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可以是幸福的感觉

高高的山,低低的云,长长的路,弯弯的河。

山城是我的故乡,可是我对她已渐渐陌生。

记得在上世纪的70年代,山城的街上有很多华人,到处可以听到亲切的家乡话,转个弯就会与相熟的朋友撞个满怀。

多年前回去山城时,我看到在街上行走的大多是友族同胞,华人很少。

由此可知,我们这一代有多少人已经离开了山城,背井离乡到外地去追求各自的理想。最后都把异乡当作了第二故乡,不再回来第一故乡了。

山城是个内陆小镇,交通不便,经济不发达,工商业的发展缓慢,年轻的毕业生无法在镇上谋得工作,因此惟有向外发展。我也发现以前的同学和朋友绝大多数都不在山城居住了,可以确定他们也出外做客他乡。

其实,不是每个人都喜欢做客他乡,正如俗话说的:人离乡贱,物离乡贵。人不是货物,离乡后贵不起来。必须战战兢兢加倍努力,才有闯出一片天的希望。很多时候,即使铩羽折戟,弄得遍体鳞伤,也没有故乡人来为你舔舐伤口,只好躲在暗处独自疗伤。

因面对现实的问题,所以必须远走他乡,这是众多游子离乡的无奈之举。

20多年前,我也攀上了当时流行的出国淘金列车,去到宝岛当客工,说难听的其实就是去当外劳。我在那边疯狂地加晚班到午夜12点才下班,次早5点又爬起来加早班,周而复始。诚然,当年的年龄也比现在要小20多岁,正值年轻力壮之时,每天仅睡几小时不觉得怎样,久了也就习以为常了。

两年后回来本州,晚上终于可以睡在自家房里的床了,那种幸福满足的感触很深很深。

后来我的工作偶而要加班到凌晨23点才回到家,洗过澡吹干头发后上床时,差不多可以听见郊区附近的公鸡在啼了。如果次日还要上班,那简直就是连被子还未盖暖,就得踢开被子翻身起床做上班的准备了。所以我回国后,还是在继续做夜游神,甚至加班的时间比在台北的时候还要长。

家人劝我睡眠要紧,不要做到这么晚。我说,当年在台北工作的时候,下班睡的不是自己家里的床,是公司宿舍的床。现在虽然下班比在台北晚,但是我睡的却是家里自己的床啊!所以,我不觉得会比在台北更辛苦,反而觉得这是一种幸福满足来的。

当异乡成了我的第二故乡之后,我也不打算再去寻找第三故乡了,尝过这些起迭的经历,才能够品尝到生活真正可贵的地方在哪里。其实除了自己的家,再没有什么地方是特别好或值得期待的;再说了,人总是要有一个终老的地方,这地方最好能是自己的家乡。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色•戒》观后感——恋上汤唯

正告民主行动党党魁林伯

控诉老贼马哈迪的7大罪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