了一堆红似血的液体,溅射出来的小颗粒向四处散开来。黑红背景的前面是白色宋体字的书名《雪花飘落之前》,以及用了金色黑体字的副题“我生命中最后的一课”,右上角是出版社的商标,左下角则是使用了金色宋体字的作者名字“琼瑶”。

这是超级简单的封面设计,没有带来惊艳,却感觉一股郁闷袭来,作者要表达的是什么呢?

书名有“雪花”,封面却不见雪花,更没有“飘落”的形象感,只有“溅射”的红色液体。

在看见这本书的实体前,我其实已经在电子媒体上了解到琼瑶女士出版这部书的初衷,那是她为离世的挚爱丈夫平鑫涛所写的“爱之告别篇章”。通过她流畅老到的精炼文笔,描写丈夫在病重时自己的心情剖白,以及追忆早年与夫婿的相爱往事。同时她也极力呼吁世人以正能量检视和推广实现“善终权”,“爱到极致,是把痛苦留给自己,对挚爱的人放手!不是用医疗加工的方式,让挚爱的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书名副题“我生命中最后的一课”则预示这部著作很有可能是她最后的告别之作了。

说到琼瑶,我从小就看由她的小说改编的电影长大,如“窗外”、“在水一方”、“一帘幽梦”、“烟雨濛濛”、“几度夕阳红”、“月朦胧鸟朦胧”、“聚散两依依”、“一颗红豆”、“女朋友”、“心有千千结”、“彩霞满天”、“我是一片云”、“海鸥飞处”、“寒烟翠”、“问斜阳”、“彩云飞”、“庭院深深”、“碧云天”、“枫叶情”、“浪花”、“海韵”、“常青树”、“还珠格格”等等、等等。这些电影的名字取得非常优美,故事更是感人至深,在6090年代影响着我们一代人,余韵至今犹在,荡气回肠,内心激动不已。在那个年代的华人,几乎没人不看琼瑶著作所改编的爱情电影,也因此而留住了一代人的回忆。

而当年的双秦双林(秦汉、秦祥林、林凤娇、林青霞)也生逢其时,他们的青春期也正是琼瑶爱情小说大放光芒的70年代,凭着琼瑶小说塑造出来的男女主角形象深入人心,从而使他们走红得极快。

我所知道的琼瑶,却不是来自她的小说,而是透过她众多小说改编的电影里。因为我是个很懒得阅读小说的人,她的数十部著作,我一部也没有涉猎过。但是,从她的著作改编的电影,我是一部也没有错漏过。只是,随着年代渐渐远去,无情岁月的大河激流将记忆冲走,很多当年曾经看过的琼瑶电影内容已经忘记得干干净净。所幸有YouTube,想重温当年的岁月痕迹,还是可以到那里把这些电影寻找回来再重温的。

有人评价琼瑶对华人世界的贡献,不禁感叹道:如果没有琼瑶,这世界上将只剩下现实的爱情!我也觉得这样的评价很对,是她从新赋予人世间的爱情虚幻之美,虽明知道是虚幻的,读者和观众却由衷的喜欢。

对于一位年屆80岁,一生出版过65部作品,部部深获好评,部部脍炙人口的华人世界顶尖优秀作家,琼瑶此生也无憾了。毕竟,走到了这种境界,还有什么是她必须追求的呢?因此封笔也是情理之中。

既然这可能是她最后的一部著作,就更加没有不捧场的理由了。我后来将她的这部新作《雪花飘落之前》买下,心想正好“马国明放假”,我可以趁机在“被放假”中阅读她。

2017年9月1日星期五

本国中文媒体扮演误导扭曲831历史真相的角色?

从这报章广告篇幅里可以知道,一切都是本国可耻的中文媒体误导作怪的后果!(马来文写MERDEKA,中文却有意的将之翻译为国庆日)


在我国,独立日不等同于国庆日,这是基本常识。

马来西亚是由沙巴,砂拉越、新加坡和西马半岛的马来亚合组成立的邦联国家。四方在1963916日同意组成马来西亚,这一天才是真正的马来西亚国庆日。新加坡在参与立国两年后的196589日退出马来西亚独自立国。

三方当年脱离英联邦的真实日期分别为:西马半岛在1957831日。沙巴在1963831日。砂拉越在1963722日。从这里可以看到,三方面自宗主国英国那里取得独立的日期是有异的,因此,我国不同的独立纪念日并不宜列为全国庆祝,只有立国的916日才是属于全民共庆的国庆日。

所以,为何说独立日不等同于国庆日?因为在1957年(或1963年)的831日,根本就没有马来西亚国的存在;1957831日只是半岛的马来亚独立,而当时的东马两州还没有独立,要6年后才独立,然后三方面与新加坡一起在1963916日经过谈判后共同组建大马来西亚。试问没有东马的沙砂(及新加坡)参与组建,哪有今天马来西亚国家的成立?国家的年龄又怎么可以从尚未有沙砂参与的1957年算起呢?


