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8月12日星期六

遗书?疑书?

“诸位,你们有写过遗书吗?”——呀,这样问大不妥!如果都写过遗书的,还好意思赖着在这世上吗?

“诸位,遗书是生前写呢,还是死后才写?”——咦,这不是白痴问废话吗?连这样的基本常识也不懂,简直太岂有此理!

这样问,其实不是要挑战诸位的智慧。在马国的情形真的很特殊,遗书兴许也可以死后再回到凡间来写的,就因着“Malaysia Boleh”这一句!

赵少死了一年多,尸骨已寒,然死因究竟是自杀还是他杀,竟完全理不出个所以然!如今才发现,那班用纳税人的钱来豢养的查案狗笨蛋官们,原来尸位素餐这么久了!要是开封府那个黑面青天的包老爷包公还在世,那该有多好?他毕竟有神灵相助,可以借助元神出窍,上天遁地去寻找事情的始末,查个毫厘不漏,没有事情能瞒得过他的!遇到赵少这类奇案,交到他的手上,对他可说是“湿湿碎”的小菜一碟呀,还不够他塞满牙缝!

然而,对于我们俗骨凡胎的人来说,这桩命案实在神奇,太高难度了!其死因尚在胶着的状态中,现在竟又传来在他的背包里发现有一封遗书!这遗书到底是他生前写的,还是死后一年,在阎王殿里想清想楚了,觉得自杀死的自己,有需要出面交代,以免给这个“好政府”添麻烦,所以才回来写就,再偷偷塞入自己生前的背包里的?

笔者不才,皆因我不是福尔摩斯,不是名侦探柯南,不是神探李昌钰,不是……都不是!一如过去的蒙女阿丹被杀复遭炸尸之奇案的所谓结案般,一如民盟领袖安华的所谓二次涉及鸡奸在审奇案般,我到今天还是游走于这数宗奇案之中,东闯西荡碰了一鼻子的灰,跌撞了个焦头烂额,犹如梦里走路水中捞月雾里看花,就是朦胧啊!以至于同样创造了健力士神奇记录的赵少坠楼毙命奇案,面对诸位我也同样无可奉告,真是抱歉!

好端端的一个赵少,人家次日就要与未婚妻到婚姻注册局签字结成合法夫妻了,他有自杀的理由吗?

好端端的一个赵少,只是应反贪局的那班瘟神传召,以证人的身份接受盘诘罢了,涉贪的人又不是他,何至于要搞畏罪自杀,其“罪”在哪儿?

好端端的一个赵少,生日还没过,父亲还没做,国阵还未倒,理想还未达,双亲还健在,积宝还没中,他为什么要自杀?

怪只怪这些健力士神奇记录奇案不在宋朝包公尚于人世的时候发生,因为时机不对,生未逢时,以致于是“沉冤获昭雪”还是“真相永无大白之日”的结局,产生的差别很大,宋朝到底是过去一千五百余年了呀,现在才来寻包黑子?!

并非特别的羡慕古人,而是今人越来越少见聪明的,随便几桩案子,大家已经在喊吃不消了。造案者聪明,却造了漏洞百出的案,于是又再补造所谓的“新证据”来修漏洞,企图给更愚蠢的我们圆谎。结果呢,越描越黑,经捣屎棍这么轻轻一搅拌,臭味都源源地飘出来了!我们终于被这“屎”味道薰得小聪明也越来越有长进!

依本阁认真分析过后,为赵少的冤案总结3大慧(废)话:

1.       赵少死于他杀,要不然不会有这么多人为他抱打不平。——慧话1

2.       赵少的遗书是假造的,因为死人不可能死了一年后再回到阳间来写。再说,一年前如果真的有此遗书,查案官也不可能收藏起来,理应早早公布,以便为那班瘟神开脱。——慧话2

  3.  赵少走后,这世上就少了赵少这个人了,这是残酷的事实。不过,这种奇案还是会继续眷顾番薯国,复制一个又一个不幸的赵少,问题是:谁会是下一个赵少?——慧话3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历史的使命是摧毁?

人类的所有活动都是经由获得的经验促成进步,经验占据了人类文化至关重要的一环;没有经验或经验不足,也就无法成事,不论大事还是小事。历史是由生命长河之沙堆砌起来的沉淀物,它也是人类自古至今恢宏经验的存取库,以供后人提取作为参考学习之用。一个没有历史文化的国度,也就是一个没有经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