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月15日星期日

失机不复返

昨天加班的代价,就是赔上我使用了年半的SONY手机。

不知怎么搞的,安放在裤袋里的手机也会无端的消失无踪了。我想了几个可能性,但是没办法证实哪个可能性才是手机消失的原因。如果小叮当还在,我一定会跟它借用时光机,回到手机消失前,就可以一目了然了。

痛定思痛,昨晚8点做完了婚宴的善后工作,我马上就驱车去电脑城,买回一部手机好过年。
大约8.30分到达电脑城,发现里面的商铺很多已经关门休息了。很久没有去夜街的我,还一直以为这里的商铺是开门到晚上10点的,原来只营业到8点而已!

上到4楼,举目所见皆是闭门羹,突见还有一家卖电脑和手机的店铺还没有关门,我喜出望外,急忙进去。我迳往摆卖手机的区域去,在各种品牌的手机里穿梭寻觅,找寻心仪的手机。人家店员一心想着关门休息了,却被我这个当天最后的顾客打乱下班节奏,何况又是一个不知道潮流为何物的大叔,所以他们都没人有兴趣上前来询问我要买什么手机,大家都当我透明,我只好自个慢慢的看,自力更生拿起旁边的手机说明册子详细阅读,逐个比较。

最后,我相中了华为NOVA PLUS MLA-L12型,确定后,我抬头环顾四周,找店员来给我取货。谁知店内有45个店员都头低低,假装没看见的一副鸟样子,不瞅不睬。有一个最年轻的不够老练,不小心用眼睛偷望过来,马上被我锐利的眼神抓到,立刻向他伸出手勾了勾食指:就是你,过来!

他无奈的走过来,问我要买哪款型的?我指了指面前的华为,说:给我这部。他无奈的走去跟他的主管要钥匙,然后去存货区取新的未开封处女手机给我过目,确定新货没穿没烂,把手机与附件重新放入盒子,拿去收银台给裹头巾的马来妹子开单据,向我收取一分不少的价格,才肯将手机交到我手里。

说到丢了手机,这还是我生平头一遭,况且那部SONY手机的性能还是很好的,觉得有点心痛的感觉。不过,机失不可复返,正如人死不可复生,这个道理我还是知道的,所以只有买过新机,才能抚慰伤痛的心灵,就当作给自己的新年奖励啦。

NOKIA起始,我后来用过HTCSONY,到现在尝试使用HUAWEI,反正就是有那股喜欢尝试使用不同品牌手机的劲。不过,我不会考虑买SAMSUNG,也绝不使用Apple,因为我的性格不喜欢跟随大众一窝蜂去捧一个热品牌,我使用物件喜欢与众不同,喜欢比较冷门的,而不是最热门流行的。

所以,看到这里,你大概已经明白,为何电脑店的店员都不喜欢服务大叔,因为大叔们的口味实在不能应对当前时代的啊!人家这样,他们就偏要那样,不那样的话,仿佛害怕别人会忽略他们的存在。但是,即使这么努力表现得与众不同,凸出独树一帜的讨人厌鲜明作风,这些店员依然当你透明,就是不买你的账,吹胀!

故事其实还没完结呐,话说那个负责公会清洁事项的阿嫂,昨天已经知道我的手机消失不见,今早见了我,立刻问我手机找到了没?

我一听,逮到了练习幽默的机会,于是对她说:「找到了!」

「在哪里找到的?!」她替我高兴啊。

我说:「在电脑城找到。」

她双眼睁得大大的,惊奇的说:「为什么会在电脑城?」

我用右手食指跟拇指做出数钞票的动作:「这个帮我找到的!」

她恍然大悟,如梦初醒:「啐!」不再和我说话……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鬼炒汇!鬼蒙眼!——马哈迪和敦达因对炒汇亏损不知情!

上世纪90 年代的 1984~1990 年期间,大马发生国家银行涉及外汇交易亏损一千亿的炒汇事件。事隔30年后,时任首相的卖国老贼马哈迪与时任财政部长的敦达因,今天双双分别以第 24 名与第 23 名证人的身份出席皇委会调查庭上的听证会供证时表示,他们未接获国行外汇交易的汇报,...