关于831是独立日还是国庆日的问题,自大马立国54以来(1963-2017)一直争议不断,显示很多国人连自己国家的历史也不了解,更遑论正确的订立国庆日和计算立国至今的国家年岁(54岁)。其实国家成立的日期即为国庆日是理所当然的,并不难计算,国阵当局执意要从1957年计算起,其打压矮化东马沙砂,企图降格两州地位的预谋昭然若揭啊!

我希望有关当局还没有忘记:沙巴与砂拉越并不是【加入】大马的,而是与当时的马来亚以平等地位【共同参与】组建大马的。这就解释了为何沙砂两州可以保有移民自主权?只不过在国阵中央的不断蚕食下,移民自主权也名存实亡了。西马的中央完全不顾历史的事实下,剥削沙砂两州权益的阴谋无法隐瞒世人。

在这个关乎国家诞生年龄的问题上,除了显示中央政府的傲慢和有意矮化东马二州,也有本国的中文媒体预谋帮凶之下扭曲事实的结果(执意把MERDEKA翻译为国庆,而不是独立)。这样的歪曲历史做法,并不能够让国人信服,只会造成人民对国家的向心力溃散,于国家是一点好处也没有。

纵观831的龃龉之因,国阵领导者的愚蠢无能,加上传媒的为虎作伥故意误导歪曲,把独立日讹称作国庆日,导致下一代至死也不知道自己每年庆祝的独立日并不是国庆日。可是,连外国人也能很好的理解大马真正的国庆日是在哪一天,我的国家啊,你不羞耻的吗?你不感到羞耻,我以身为大马人而感羞耻啊!

我们这些知道历史真相的上一代,必然会不遗余力的每年给予揭穿中央政府与可耻中文媒体的伪面具,让后代知道他们的傲慢与矮化行为是具有误导性及为害国家历史的阴谋!

2017年8月23日星期三

又见骇客

刚才8点的时候,突然自fb接收到一条某个表弟发来的交友要求。我记得很早已经跟他add过了的,怎么他又来要求add呢?

想想可能他不小心删除了我?或是旧的个人专页有问题,开过新户口?于是就立刻按“接受”。过了一会,这表弟给我messages来了,也没有一般习惯的称呼我,辟头就向我讨要手机的号码。

我又心想,可能他连我的手机号码也没了,有事情要打电话跟我谈吧,于是又马上键入自己的手机号码发送给他。然后他又回复一句:Digi or Celcom?我回他:DIGI

接下来他给我发来一段资讯,叫我copy后转发给他。

咦?这就奇怪了,干嘛要我复制这段资讯再传回去呢?我立刻警觉到这是骇客的惯用伎俩,可能复制发送给他之后,就可以盗取我的资料吧?虽然我没有多少钱可以给他骗去,但是网页若遭骑劫的话,也是生不如死呀!一想到这里,我赶紧进入设置,把他拉黑并delete掉他的讯息,然后再把登录的密码更换掉。

可是,当我重启电脑后,发现自己的fb专页已经不能够登录了!急忙去ChromeGoogle Search里找寻进去fb的登录页面,找到后键入密码,才总算进去了,但是发现屏幕显示网页的方式怪怪的,全部图片超级的大,而附加的字体则超级的小!我找来找去也找不到给它恢复归位的设置,真是气死了!

幸好我手机版的fb网页没有变动,这才可以藉着手机来跟fb互动。

可笑的是,这骇客见我删除了他,又用某个表妹的假账号发来add的请求,而那个表妹也是早就与我add了的,这回我直接按拒绝了,不再给他机会!

在一年前,我也曾经中过这种骇客的招,那时他是使用我妹的假账号发讯息要求我给手机号码,我当时以为妹妹遗失了我手机号码,于是就不疑有他的传了我的手机号码给他,他收到号码后马上就传来一段简讯,要我帮忙复制后传回给他,正当我打算复制那段简讯传给他的时候,我妹适时的发来讯息说她手机被骇了。我说我有收到用她的账号传给我的简讯要我的电话号码,她听了叫我赶快将fb的密码更换过。

幸好曾经有过上回的经验,我才在今晚这个混蛋要我复制简讯回传时警醒了,要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可能到时候跟我在fbadd的朋友们会收到发自我手机账号的要求借钱给我的简讯了!各位一定要记得,我是不会轻易找朋友或亲人借钱的,所以你收到的那个要求借钱简讯一定不是我,只是我被盗用了的账号。

如果收到我找你出夜街的讯息,那就更加不可能,因为我不出夜街的,尤其现在是农历的七月,不必说这么多了,你懂的。

我在此就与那些不曾经历过这种事的亲友分享遭遇,希望有朝一日你们遇到上述的情况时,千万千万要保持冷静,深呼吸,双脚张开,双手……

哎哟……我的电脑版fb版面要如何才能恢复以前那样啊?讨厌!

2017年8月20日星期日

两个小人心的对话

甲:早上好!

我:早!去逛街啊?

甲:去五金店买些修补材料,最近常下雨导致屋顶漏水呀。

我:就是咯,看到天空乌云密布就惊心啊。咦,你还骑摩托出去?不怕半路下雨吗?

甲:汽车我老婆要用呀,何况平时我也骑摩托去上班习惯了,半路遇到下雨就找地方躲一躲呗!你去哪里?一定是去逛街看靓货咧?

我:顺便看的啦,不然长眼睛不用干嘛?但是我最近发现街上很少C”了。

甲:是?难道全部出嫁了,后续的接不上来?

我:哈哈哈!你真会说笑,怎么可能全部一起看破红尘出家?有些是信耶稣的呀,难道她们去做尼姑吗?

甲:我说的是出嫁,不是出家呀,不信你回看上段对白!

我:哎哟!是喔!我听错,对不起。

甲:算啦,人上了年纪就会常常错听的,年纪再大以后还会重听呢,我不是说你噢。

我:#^&*%@(-+$……我不是骂你噢。对了,我说街上的靓货少了你难道不觉得奇怪吗?

甲:奇怪是奇怪,但是又有啥办法?我们又不是搞调查科出身的,怎么懂调查?

我:不是要你调查,只是分析分析一下。呐,C” 少了,也就是说逛街的行人也少了。逛街的人少了,市场的购买力就下降了,购买力下降了,经济活动就缓慢了,经济活动缓慢了,发展就停滞了,发展停滞了……

甲:A,等下——发展停滞了,国家就落后了!你是不是想说这句?呵呵!

我:……我其实是想说发展停滞了,就没有C”’可以看了!

甲:都没差啦!反正都是了的意思!不过呀,说起咱国家的经济,真的好像开始进入严冬期啊!昨天我去1B逛街,看见那里的店铺没有十室九空,也有九室八空了,证明现在的生意真的很难做,难道是少了C”购买力的慰籍?

我:诶,我也想起来了,上个周日我去电脑城买东西,也看见那里有几家店铺搬空了,我敢打赌肯定不是被贼徒偷光的,更不是发生暴动被暴徒搬空的,一定是他们自己觉得生意差结束营业了!

甲:废话!是不是结束营业就难诊断,可能是搬到商城外面的街市另租营业,因为商城的租金比外面贵好多。一些比较巴闭的商城也不容许租户随便关门休息的,据说无故关门休息的租户要被商城的管理处罚款的呢!街市的商铺哪管你租了后营业不营业,最重要每个月没有拖欠店的租金就可以了。

我:对了,我们敬爱的首相刚刚不是还在说我国的经济处于强势地位,国民总收入提高了51.8%,打造了226万个就业机会、失业率和通货膨胀率维持在低水平、国家经济赤字也持续减低的吗?市场的经济怎么可能不好?

甲:这个嘛……可能他说的是西马情况,他们是树下型经济,我们东马是树上型经济。虽然住在树上的东马人有电动梯可用,但是没有钱缴付SESB电费的也大有人在,被断电供以致电动梯不能用也是常有之事,这些人迫不得已之下,只好施展爬树的功夫了!你有时候看到路边的大树有人爬上爬落就是了,我自己是没有亲眼看过啦,猜的。

我:有空再聊,我要去逛街了,担心下午会下雨,要早点逃雨回来,拜拜。

甲:拜拜!一路顺风顺雨,早去早回早睡。

鬼炒汇!鬼蒙眼!——马哈迪和敦达因对炒汇亏损不知情!

上世纪90 年代的 1984~1990 年期间,大马发生国家银行涉及外汇交易亏损一千亿的炒汇事件。事隔30年后,时任首相的卖国老贼马哈迪与时任财政部长的敦达因,今天双双分别以第 24 名与第 23 名证人的身份出席皇委会调查庭上的听证会供证时表示,他们未接获国行外汇交易的汇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